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零三章 黑色的线头
    周富城在山东运城开了一家小茶馆,这家茶馆年头不长,90年开起来的到现在刚好六周年。

    也没别的人在里面忙活,就是他们老两口勉力支撑着,说是茶馆其实也不专门是做喝茶的生意,里面也做饭,做菜什么的。起初生意一直不好,几乎是一度要关门了,后来也是有人给他们出主意,可以在茶馆里面请一些艺人来表演,拉拉客人。

    周富城接受了这一建议,开始和一些艺人合作,像说山东快书的啊,唱河南坠子的啊,北京琴书什么的,艺人们是一**的来来走走,他的茶馆反倒是有起色了。

    至少现在不用愁着什么时候会关门了,也能存的下一些钱来。现在周富城最大的心愿就是供完自己女儿上完大学,说起女儿,周富城可高兴了,自己女儿刚刚考上师范大学,读几年出来就是一个妥妥的铁饭碗了,到时候再找一个教书的老师当老公,这辈子就不用再发愁了。

    想到这里周富城浑身都来劲了,他虽然不咋地,但孩子好就行了。他嘴里哼哼着小曲,这曲子还是他跟以前在他茶馆里面唱铁片大鼓的人听着学的,虽然自己唱的不好,但这并不妨碍周大老板对未来幸福生活的美好憧憬。

    “今天两场,下午一场,傍晚一直到晚上**点一场,一场两块钱,下午来了三十个人,晚上那一场可能会多一点,所以今天分给说相声的一百多,自己还能挣到三四十。”

    可千万不要认为这种算法是周富城吃亏了,客人到茶馆里面可不是光听节目的,茶水,点心,香烟,还有饭菜什么的,这些收入可都是周富城一个人的,来的艺人可没钱分。

    只是听玩艺儿的时候是两块钱一场,能听一下午,这里面的钱是二八开,艺人拿八,他拿二,周富城觉得自己已经很厚道了。

    瞧瞧外面大马路上的似火的骄阳,都说好汉不挣六月钱,可是忙活的人还是那么多,自己这小茶馆还算好的,还有几台吊扇,现在下午太热很多人家里待不住,茶馆生意反倒是好了。

    周富城擦擦头上的热汗,往戏台上看去,其实也没什么戏台,他们又不唱戏,也就是一块小空地罢了,唱个小曲啊,说个书啊,足够的了。

    今天要表演的是说相声的,自从上次的说快书的走了之后,没多久就来了两个说相声的人了,领头的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周富城当时还有些不乐意呢,相声又不好笑又不好玩,他自己都不爱听。

    他是特别担心把这两人招进来,到时候影响自己茶馆生意就完了,但是又拗不过面子,就人家上去说一场算了,看看效果,结果也正是这一场,差点让他笑得在地上爬不起来。

    茶馆客人也同样如此,只这一次他就决定一定要和这两个人合作了,周富城到现在都佩服自己的眼光,茶馆的生意还真的被带动起来了。

    现在下午来的人还算少的,晚上人更多,大家都在家里呆不住。不过人一多吧,各种事情也就来了,很多人都不坐他家的座位,自己弄一个小板凳就在角落就坐了,也不吃你家东西,就花两块钱听东西,人多了可是周富城的收入却没高多少。

    这就让他郁闷了,遇上个那些脸皮厚一点的客人,非要问他讨一杯白水喝,抓一把瓜子吃,这你总不能和人家算钱吧,于是周富城更是郁闷了,他都有心思和说相声的那两人重新算分钱了。

    “好”

    客人们又鼓掌叫好了,说相声那两人换完衣服又出来了,都是大夏天了还穿着大褂,也不怕捂出痱子来。

    逗哏的那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就是当初跟他谈合作的人,这小伙子其貌不扬,剃一个板寸头,还微微有些发胖,浓眉大眼厚嘴唇,看起来很是憨厚,但是这人就从骨子里面透出一股机灵的坏劲儿来,这种反差在这个小伙子身上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让你一看到这人就想发笑。

