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十六章 学聋哑2
    推荐www.yuehuatai.com:             ?    方文岐也说道:“噢,聋子打岔,哑巴打手势,这你能来?”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这我当然能来啊,首先一个学一个聋子打岔的我就能来。”

    方文岐道:“那行啊,你给我们来一个瞧瞧。”

    何向东道:“这我一个人来不了。”

    方文岐问道:“怎么着,我也得来啊?”

    何向东点头道:“你可不得来嘛,我们这是在剧情里面的,要表演个聋子打岔,首先一个我得是你二大爷。”

    一听这话,方文岐立刻一把把何向东推开了,没好气道:“你是我二大爷?你才多大啊?”

    何向东还不乐意了,争辩道:“这是剧情需要,跟年龄大小没关系啊,你没瞧电视里面那几岁大的孩子当了皇帝,一群老头给人家下跪啊,这都是剧情需要,都是假的。”

    方文岐却还是迟疑道:“那……那也不成啊……”

    何向东继续解释道:“这二大爷不是亲的,就是邻居一个街坊,大家都叫他一声二大爷,他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你喊他他也不一定听得见,但是不喊吧,他还得挑你个理儿,就是这么个情况。”

    方文岐斜斜看他一眼,狐疑问道:“你不会是占我便宜吧?”

    何向东一摊手,无所谓道:“反正我是没关系啊,但是人家观众是花钱买票进来看的,人家乐不乐意我就不知道了啊。”

    观众这个时候也很给力,全场都是高喊退票,那气势都能把人给吓尿了。

    何向东头一歪,看着师父,道:“您瞧这怎么办?”

    方文岐瞧瞧观众,又瞧瞧自己这小徒弟,摸了把脸,说道:“还能怎么办,来呗。

    ”

    “好……”观众立刻换上的热烈的掌声。在相声里面有一个取乐观众的方式叫伦理哏,尤其是一老一少表演的时候,老的尊小的是长辈,伦理颠倒了来取乐观众,这种方式在父子档,师徒档相声中很常见。这种方式喜欢的人觉得挺有意思的,不喜欢的就觉得讨厌了。

    何向东也很高兴,兴冲冲道:“那从现在开始了,我就是你二大爷了,大家都是街里街坊的,这次遇到了,你打那边来,我打这边来,行不?”

    方文岐点头道:“那行呗,那咱就开始吧。”

    两人这就分开往两头走去,何向东走到一旁,嘴巴往内一抿,做出一副没牙的样子,弓着身子,一只手扶着膝盖,一只手垂着腰,一步步艰难蹒跚走过来。

    方文岐倒是漫步走到桌子里面了。

    何向东边弓着身子,边走边学没牙老人说话:“哎呀,这人上了岁数啊,腰腿就不行了,哎呀……哎呀……”

    何向东边叫唤着边走到桌子边上,一只手扶上了桌子,另外一只手在腰上捶个不停。

    方文岐笑了笑,说道:“这身体都这样了,还出来逛啊?”

    何向东颤抖着声音说道:“哎呀,这人年纪大了,身体就不行咯。”

    方文岐这时候也打招呼,笑着脸大声喊了一句:“二大爷。”

    何向东抬头看他一眼,又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道:“这怎么都没人啊,啊,把狗放这儿也不怕丢了啊?”

    “诶。”方文岐顿时急了:“你这怎么说话的呢?”

    观众爆笑。

    “啊?”何向东一只手放在耳朵上,大声喊了一句。

    “哦,这就听不见了啊。”

    “你说什么啊?”何向东又是大声喊了一句。

    方文岐指了指自己,大声喊道:“您瞧我,还认识我吗?”

    何向东看着他的脸,小眼睛瞪大了,然后瞬间想了起来,大声道:“啊,大黄啊,是大黄吗?”

    “这不还是狗嘛?”方文岐急了。

    何向东还在那里颤着声音说道:“大黄啊,好久没见了,今天二大爷出门的时候刚拉掉了,没给你带吃的了啊。”

    “嘿,你这怎么说话的呢。”

    何向东还要伸手摸方文岐的头:“不好意思了,大黄,二大爷改天给你拉。”

    方文岐头一扬,躲开了,他拿起桌子上的折扇,往桌子上一砸,骂道:“别弄那些没用的啊,信不信我抽你啊。”

    何向东立马怂了,又装听不见:“啊?”

    方文岐没好气道:“又听不见了啊?”

    “啊?大点声?”

    “我说你听不见吗?”

    “啊?二大爷岁数大了,耳朵不好使了,你大点声。”

    方文岐抿了抿嘴:“得,听不见,我说您要上哪儿去啊?”

    何向东又是大声喊:“你大点声。

    ”

    “您要上哪儿去?”

    “大点声。”

    方文岐声音又提了个八度:“您要上哪儿去。”

    “你大点声啊,哎哟喂,你是要把我给急死啊。”何向东还急了。

    方文岐很无奈:“你是要把我给累死啊,怎么什么都听不见啊,我说二大爷……”

    “哎。”何向东立刻回头应道。

    “这句你怎么听见了啊?”方文岐质问。

    何向东贱兮兮道:“就是这么一阵一阵的啊。”

    观众都绷不住地笑。

    方文岐也算是无语了:“得,趁着这一阵,赶紧问,您要上哪儿去啊?”

    “啊?”

    “得,又听不见了。”方文岐摇摇头,是真心无奈了:“哎呀,二大爷呀……”

    “哎。”何向东又立马答应了。

    “去。”方文岐急了:“你就这句听得见啊?”

    何向东还在那里说:“哎呀,这人年纪大了,就听不见了,人家跟你说话吧,你说不答应吧又不好,答应了人家还骂你。”

    方文岐道:“您这答应的可真是地方啊。”

    何向东又看师父,说道:“哎呀,大黄啊。”

    “别提这破名字。”

    何向东倒是没管继续道:“你可好些年没回来了,二大爷都想你了。”

    “哦,是吗?”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啊,你爸妈都忙着工作,都把你托付给我的,我是一把屎一把尿给你喂大的,瞧你现在多壮实啊。”

    “啊?人有喂那玩意的吗?”方文岐惊道。

    何向东咽了口口水,继续道:“你可有年头没回来了,你爸爸都想你了。”

    方文岐又问:“那我爸爸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啊?”

    “又听不见了。”方文岐提高了几个声调:“我说我爸爸身体怎么样?”

    “什么?我儿子啊,他不学好啊。”

    “嘿……”

    看过《相声大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