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十四章 坑人
    现在这个点吃饭的人不算多,菜很快就上来了,虽说店不大吧,但是这菜味道是极好,尤其是红烧肉做的非常成功,软烂适中,入口便是满满的肉香味。

    吃红烧肉没有说入口即化的,那种就煮的太烂了,没吃几块就得腻死,它是一定要软烂适中,烂却不失嚼劲,嚼却不费劲,几口下去就成肉泥了,嘴里全是红烧肉里面的酱汁水,还有满满的肉香味在翻腾,简直不要太爽。

    由于这道红烧肉做的太出色,搞得其他菜都没什么特色似得,何向东和石磊小胖子一人端着一大碗饭,吃的不亦乐乎。

    别小看这个岁数的孩子,有句老话说的好,半大小子吃垮老子,他们要是真吃起来,那可不比成年人差啊。

    何向东说一下午相声可累到不行了,吃的那叫一个风卷残云,气势恢宏,小胖子石磊自然丝毫不弱了,原因就不说了,反正饭桌上尽是这两孩子抢食的身影。

    柜台算账的那位老者的目光也时不时往这边看上一眼。

    半晌过后,桌子上一片狼藉,两孩子捂着肚子倒在椅子上。

    小胖子呻吟道:“哎呀我不行了,撑死我了。”

    何向东也撑的不行,没好气道:“你家那么有钱,平时吃的也不差,至于像饿死鬼似得嘛?”

    小胖子道:“我这不是见着你高兴嘛,就多吃了一点啦。”

    何向东道:“高兴多吃,哦,那难过呢?”

    “多吃点就高兴了。”

    “难过多吃就高兴了,那高兴了呢?”

    “多吃呀!”

    何向东点头表示了然,赞叹道:“果然很科学。”

    小胖子傻笑。

    吃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何向东喊了一声:“老板结账了。”

    那小伙子也赶紧从后厨走出来,到柜台把账单拿过来,走到何向东身边看着账单道:“一共是三百一十五,恩?”

    小伙子倒是愣住了,回头往柜台看。

    愣住的还有小胖子和何向东,同时往柜台看去。

    柜台那位带着老花眼镜的老者也摘下了眼睛,看着几人,微微一笑,然后冲小伙子点了点头。

    聪慧如何向东,那里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啊,当时就毛了,骂道:“好呀,你们这个黑店啊,几个破菜就要我三百多,你们干嘛不去抢啊?”

    小伙子赶紧呵斥道:“什么黑店,别胡说啊。”

    何向东从小就在街头长大的,这种讹人的事情没少见,他哪能吃这亏啊:“还胡说啊,几个破菜要我三百多还不是抢啊,哎,我说,你们有这能耐抢银行去啊,你们还别怕警察,警察一开枪,你们就拿脸皮挡啊,这警察哪是你们对手啊,军队都不行啊。”

    小伙子被说的面红耳赤的,时不时往店门外看看,他是生怕何向东这些话被外面的人听到,关键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老爹在干嘛,只能赶紧劝道:“别胡说八道啊,我们是正经生意。”

    何向东却继续骂道:“你们都要讹上我们了,还正经啊,你们要脸不要啊,去年严打怎么没把你们打掉啊,都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你们这胆子,地里面还不得产你妈啊?”

    见何向东越说越不像话,小伙子也有点微怒,骂道:“别说我妈啊,信不信我揍你?”

    何向东还挑衅:“有这闲工夫早动手多好啊,还跟我对骂,宝贝你这不是找刺激嘛。”

    小伙子一怒真举起手来了。

    何向东一瞧不好,赶紧道:“欺负孩子是吧,你要敢动手,我就让我这兄弟立马躺地上装死,我可告诉你啊,我兄弟有羊癫疯啊,发起病来你们谁都跑不了。”

    小胖子也非常配合,立刻到地上抽搐起来了,他家邻居就有羊癫疯的,发起病来可吓人了。

    何向东愣了一下,就赶紧打蛇随棍上,道:“呐,我兄弟被你给吓出病来了,你不得赔个三五千的啊。”

    小伙子都懵了,怎么自己反倒被讹上了,他回头看他老爹,这叫什么事啊,传出去得多难听啊,可是回头却瞧见自己老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这边,小伙子当时就不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弄吧,我不管了。”

    说完,他直接去后厨了。

    何向东还在那里叫嚣:“别不管啊,我兄弟这医药费还没算呢。老头,这事你管不管啊?”

    见问着自己了,那老者也放下笔从柜台后面缓步走了出来,何向东这才瞧见这人一副老派知识分子打板,一身中山装,胸前口袋里面还插着两支钢笔,脚上是一双千层底的布鞋,头发根根倒竖,一丝不乱。

    老者走到何向东身边,问道:“小朋友,这事我要怎么管啊?”

    老者身上有种奇异的魔力似得,一张嘴就让人不由得想去倾听他说什么,连暴怒中的何向东也是如此。

    何向东道:“还怎么管,你们讹人的事情管不管,你们要是不管,我也就讹人了啊。”

    老者笑道:“呵呵……有话慢慢说,地上凉,让那小胖子起来吧。”

    老者说话永远是不紧不慢的,但是却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感觉,何向东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大石头,起来吧。”

    小胖子也应言爬起来,也不多话,又坐回座位上捡起碗里面没吃完的鸡腿又啃了起来,一边在看何向东和老者对峙,这一幕看的何向东眼角直抽搐。

    老者从旁边拿过一条凳子来,坐了下来,又伸伸手示意何向东也坐下,何向东也气呼呼地也一屁股坐下了。

    老者也只是笑笑:“小朋友……”

    何向东打断他:“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何向东是也。”

    老者含笑点头:“小朋友……”

    何向东:“……”

    “小朋友,我们饭店有个规矩。”

    “什么规矩?”何向东好奇道。

    老者道:“我们饭店的规矩是有本事的人吃饭不要钱,我们还倒给钱,没本事的人吃饭要十倍钱。”

    前面去后厨的小伙子也在撩开门帘看这边,听到他老爹的这句话,他嘟囔道:“什么时候有这破规矩了?”

    何向东问道:“怎么才算有本事啊?”

    老者道:“通过你自己的本事,而不是找人帮忙,让我们敬佩,让我们没辙,这叫本事。”

    何向东眼骨碌乱转,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出来,从兜里拿了一堆零钱出来,道:“小爷身上就五十了,付你这顿饭前够够的了,晚上我还有事就不跟你们弄了,明天看你们怎么给小爷把钱吐出来。”

    说完,何向东带着小胖子就走了,老者也没拦他。

    后厨的小伙子也走了出来,到老者身边,有些不满地问道:“爸,你这是干什么呀?”

    老者望着何向东离去的背影,淡淡笑着说道:“这孩子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