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十八章 我要收他为徒
    跑出了店门,何向东还是乐的停不下来,他一想起饭店那一老一少的表情,就想笑,简直不要太爽。

    胖子就跟何向东后头跟着,他担忧道:“东子,你这样做会不会不好啊?”

    何向东道:“有什么不好的啊,他们昨天坑我钱的时候可没不好啊。”

    胖子皱着眉头道:“我觉得他们好像也不是想讹你的钱,反正我感觉有怪怪的。”

    听了这话,何向东也站住不走了,他皱起了眉头,细细思索,昨天一时兴起就答应了那老头的挑战,今天再一想是有些不对。

    瞧见何向东陷入了深思,胖子也劝道:“东子你也别多想了,不定人家店里是真有这个规矩呢。”

    何向东摇头反驳道:“怎么可能,没有哪家店会有这么无聊的规矩。”

    顿了顿,他狐疑道:“我怎么感觉那个老头好像是在故意引我上钩似的,好像是让我故意去给他们捣乱使坏似的。”

    “啊?”胖子吃惊道:“那他们不是要害你吧,你还是赶紧跟方伯伯吧,以后不要去那家店了,我爸爸现在坏人很多。”

    何向东皱眉想了想,道:“害我倒也不至于,我也没有什么好让他们害的,再大家都是街里街坊的,他们倒也不至于做出格的事情。另外,我总觉得饭店的老头不像个坏人,他好像对我没有恶意。”

    胖子嗫嚅道:“那你刚刚还他们引你上钩。”

    何向东用力甩甩脑袋,道:“算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胖子有些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两人慢慢地走回到了剧场里面,没过一会儿,胖子的父亲石老三也来带他儿子回家了,他生意今天谈好了,下午就坐车回到郊县去。

    胖子依依不舍地和何向东道别了,何向东还胖子有机会就常来天津找他玩,他会一直在这里相声的,让胖子尽管来,一定不〗④〗④〗④〗④,m..c±om要门票钱。

    胖子也很开心地答应了,石老三带着胖子跟下了场的方文岐打了个招呼,告辞一声,便走了。

    何向东有些怅然若失,胖子走了,他又没玩伴了。方文岐也没工夫管他,他自己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又和杨三上台了。

    剧场里面所有人都在忙活,今天下午也卖了大半的票出去了,幸好何向东停演的事情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剧场还是在正常运行。

    林正军倒是一天没见人了,他这一天都在外面奔波,主要还是在疏通上面的关系,有几个关系是他这些年一直在维持的,现在也到用上的时候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尽快把何向东的事情给解决了。

    到了晚饭,方文岐和杨三带着何向东去附近的餐馆吃饭,也好好叫了几个肉菜,他们现在的收入也不错,倒是不用像以前那么省了。

    饭后,方文岐和杨三抓紧时间休息,在后台找了个躺椅就躺下了,晚上还有几个大活要准备,需要提前养养神。

    何向东又想起饭店那个有意思的老头,眼睛骨碌一转,露出一丝坏笑,趁师父在休息的时候,他就溜出去了,出门前,还找了一个剧场的演员他去鼎丰饭庄了,要是太晚没回来,让他告诉他师父一声,这孩子也是一个有心眼的人。

    天已经微微暗下来了,街上飘荡的都是煤烟刺鼻的味道,那时候大家做饭用的最多的就是蜂窝煤,弄一个煤饼炉烧旺了就在上面做饭炒菜烧水,也很方便,封火的时候拿铁皮往煤饼炉地下的通风口一插就好,那个地方也是控制温度的,通风口开的越大炉子就越旺,跟煤气灶似的。

    那个年代煤气灶也有了,但是绝大多数人家都没用,主要是煤气太贵了,用不起,还是蜂窝煤便宜。不过蜂窝煤的缺也很明显,脏而易碎,还占地方,二氧化硫含量过高,对人身体不好,后来就慢慢被淘汰了。

    熟练拐过几条街,何向东就到了鼎丰饭庄的门口了,他使了个巧儿,趁人家没注意的时候跑到侧墙的窗户外面,他人矮,站直了从窗户里面也看不出来什么。

    今天饭店里面的生意还是不错的,基本上都坐满了,何向东在窗户外面都能清楚听到里面吃饭的嘈杂的声音,他憋着一丝坏笑,清了清嗓子……

    “踏踏踏踏……”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汪汪汪……”警犬的凶悍的叫声传来,“嘭”,还夹杂着一声清脆的枪响。

    饭店里面的吵杂霎时一清,瞬间便落针可闻,有几人端着酒杯的都定住了身子。在忙碌的伙子也停了下来,四处张望着,脸上满是狐疑的表情,柜台的那老者也抬起了头。

    “大哥,你先跑吧,警察马上就追来了,我先断后……”一个尖细的声音急促响起。

    另一个粗壮的声音响了起来:“老二,人是我们一起杀的,要死一起死,我不能让你断后。”

    “大哥!!”

    “听我的。”

    也不知那尖细的声音的那人发现了什么,他突然惊喜道:“大哥前面有个饭店,里面好像有很多人在吃饭,我们去抓他们当人质。”

    “恩?鼎丰饭庄,好,好主意,老二你还有子弹吗?”

    “当然。”

    “砰砰砰……”又是几声清脆的枪响。

    “踏踏踏踏……”跑步声越来越近。

    饭店内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我的个妈呀!!!”

    全场人才反应过来,鬼哭狼嚎地往门外狂奔,有个摔倒的也不知道疼,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跑,速度竟然丝毫不慢。

    那伙子也急了,赶紧拉着老者道:“爸,快跑,强盗要来了。”

    老者一把反抓伙子的手,沉声道:“别激动,这是口技,不是真的,是人模仿出来的。”

    “模仿?”伙子愣了一下。

    老者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没想到他连口技都会,虽然没到以假乱真的境界,但是也很有几分火候了。”

    “他?”伙子继续犯楞。

    这是何向东的声音从窗户口飘来:“嘿,老头,有没有瞧见爷的本事,爷这个本事如何啊?”

    完,何向东扭头就跑,片刻不停留,他也怕挨揍。

    伙子这才反应过来,当时就火冒三丈,店里的生意全被那个混蛋给破坏了,他怒道:“畜生,你别跑,我非要弄死你不可。”

    老者拉住伙子,严肃道:“清丰,我不许你动那个孩子一根寒毛。”

    伙子这时也忍不住了,他冲着他老爹咆哮道:“您您到底想干嘛啊,跟一孩子瞎弄什么啊?我们生意还要不要做了,你是不是疯了啊?”

    老者笑了两声:“要干嘛,哼,我想收他为徒。”

    伙子顿时就惊住了,他问道:“你要教他炒菜?”

    闻言,老者回头看来,脸色霎时变得极为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