    捧哏的那位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长得倒是挺精神的,而且看起来很老实,跟那个坏坏的小伙子反差很大。

    没错,这个小伙子就是何向东,如果按照偶像剧的标准来说这孩子长残了,但要是按照喜剧的标准来说,是人都得夸上一句“嘿,真他妈挂相啊。”

    捧哏的那位是何向东的搭档,叫吴金,一个三十来岁正值壮年的男人,他和何向东搭档也有几个月了,合作的还不错。

    何向东瞧了底下坐着的一堆客人,微胖的脸上露出笑容,连眼睛都笑弯了,他这一笑底下的观众也都笑了,太具喜感了,这人。

    何向东声音没了稚嫩,多了几分爽朗,他道:“难为这么多朋友来捧我们哥俩的场,各位破费了啊。”

    何向东一抱拳,朝观众一鞠躬,吴金也同样是一个鞠躬。

    起身之后,何向东伸手一指旁边的吴金道:“各位可能有新来的朋友啊,我先给大伙儿着重介绍介绍我身边这位大哥。”

    吴金也是一笑:“介绍我。”他的捧哏水平一般,说不上出彩,但也不至于让包袱砸了,总得来说还算凑合。

    何向东道:“我这位老大哥叫吴金,是一个不错的相声演员。”

    吴金急忙摆手道:“哎呦,您客气了,你太捧我了。”

    何向东摆摆手道:“这可不是捧您啊,实话嘛。要说这个相声说得好不能说你整个人就完全了,还得要家庭要好。”

    吴金也应道:“诶,这话对。”

    何向东看着他艳羡道:“要说您这家里啊是真好。”

    吴金笑笑:“还行。”

    “尤其是您的夫人,我的嫂子,哎呀。”何向东吧唧吧唧嘴,又用袖子不停擦嘴,看样子都馋的不行了,还一个劲儿地坏笑:“哎呀,嘿嘿嘿,啊呀”

    “你等会,你是馋了是怎么着啊。”吴金赶紧拦他,可是拦都拦不住啊。

    试问一个面向很憨厚的人突然从骨子里面透露出坏到猥琐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何向东这样的,底下那些客人都笑得不行了。相声表演四种风格帅卖怪坏,何向东小时候就已经有坏的倾向了,长大之后更是在坏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好歹是把何向东给拦住了,何向东也终于正经下来,不抽风了,他笑笑道:“嗨,嫂子是漂亮嘛。”

    吴金没好气道:“要你说啊。”

    何向东道:“你别误会,我跟嫂子就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这不上周二我还去你家找嫂子了嘛。”

    吴金问道:“上周二你去干嘛?”

    何向东道:“嗨,这不你不在嘛。”

    “敢情你就等我不在的时候去了啊?”吴金目瞪口呆。

    何向东摆摆手,还责怪地看着他,义正言辞指责道:“你瞧瞧你这个人的思想,嫂子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啊,那天嫂子穿的很正经的。”

    吴金没好气问道:“穿什么呀?”

    何向东在身上比划:“嫂子上身穿了一个红领巾。”

    “啊?”

    “然后下身就穿了一个鞋带。”

    “啊?这穿了嘛,这是。”吴金都要傻了。

    他是傻了,底下那些来听的大老爷们却笑个不停。

    “废话嘛,可不穿了嘛。”何向东眯起眼睛,装作在看的样子:“我记得当时嫂子下身那鞋带旁边有很多一根根的黑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啊,那”

    “你等会。”吴金一把攥住了他,紧张问道:“这什么?你可好好说啊。”

    何向东连连点头,宽慰道:“嗨,线线头嘛,就那鞋带的线头嘛,黑色的嘛,要不然你以为呢?”

    “吁”底下观众全起哄。

    在小茶馆小剧场演出,尺度不大是不可能的,你讲一点太文雅的东西还真的没人听。也得亏何向东这张极为挂相的脸和身段,他说的这些荤段子不仅不被观众反感,而且特别讨喜。他跟搭档差不多大,都是成年人了,开起这种玩笑来倒是也不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