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九十六章 师父
    “东子,这是新年的第一场演出,有没有准备好啊。…,”方文岐对着何向东笑眯眯说道。

    何向东回道:“师父您瞧好吧,现在就是让我上台做二十个空手翻都没问题。”

    方文岐没好气道:“那你等会跟着你白叔上场翻去啊。”

    化着妆的白凤山回头一笑。

    何向东却道:“这我可不能随便上啊,这可是我的看家本领啊。”

    方文岐笑了,大声道:“你要能看家,那你是个狗啊。”

    “哈哈……”后台众人笑作一团,这里永远是这么充满欢乐的。

    何向东自己都被逗得笑个不停。

    今年的连城俱乐部面貌焕然一新,再没有去年那副快完蛋的死气沉沉的样子,现在剧场很火,大家收入也很不错,精气神自然也就高了。

    何向东和方文岐还换上了红色的大褂,看起来很是喜庆,他们挣得也多,过年的时候方文岐没少置办衣服,他说要把这些年亏欠何向东的都给补上。

    林正军今天也是一身红色的西装,他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也得准备准备去开场了,今年的第一个节目是东子的,你赶紧准备准备。”

    何向东也应了一声,就跟着出去了。

    ……

    说是不要扰民,也不要通知剧场,就随便在人堆里面找一个地方坐一下就好了,但是多年浸淫官场的李天宝哪能那么随意了,他还是买了四张票,就在第一排的沙发座中间,高价票,还有茶水瓜子供应,至于买四张票也是因为坐的舒坦。

    开场了,林正军出场主持。

    李天宝对身边的钱局说道:“这人就是这个剧场的经理,姓林。”

    钱局点点头,没有说话。

    林正军自然也瞧见李天宝那两人了,四个座儿坐两人他能看不见么,李天宝他自然是认识的,这人也以前也经常来听相声,还从不买票,不仅如此自己还常常跟人家联络联络感情,林正军都觉得自己贱的慌。

    旁边那位中年男子,林正军虽然不认识,但看李天宝那副狗腿子的态度就知道地位低不了了,林正军倒是也没管那么多,看起来对方应该是来听相声的,不是来砸场的就好。

    林正军朝李天宝和那个来人点头致意,就开始了今天的开场白,简单几句话,就入题了:“大家花钱也不是来听我老李啰嗦的,下面就让我们剧场相声神童给大伙唱上一段,有请。”

    叫好声掌声陡然而起,待得何向东出场的那一刻,叫好声更是响破了天。何向东笑着连连拱手鞠躬致敬。

    李天宝低声道:“这小孩是这个剧场里面一个小角儿,很红,很火,观众都喜欢的不行了,他最擅长的就是唱。”

    钱局也露出一丝笑意,他也被现场这么热烈的气氛被感染了,看着何向东手上拿着的两块竹板,笑道:“是玉子,这孩子还会唱太平歌词?我都好些年没听到了。”

    李天宝脸上笑容更甚,他实在是太佩服自己这一记妙招了,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对到不能再对了呀。

    何向东瞥了台下占着四个座位的那两人,他反正不认识,也就没在意,拿起玉子打了一串花点,道:“接下来,给您诸位唱一段《秦琼观阵》,来个大活儿,您诸位多捧了。”

    “隋炀帝无道行事凶,

    弑父夺权理不公。

    他鸩兄图嫂把伦理丧,

    欺娘戏妹把纲常二字一旁扔。

    许多的老忠良啊辞了王驾,

    一位位退归林下隐蔽身形。

    在朝中出了一位宇文化及,

    还有那杨素老奸佞……”

    何向东这一张嘴,钱局眼前就是一亮,连忙称赞道:“好声,好韵,好角儿啊。”

    李天宝也凑过来道:“这孩子唱的还是不错的,当然跟您比起来……”

