<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零五章 老板女儿
    男人的魅力从来不单单只靠脸蛋的,他需要参考多方面的因素,就像何向东这样的,虽然长得一般,但是当他唱曲的时候,那骨子认真的劲儿、潇洒的身段、还有极佳的唱功都给何向东加了不少分。

    至少台下那位小姑娘看的有些痴痴的。

    “从南面来了一群鹅,公鹅就在头前走,那个呀呀呀哟,母鹅在后面叫咯咯,那个伊尔伊尔哟。”

    唱罢,何向东一听,噙着淡淡的笑意,折扇放在手中心,双手合拢,朝着观众一个鞠躬。

    “好……”观众热情鼓掌,那个清秀的姑娘也是笑盈盈地鼓掌,两只手都伸到脑袋上面了,看起来很是活泼。

    唱完这个小曲,何向东又拿起玉子来,唱了一段太平歌词《饽饽阵》。要说天热唱曲也很累,刚唱了两个曲子,何向东就渴的不行了,拿起茶壶来灌了好几口,看了看时间,下午场也差不多要结束了。

    他对来的客人说道:“诸位,现在看看这个点儿也差不多了,我再给大伙儿说一个小段儿,等晚上我们哥俩再给大伙儿来几个大活儿好不好。”

    尽管还是很想听,但是观众也还是接受了,其实下午场的时间已经超出了,多出来的时间都是人家实诚送的,你还能说什么呢。

    何向东看了眼柜台,老板周富城已经离开了,应该是去后厨准备晚餐用的食材了,他又扫视了一圈客人,自然也发现了坐在角落的那个清秀女孩。

    眼珠微微一动,坏笑立马就到嘴上了,他道:“接下来说点什么呢,恩,说点我们茶馆老板老周家里的事情吧。”

    “说老周啊?”吴金微微一愣,严格来说茶馆老板是穴头也算是他们的同行了,说了也没事,不过他们来这里半个月还没说过老板的事情呢。

    何向东转头看他,问道:“要不说你家里的事儿?”

    吴金急忙摆手:“别了,你还是说老周吧。”

    何向东一指他,坏笑道:“你这人不厚道啊。”

    吴金一把拍开了何向东的手,说道:“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何向东一笑,果断道:“好,就说老周家的事。”

    一听这话,坐在边角的那女孩也瞪大了眼睛,做出倾听状,大眼睛一眨一眨煞是可爱。

    何向东道:“要说这老周啊,他最得意的不是开了家茶馆做了老板了。”

    吴金也问道:“那是什么呢。”

    何向东道:“他最得意的得说他有一个好闺女,人家可是个大学生啊,首都师范大学,响当当的名校啊。”

    吴金也称赞道:“是啊,好学校。”

    在听得那姑娘顿时笑靥如花。

    何向东继续说道:“要说老周这女儿啊,哪儿都好,学习也好,脾气也好,就是人长得难看了些。”

    吴金惊讶道:“我可听说人姑娘挺好看的啊。”

    何向东道:“那只是你听说的,你是没瞧见过她的正脸。”

    吴金问道:“这姑娘正脸怎么样啊?”

    何向东瞪眼凝眉,使出京剧的相儿来,念白道:“看背影迷倒千军万马,一回首吓退百万雄师。”

    吴金吓一跳:“嚯,这么难看啊。”

    底下观众都笑了,有些客人认识老周的女儿,长得还是很好看,净被那两人胡说了。

    何向东反道:“哎,你不能嫌弃人家不好看啊,不能以貌取人啊,人家姑娘还是有很大作用的,用新名词说这叫有社会价值。”

    吴金问道:“什么社会价值啊。”

    何向东拍拍自己胸脯说:“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就问老周求了一张他女儿的照片。”

    “你要这个干嘛使啊?”

    何向东道:“我们说完相声不是都很晚了嘛,晚上我一个人回家,我……我害怕呀,我弄一张人家姑娘的照片放在身上,我再一个人走夜路就不怕了。”

    吴金惊住了:“啊?你这辟邪呢。”

    何向东却摆摆手道:“可不止这么点功能,你要是遇上了点流氓地痞来抢钱打人什么的,这能派上大用场。”

    “这能管什么啊?”吴金迷惑道。

    “作用大了,这流氓地痞朝你走来,你把人家姑娘照片往前一放。”何向东拿起桌子上的折扇,一个箭步向前,摊开折扇。然后扔下折扇,双手捂着眼睛,发出一声惨叫:“哎呀,我的眼睛啊……啊……”

    “啊,这么难看啊?”

    何向东继续道:“还不止呢,这放在身上能辟邪,放在床上还能避孕呢。”

    “噗。”

    “哈哈哈……”

    “何向东!!!”一声暴露的娇喝声响起。

    何向东眼瞧不妙,面色顿时一变,急忙道:“今儿相声先到这儿了啊,爷们儿我先撤了,咱们晚上再说啊。”

    说完,何向东连大褂都没脱,就急匆匆从侧门跑出去了。

    那姑娘也毫不示弱,立刻追了出去,留下茶馆里面那些人笑作了一团。

    何向东大笑着落荒而逃,21岁的小伙子就是精力旺盛啊,还边跑边脱大褂,只是没跑几步就被一个愤怒的女孩给堵住了。

    何向东都懵了:“你怎么那么快啊?”

    那姑娘就是老周的女儿周青青,她正愤怒地盯着何向东,怒道:“你不知道厨房过来是条近道吗?”

    何向东惊讶道:“你抄近道啊,这是作弊啊。”

    周青青怒喷道:“作你个头啊,你刚才说谁难看呢?”

    何向东还跟人家解释:“嗨,这都是艺术需要嘛,艺术就是这样的,来源于生活,但是他是要高于生活的。”

    “你少骗我。”周青青还委屈了,幽幽道:“我有那么难看吗?”

    “嗨,你比那难看多了。”

    “什么?”周青青暴怒。

    何向东立马认怂,这孩子从小到大认怂一流,他道:“开玩笑,开玩笑,我错了我错了,认打认罚随便好不好。”

    周青青绷着个脸,怒声怒气道:“那……那罚你给我唱个小曲,不然我这气消不了。”

    何向东一看周围,道:“在这儿唱啊?”

    周青青也看了一眼,这是茶馆旁边一个小过道,现在也没什么人:“就这儿,又没什么人,你唱吧。”

    “行吧。”何向东也是专业的,张嘴就来:“半呐夜三呐更,睡呀么睡不着哇,摸头摸脚解心宽,一呀么伸手摸到姐姐的头发边呐,姐姐的头发桂花油鲜呐……”

    周青青本来前面听小曲就没听过瘾,现在何向东这一唱,她反而懵了,问道:“你这唱的什么呀?”

    何向东道:“******呀。”

    “啊?”

    何向东继续道:“这是北京的唱法,你要是不爱听,我给你换一个,河南的还是安徽的,我都会。”

    “啊!流氓。”周青青惊叫一声,羞红着脸跑开了。

    何向东大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