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十五章 停演
    出了店门,小胖子还在问:“东子,你怎么把钱都给他们了啊?”

    何向东挑衅笑道:“不是说有本事的人吃饭不要钱嘛,我明天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有本事的人,不把他们店弄得起飞狗跳,我跟他们姓。”

    小胖子还是有些担心,问道:“啊,这样会不会不好啊,他们万一报复你怎么办啊?”

    何向东耸耸肩道:“报复?他们自己说要看本事的,还有什么脸好意思说报复,再说我也不怕,我们剧场好几十号人呢,我还怕他?哎,知不知道京剧里面有叫武生的行当,就是一口气能翻几十个跟头的那种,我们剧场就有,吓不死他。”

    小胖子还是有些担忧,这孩子老实惯了。

    剧场离这里也不远,拐过几条街就到了,到了门口还能看见有观众正在卖票的,他们看见何向东来了还有大声打招呼的。

    这让何向东的小小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连前面在饭店的不快也忘记了,连连和观众打招呼,还把身边的小胖子介绍给大伙儿认识,说这就是可保我朝百年无忧的石大胖子,弄得观众大笑不止。

    小胖子满脸通红,他还从来没被这么多人注视过呢,很羞臊。

    何向东拱手道:“你们诸位先买票,我去后台准备准备,咱们等会开场见啊,第一个节目就是我的。”

    观众很善意,大声说好的。

    何向东满脸笑容拉着小胖子就进后台了,小胖子还在惊叹:“东子,原来你都……都……这么厉害了,他们都是来听你说相声的啊?”

    何向东得意道:“那是啊,你是没看见那个场景,全场好几十万人在那里喊‘何向东,我们好崇拜你’,你是没瞧见啊。”

    小胖子吃惊道:“你们这里能放下好几十万人了?”

    何向东叹道:“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大石头了,唉。”

    小胖子很懵。

    进了后台,何向东却发现气氛有点奇怪,后台很安静,很沉默,几个主事人坐在凳子上静静发呆,林正军、白凤山和杨三还抽起了烟,白色烟雾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愁思。

    何向东心中一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走到师父身边,轻声问道:“师父,这……怎么啦?”

    方文岐看着自己徒弟,摸摸他的小脑袋,笑了笑也没说话,又看见小胖子站在那里,他笑着道:“小胖子,你也来天津了啊?”

    方文岐也认识这小胖子,以前在郊县的时候小胖子经常来找何向东玩,还有一次这小胖子非要说跟他学相声。

    小胖子走上前去,恭敬叫道:“方伯伯好。”

    方文岐道:“你爸也来这里了,刚才还在这里呢,现在应该还是剧场里面逛吧,来个人去找找。”

    后台跑出去一个小伙子,在闲逛的石老三很快被找来了,有些日子没见的石老三依旧精神,小胖子见着自己父亲,就赶紧跑过去了。

    何向东也叫了声石叔叔,打了个招呼。

    石老三环顾后台众人一眼,对方文岐笑着说道:“方老哥,你们先忙,我先把这孩子带回去,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胖子却不乐意了:“别呀,爸爸,我们晚上在这里听相声吧,晚上东子还要表演呢,我们在这里听吧。”

    石老三道:“你明天再来找东子玩吧,今晚先跟我回去,别给人家添乱。”

    小胖子还是有些不情愿:“爸……”

    石老三板起了脸,道:“听话。”

    何向东也瞧出后台气氛不对,就赶紧对小胖子说:“大石头,你明天再来找我玩吧,反正你们是明天再回家的。”

    听到何向东也这么说,小胖子也只能应道:“那好吧。”

    石老三牵着小胖子的手,跟方文岐和林正军告别后,就走了。

    待到这两对父子走后,何向东又问师父:“师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方文岐叹了一口气,苍老的脸上多了许多愁思:“东子啊,从今晚开始你就先不要表演了。”

    何向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惊问道:“为什么呀?”

    方文岐默默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

    还是杨三说的,他狠狠嘬了一口烟,然后从鼻子里面喷出来,说道:“前面你走后文化部门来人了,说我们用童工,不让你演了。”

    何向东怒道:“关他们什么事啊,我说相声跟他们有毛关系啊,什么童工不童工的,多少老前辈不是七八岁就登台啊,他们电视上还有几岁小孩唱歌呢,怎么不管啊。”

    “好了。”方文岐把何向东拉到身边,说道:“东子,你这几天先别上台了,稍微等几天吧,等我们把这件事先解决掉吧。”

    何向东虽然还是很气愤,但终究不是一点事不懂的孩子,这些年跟着师父东奔西跑也经历过一些事,也让他有了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他知道现在不是他耍小性子的时候了,也就在一旁自己生闷气了。

    白凤山也对林正军说道:“老林,你不是说你跟那里面的人有交情吗,怎么……怎么这样啊……”

    林正军苦笑。他虽然不是剧场演员,但他其实是整个剧场里面最忙碌的一个人,场内场外什么事情都是他负责,场内各种物资的采购,演员的安排,还有报幕这些工作都是他在做。

    在场外,场地的租赁,水电费,包括搞宣传招揽观众,还有安排来串场的演员表演,当然也免不了和上面的人联系联系感情,近一个月来他们剧场很火,资金也多了许多,和上面那几位来往也更多了一些,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林正军把烟头往地上狠狠一砸,沉声说道:“我也去问了人了,他们跟我说这是有人举报我们剧场使用童工,而且在说一些涉黄的内容。”

    众人一沉默,还是真有这事儿。在小剧场里面表演喜剧类节目的,包括相声、二人转什么的,基本上都是黄段子脏段子满天飞的那种,观众也爱看。

    不止是现在,一直到很多年以后,小剧场不管演出多久了,都是有人坐在剧场门口的,一瞧来查的人来了,立马进去通风报信,在门口打一个手势就明白了,演员马上换一个段子,实在来不及也得很小声的说。

    杨三沉声问道:“是谁举报的我们?”

    林正军苦笑道:“还能有谁,我们剧场这么红,有人眼红了呗,认为我们抢人家生意了呗。”

    众人脸色都很阴沉,心情很不好。

    白凤山问道:“老林,现在怎么办?”

    林正军道:“唉,先让东子停演一段时间吧,我再去上面疏通疏通,也幸好这段时间记账都是写发给方先生的钱,真要把东子写上去就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