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八十五章 学聋哑
    这些日子何向东也一直在攒一个新本子,主要还是在改一个传统的老段子,正如张阔如所说的那样,他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一句话一句话捋过去的,然后有不合适的就改。

    这段日子他很忙,除了剧场要表演,自己要攒新本子,还得经常去张阔如那里学习评书,都快忙晕了。

    再到五日之后,他的新本子终于攒好了,师父也看过了,对过活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五日后的一个晚上,这一夜观众来的也不少,满里满当的,还卖了不少加票出去,不过像那一日何向东出场那么热闹的场景倒是没有了。

    今天没有开场小唱,第一个节目就是何向东和方文岐的,两人一出场,观众就报以热烈的掌声,这对老少的组合是整个剧场里面最火的组合。

    今日依旧是何向东逗哏,方文岐给他量活,两人冲观众一个鞠躬,观众鼓掌叫好。

    何向东先笑着说道:“今天是我们爷俩给您诸位说一段相声,也是一个传统的老段子,学聋哑。”

    方文岐应道:“对。”

    何向东继续道:“学聋哑的段子现在已经很少人说了,有人说是这个段子有讽刺残疾人的嫌疑,所以不让演了。这里我也向诸位解释一下,学聋哑这个段子绝对没有拿残疾人开玩笑的意思,而且我们也绝对不会这么演的。为什么呢,首先一点,我的师父就是个残疾人,我又怎么会……”

    “去。”方文岐推了何向东一下,争辩道:“我问问你,我哪儿残了啊?”

    何向东摆摆手,继续对观众说道:“我们说的学聋哑这个相声呀,它其实……”

    “你等会……”方文岐一把攥住了何向东,瞪着眼睛道:“敢情你就打算这么滑过去啊?”

    “干什么,干什么?”何向东还叫嚷上了。

    方文岐又问:“我问你我哪儿残疾了?”

    何向东沉了沉脸,耐着性子解释道:“您没儿没女吧,没妻没妾吧。”

    方文岐点头道:“是没有啊。”

    何向东一拍手道:“残疾,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你残疾。”

    方文岐一听愣住了。

    “吁……”观众立马起哄,这话太有歧义了,都笑作一团。

    何向东自己都有点懵,这个包袱有那么响吗?明明只是一个很小的包袱啊。

    方文岐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估计自己徒弟也没明白过来呢,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何向东虽然不懂观众为什么笑得这么欢,但这并不妨碍他接着往下说:“作为一个男人,无家无室,家业不兴,这算不算是一种残疾。”

    方文岐像是这才反应过来,惊讶道:“原来你是说这个啊?”

    “噢~”观众发出一声恍然大悟的长叹,然后又是爆笑。

    何向东都懵了,看看师父这话怎么是这么接的啊,又看看观众,小脸堆满了不解。

    看到何向东那副茫然的纯洁小模样,观众再次爆笑。

    方文岐赶紧道:“孩子,别想了,你想瞎了心也是想不明白的。”

    何向东白了师父一眼,只能继续往下说了:“我们相声啊,往大了说有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其中这个学包涵的东西很多。”

    “哎,这有。”

    何向东道:“这学就有很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学个歌啊,学个曲啊,学个戏啊,学个叫卖啊,学各省人说话这都得会。”

    方文岐道:“对,这里面东西多,那你都会学什么啊?”

    何向东道:“就没我学不了的。”

    方文岐惊讶道:“嗬,这么横啊?”

    何向东道:“要不咱来一回。”

    方文岐道:“行啊,来一回,你先给我们学一个天上飞的。”

    “天上飞的,行,我给你们学一个小鸟吧。”何向东嘴唇微微一闭,口腔和舌头的肌肉运动起来,清亮俏皮的鸟鸣声从他嘴里流淌而出:“啾啾啾唧唧……”

    “哇……”观众沸腾了,掌声暴动啊,简直都惊讶到站不住了,谁能想到一个屁大点的孩子还有这么一手绝活啊?

    其实何向东也很少在剧场里面表演口技,主要他的技巧还没有纯熟,都是在每日苦练,也就是在刚来天津那一晚表演过,所以观众知道他会这个的不多。

    很快何向东就撑不住了,见好就收,方文岐也及时应着大叫一声好,观众再次鼓掌叫好。

    方文岐再道:“天上飞的能学了,地上跑的呢?”

    何向东说道:“地上跑的,我学一个狗打架。”

    “行啊,来一个尝尝。”

    何向东神情微微一凝,嘴唇一张激烈的狗打架声音就从他嘴里出来了:“汪汪汪,呜~呜~汪汪汪……”

    这是两条狗打架,除了要刻画出两条狗的形象,还要描绘出打架的那种激烈的场景,这很费功夫的。

    口技门有两位前辈在80年代的时候就去尼泊尔给王室演出过,当时演的就是两狗相争,结果王后和国王的姑姑手上抱着的两条狗居然也真的打了起来,这事一出,瞬间让在场众人惊为神技。

    当然模仿狗叫跟模仿鸟叫难度不一样,鸟鸣才是口技里面最见功夫的,二狗相争这个节目当初张玉树也传给过何向东,而他也掌握的不错。

    见好就收,瞧见效果出来了,何向东也就停了,方文岐依然大声捧着叫好,观众们也叫好连连,现场都快沸腾了。

    待到观众声音稍微下去了点,他才解释道:“刚才表演的是两狗相争,雄壮一点的那只是林正军,苍老一点那只是我师父。”

    “去。”方文岐一声怒喝,马上把何向东给推开了。

    何向东憋着坏笑,宽慰道:“这都是艺术需要,艺术,艺术,都是为了艺术。”

    方文岐没好气道:“什么艺术,这说的都像话嘛。”

    “嘿嘿……”何向东笑道:“不瞎学了,我给学个好的。”

    方文岐问道:“你学个什么啊。”

    何向东道:“学个聋子打岔,哑巴打手势怎么样,有聋有哑?”

    这就要入活了,其实在最原始的版本是有一点讽刺聋哑人的味道的,不过这里面的一些缺德的东西被何向东给改过了。

    ps:看到书评区有人说会全订的,还说我不认识他。实话告诉你,你说了这句话了,那我就要盯死你了,老读者都知道我有一个小本本上面记着说要订阅的人的名字的,到时候不订阅的话,嚯,见过作者耍流氓吗,我自己都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