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十一章 晚上来了多少人
    这一夜观众很疯狂,这一夜演员很疯狂,这一夜剧场很疯狂。

    一直到很晚,观众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剧场后台的演员也各自回家休息了,太累。

    第二天清晨,何向东依旧起了个大早,像这个岁数的孩子不管头一天有多累,睡一晚,第二天起床依然是精神百倍,他找了没人的空地练起了早功,功夫是越练越深的,绝对不能荒废一天。

    方文岐起的稍微晚了一点,毕竟上了岁数,身体恢复地比较慢,他也练了一会儿的早功,才和何向东吃起了早饭。

    早饭也特别简答,就是两个馒头和两碗白粥,他们也不是特别宽裕,就一切从简凑合着来了。

    上午这爷俩也没闲着,一直在练功对活,方文岐也有一把单弦,他拉弦子,何向东唱戏,京评越黄梆,爷俩一人一句对唱起来,一个嗓音老道悠然,一个清亮而沉稳的童子音,配合起来即对立又和谐,很好听。

    连他们的房东,那退休老大爷都搬个椅子过来,听着爷俩唱戏,一听二听还有些上瘾了。听说这两人在连城俱乐部说相声,他还非要晚上去看,方文岐和何向东自然也乐意,又多一观众。

    唱完戏,何向东和方文岐开始对活,有几个好活要提前对一对,一些包袱也要改,以后上台表演也要用到。

    这一对,就到下午了。下午剧场是有表演的,不过没他们说相声的事儿,是京剧班子在表演。

    这一点也是方文岐提出来的,他说在他们的名气还没建立起来的时候,只在晚上表演,一来是晚上观众是比白天多的,二来准时准点更易聚集观众,等成角立腕了,再在下午表演,把观众分流过去。

    林正军和白凤山同意了这一观点,所以他们之前的宣传都是让观众第二天晚上再来相声。

    待到快到傍晚的时候,方文岐和何向东这爷俩去了连城曲艺俱乐部,这刚一进门,林正军就赶来了。

    林正军一见这爷俩,立马就数落开来了:“哎哟喂,我说两位大爷啊,你们可是真沉得住气啊,怎么这么晚才来啊?”

    何向东还一脸纳闷:“我们不是晚上才有演出么,我们来挺早的啊。”

    方文岐也有点不解地看着林正军。

    林正军都快疯了,不可思议道:“你们两人就不紧张嘛,这都快到晚上了,要是没人来看怎么办?你们……你们就一点不担心吗?”

    何向东反问道:“为什么要担心啊?”

    方文岐也道:“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正军顿时对这二位高山仰止起来,是真沉得住气啊:“不是,我说你们二位就真的这么有把握啊,今天下午可也就来了十几个观众啊,跟平时一样,这晚上,这……”

    何向东突然笑了一下,这孩子挤着坏脸道:“我就一学徒,我反正又不拿份子,我是无所谓啊。”

    方文岐没好气道:“别胡说八道啊,你师父我可拿钱的。”

    “又不多。”

    方文岐点头道:“也是。”

    见这对师徒还有兴趣开玩笑,林正军也是服了,他是没这心情再跟他们扯皮了,就赶紧去前台忙活了,他得赶紧看看这到底来了多少人。

    进了后台,何向东就看见白凤山依靠在门框上抽烟,这位爷是唱戏的,为了保护嗓子平时极少抽烟喝酒的,这回也罕见的破了例了,看来他的心里还是很不平静的。

    不过白凤山倒是比林正军沉得住气,只是和方文岐师徒打了个招呼,就继续靠在门上抽烟了。

    林正军倒是忙活不停,前台后台连环跑。

    “天都黑了,还是来8个人。”

    “我的天,今晚不会要砸吧。”

    “诶,来了一家子,四个人。”

    “哈哈,又来俩。”

    “怎么又没人了,都过去十几分钟了。”

    ……

    前台后台尽是林正军碎碎念的声音,他这位经理真的是要疯了。

    最后实在被烦的不行的白凤山和方文岐强行把林正军强行摁在后台,然后让卖票的小姑娘等快开场的时候,跟他们说一下卖了多少票,他们两人也实在被林正军的实时报票给闹的不行了。

    一直到天黑了,最后一位相声演员杨三才姗姗来迟,这位大爷更沉得住气,林正军也没了心思说他。

    整个后台最重量级的演员坐在小板凳上围成了一圈,正抽烟,缭绕的烟雾把众人的表情都给淹没了,只有林正军时不时看一下手表,焦急地等待。

    后台其他人也在换装化妆忙活着,但是没人敢发出声音。

    一直到了5点50分,再有10分钟就开场了,林正军抬头道:“还有十分钟就开场了。”

    几人心头一凛,皆点点头,能不能成就看今晚来多少观众了,只要不比昨晚少,那就还有希望,要是……那就……

    白凤山和林正军相视一眼,又从方文岐、何向东、杨三身上一一扫过,他们剧场其实已经快维持不下去了,要是这三人都没法子振兴剧场的话,那么他们连城俱乐部也要到关门的时候了。

    这沉重的气氛让何向东和杨三心头都有些微微发沉,连呼吸都稍稍粗重了一些,只有方文岐依旧是双目微阖,看起来很是平心静气,也正是方文岐这种沉稳的劲儿给了众人极大的力量。

    不一会儿,门口卖票的姑娘来了。

    “林经理,白老板……林经理……”人未到声早来。

    林正军豁然起身,快步走到门口。白凤山和杨三还有何向东也坐不住了,赶紧站起来焦急地看着门口,只有方文岐依旧稳如泰山。

    小姑娘马上也冲到门口,喘着粗气道:“林……林经理,我……我……”

    林正军急忙道:“不着急,把气喘匀了说,来了多少人?”

    在场所有演员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小姑娘狠狠来了几口深呼吸,气匀了才说:“来了很多。”

    林正军急了:“很多是多少啊?”

    小姑娘道:“还差十张就卖满了。”

    “哗……”现场一片哗然,他们剧场坐满差不多能坐一百人,昨天才来四十多个,今天居然翻了一番不止,他们以前最好的时候也没卖出过这样的票。

    林正军心中一块大石头顿时落地。

    “呀。”何向东这孩子高兴地蹦起来。

    方文岐倒是沉稳起身,苍老的脸上带着淡淡笑意,掸掸袖子,把双手负在身后,淡淡说了一句:“开始表演吧。”

    随即起身走去,何向东和杨三赶紧跟上。

    白凤山和林正军望着方文岐离去的背影,那人那日的话在他们耳旁回响:“只要他们肯来,我就有把握把他们都留下。”

    他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