    “别说话。”钱局一挥手打断了李天宝的马屁攻势,他一直盯着台上,头都没往旁边看一下。

    李天宝摸了摸鼻子,自讨了个没趣。

    “骂了声贼子你叫杨林,

    来来来你与秦某我锏对棒,

    战不过秦某就不算英雄。

    我一言唱不尽这秦琼观阵。”

    何向东一拱手,唱道:“我是愿诸位,居家欢乐是福寿康宁。”

    唱罢,一鞠躬,下场。

    观众掌声热烈,连钱局也是鼓掌连连,他大笑道:“单看这个太平歌词我就知道这是个说相声的好地方了,感谢你李处长带我来这里啊。”

    李天宝更是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他道:“嗨,钱局您太客气,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么,您要是爱听,我以后常陪您来。”

    钱局含笑点头,此时,林正军也出来报幕了,他这一张嘴,钱局就笑不出来了。

    “下面请您诸位听相声,《妙峰山》,表演者:方文岐、杨三。”只是这简单的几个字,却让钱局长整个人傻住了,笑容直接僵在脸上,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您怎么了?”李天宝还凑上去问了一句,钱局却像根本没听到似的,眼睛死死盯着出场门。

    很快,人出场了,方文岐打头,他一身红色大褂,笑容满面,抱拳连连向观众致敬。

    “师父……”钱局喉头吐出这两个字,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呼吸渐渐粗重起来,整个身子都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方文岐只是随意往台下一瞥,却整个人也愣住了,虽然有十几年没见了,但是他又怎么认不出自己手把手养大的那个人呢。

    他死死盯着台下,眼睛里面瞬间布满了血丝,嘴唇紧紧抿着,整个人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杨三走在方文岐身后,见方文岐突然变得如此,他赶紧上前两步,问道:“方岐,你怎么了?”

    李天宝同样也是如此,关切问道:“钱局,您怎么了?”

    钱局“噌”的一下站起来,高呼一声:“师父。”就往台上跑去,双手一撑戏台,就爬了上去,来到了方文岐面前。

    方文岐拿起右手颤抖着指着钱局,他嘴唇都发紫了,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从牙缝里面说出那几个字:“钱……国……生……”

    随后,眼前一黑,径直向后倒了下去。

    杨三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方文岐,没让他摔在地上。突然发生了这种变故,现场顿时哗然起来。

    钱局也惊叫道:“师父。”

    后台的人也很快冲到台上来了,何向东跑的最快,见到自己师父晕倒了,立刻跪倒抱住了师父,大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杨三还沉浸在之前的震惊中,他一指钱局道:“这人说是你师父的徒弟,然后你师父就晕了。”

    何向东哪里还不明白,他豁然转头,眼睛瞬间变红,死死盯着那中年男人。

    钱局迟疑道:“我……”

    何向东就像被触怒的小狮子一般,瞬间爆发了,大声咆哮道:“滚。”

    后台其他人也都跑了过来,林正军急忙指挥人道:“快把方先生送医院,快点。”

    几个小伙子立刻七手八脚抬着方文岐走。

    钱局愣了一下,便迅速向前迈步,他也想跟上去看。

    何向东往前一站,拦住了他,这一刻这个只有几岁大的小孩子像是变得一个极为可怕的野兽一般,眼睛里面露出凶悍的目光,虽然很怪异,但谁也不怀疑这孩子敢拼命的决心。

    何向东用手指着钱局的鼻子,用冰冷的声音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这人要是敢向前迈一步,就给我打断他的腿。”

    京戏班那些小伙子早就忍很久了,听得这话,全都撸起袖子来,恶狠狠地盯着钱局。

    “大胆,你们知道这是谁吗?”李天宝也冲上了戏台。

    “闭嘴。”钱局怒斥一声,也没有上前,他的胸腔起伏不定,呼吸很是紊乱,可见他的内心也是很不平静的。

    李天宝反倒是愣住了。

    何向东又是一指钱局,冷冷看他,然后迅速往后台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