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十七章 捣乱
    数来宝的竹板跟普通快板一样,大板儿是两块,的叫节子板儿是五块,拢共是七块板,一手拿一块对着打,边打边。早年间的乞丐都是在大街上一路走,一路唱,在路过大街铺的时候,他们就在店门前一站,开始数唱,数来宝的人从来是只要钱不要饭。

    数来宝的唱词就叫“朝街词”,词基本上是固定的格式和合辙押韵的韵律,所以也叫趟子词,节奏就是“三三七”的节奏,两组三个字一组七个字,三三七的句子,三三七的节奏。

    最初数来宝艺人表演的时候都是一只腿跪在地上,一来是数来宝艺人觉得自己地位低,不配站着唱;二来也是因为跪着唱外围的人看不见,他就得挤进来,这样沾子能圆的好一些,旧年间艺人作艺是非常不易的,新中国成立之后他们才翻了身。

    何向东话也不多,先是拿起竹板来了个打板过门儿。

    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哩哩咵……

    伙子看这孩打的竹板挺有意思,也不拦他,倒是看的挺好玩的,店里面两桌客人也看过来了,老者坐在椅子上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何向东。

    伙子还:“你唱快板得好好唱啊,唱不好我可不给你钱啊。”

    何向东打板道:“竹板打,进街来,

    铺户这个买卖两边排。

    是也有买,也有卖,

    也有这个幌子和招牌。

    金招牌,银招牌,

    里里外外的挂出来。

    你也来,我也来,

    大掌柜的发了财!

    您老发财我沾光,

    路过相求来拜望。

    一拜君,二拜臣,

    三拜掌柜的大量人。

    人量大,海量宽,

    刘备老爷坐西川。

    西川坐下了汉刘备,

    保驾的臣,三千岁……”

    何向$$$$,m.∨.co¤m东的竹板的功底也不差,节奏很明快,他的基本功也扎实,吐字很清楚,跟着竹板的节奏走,听起来很富有节奏感。

    伙子眼前一亮,他是没想到这屁大的孩子居然能的这么好,有模有样的,太厉害了吧,柜台的老者也露出满意的微笑。

    在那儿吃饭的两桌人也认出何向东来了,他们都是附近的住户,也都去连城里面听过相声,自然认识这个年幼的大角儿了,都在那里窃窃私语起来了。

    “我在那边儿拐了个弯儿,

    我扭项回头拜这家儿。

    我拜了他,不拜你,

    你傻子没道理。

    大掌柜的真不错,

    站在门口儿一个劲儿的乐,

    您把铜子儿给几个,

    回家去好治饿。”

    那伙子也憋着坏笑,想逗何向东,他直接搭茬道:“要钱呐,我就不给,嘿,赶紧上别家要去。”

    何向东看了他一眼,竹板也没停下来,继续唱道:“你叫我走,我这不能走,

    走到了天黑空着手,

    一分钱我这也没有,

    傻子还得饿一宿,

    我求掌柜的高高手,

    你要给钱我就走!”

    伙子来了兴趣了:“你这都能接的上啊,嗬,那我也不给,不是不给啊,我是没钱啊。”

    “你没有我有,

    这个票子洋钱柜里头。

    你要有钱你不拿,

    票子不会往外爬;

    你要有钱你不动,

    票子不会往外蹦;

    不会爬,不会蹦,

    我求掌柜的往外送。”

    数来宝是没有规定的台词的,只要是合辙押韵的都可以,你想这数来宝最初是乞丐要钱唱的,能有准词么,都是跟店铺老板斗智斗勇现编的,三百六十行,见什么什么。

    伙子也笑:“你呀,也别找我要钱啊,我又不欠你钱。”

    何向东微微一笑,根本没难度,唱道:“大掌柜,你听其详,

    截打周朝列国就有我这行。

    孔夫子无食困陈蔡,

    多亏了范丹老祖把粮帮。

    借你们吃,借你们穿,

    借来米山和面山,

    直到如今没还完。

    我不论僧,不论道,

    不论你回、汉和两教,

    天主堂,耶稣教,

    孔圣人的门徒我都要。”

    伙子吃惊道:“不管什么教你都敢要啊,还孔子门徒你都要啊,那你找别家去啊,瞧见没有那边有个派出所,你去人家那儿要去啊,我们就一饭店,没钱啊。”

    何向东停了板,问道:“你你们是什么?”

    伙子再次强调:“我们就一饭店。”

    “饭店?”

    伙子道:“对啊。”

    “噢。”何向东了然,又打板唱道:“竹板打,迈大步,

    掌柜的开了个棺材店。

    您这个棺材真正好,

    一头儿大,一头儿,

    装里死人跑不了,

    装里活人受不了……”

    “你等会。”伙子立马拦住何向东,不然他唱了,他怒道:“什么棺材店棺材店,我们这饭店,客人还在吃饭呢,你捣乱呢吧。”

    那两桌客人还有搭茬的:“清丰啊,你就别跟这孩子斗嘴了,你哪是人家对手啊,人家可是在连城俱乐部里面相声的,是吧,东子大老板。”

    何向东也拱手笑道:“哟,碰上衣食父母了,以后多去俱乐部捧场啊。”

    “好嘞。”那人也应道,然后继续看热闹,他也不明白,这一个相声的怎么跟一个开饭店的杠上了,但这并不妨碍他那颗看热闹的赤子之心,很单纯,很真诚。

    伙子愣了一下,问道:“你是相声的啊?”

    何向东头道:“对啊,我在剧场唱快板都是收费的,今天便宜你了。”

    伙子道:“你相声不在剧场里面好好,来我们这里捣什么乱啊?”

    何向东一指那老者,道:“你家老头子昨天的啊,你们店里有规矩,有本事的人吃饭不要钱,还把你们逼的没辙了就是有本事的人了,怎么样,爷这本事怎么样?”

    伙子也没了心思跟这屁孩扯淡了,他直接对老者道:“爸,你就把昨天多收的钱给他吧,你瞧这叫什么事,我们还做生意呢。”

    老者却道:“不能给,朋友,你可没有把我们逼的没辙啊。”

    伙子也是无语了,他都不知道他老爹到底在干嘛,但是又没法悖逆老爹的意思,他直接问何向东:“孩,你到底要什么啊?”

    何向东继续打板唱道:“数来宝的不害臊,你给多少我都要。

    棉袄、大衣、水獭帽儿,

    凉席、蚊帐、大炉灶,

    皮鞋、围脖、大手套儿;

    这个电灯、电话、电灯泡;

    这个汽车、楼房、现金和支票,

    桌椅、板凳、盆景儿、帽镜,

    连你老妈我都要。”

    何向东这缺德玩意又人家老妈了,那伙子是听得大怒,抄起家伙就要揍何向东,何向东大笑着逃跑,留下店里两桌客人笑得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