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十七章 造厨
    何向东继续道:“后来这警察也没辙了啊,面对这一老大爷又不能打又不能骂的。”

    方文岐也道:“是啊。”

    何向东道:“后来是没办法了,才又把林经理找来,林经理好说歹说才把老爷子给弄走,您瞧这多不让人省心啊。”

    方文岐点头道:“太难弄了。”

    何向东一笑,对方文岐说道:“人家林经理的父亲难伺候,您父亲也好不到哪里去,接下来我说说您父亲……”

    “去。”方文岐一把推开何向东,没好气道:“我爸爸都死好几十年了,再说你干嘛净说别人爸爸,怎么不说你爸爸。”

    何向东却道:“我爸爸?我爸爸可从来不这样。”

    “你爸爸为什么不这样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爸爸呀,他是个厨子。”

    方文岐道:“厨子怎么了,这有关系吗?”

    何向东点头道:“那当然了,我爸爸是个大厨师,人家是有身份的人,干不出来这事儿,怕丢人。”

    方文岐问道:“你爸爸是厨子?我怎么没听说啊?”

    何向东笑道:“天津城有个解放饭店,您知道吧?”

    “知道啊,这是个大饭店啊。”

    这就入活了,何向东又道:“里面有个掌勺的何师傅您知道吧,这就是我爸爸。”

    “哦,何师傅啊,我听说过。”

    何向东笑眯眯道:“听说过吧,那就是我爸爸。”

    方文岐却又道:“可里面有七个姓何的师傅啊。”

    “就那个矮一点的那个。”

    “有四个矮的。”

    “还有点胖的。”

    “有三个胖的啊。”

    “不是,白白净净的那个。”

    “也有两白净的啊。”

    何向东顿时急了:“您就非得给我多找一爸爸是吧。”

    方文岐也解释:“我倒无所谓,关键你妈乐不乐意。”

    “去,有你这样的吗。”

    观众都笑,这包袱响了,包袱也有大小之分,一段相声里面不可能全都是大包袱,不然观众也会笑累的,效果就出不来了。

    当然相声是能逗乐,但是相声好不好不是以逗乐为标准的,相声里面最高深的一种境界就是全程并没有太好笑的包袱,但就是让你听得舍不得走,生怕错过一个字。

    相声泰斗马三立先生就是当中的代表人物,他们马派相声的风格就是不温不火、不轻不重、不荤不素,里面也没有太多太好笑的包袱,但是就是能让你竖起耳朵不舍得漏听一个字,这种境界太高深了。

    何向东继续道:“我爸爸可就那一个啊,没别人。”

    方文岐也捧道:“哦,就那个矮矮胖胖白白净净的那个姓何的师父是吧。”

    何向东点头道:“这对嘛,这才是我爸爸,要说我爸爸这厨艺是真好,是煎炒烹炸烩,是熬煮咕嘟炖,满汉全席,南北大菜,应时小卖,各地方小吃就没他不会的。”

    方文岐吃惊道:“这么厉害啊?”

    何向东道:“那可不是嘛,我爸爸除了在解放饭店当厨子之外,平时谁家有个婚丧嫁娶需要请厨子帮忙的,都是请我爸爸去的,我也经常在后厨帮忙。”

    方文岐又问道:“你一孩子能帮什么忙啊?”

    何向东道:“能帮,我摘摘菜啊,剥剥蒜啊,还有洗菜切菜这些下手活儿,嗨,你家都不干这个,你都不知道这下手活儿。”

    方文岐问道:“这下手活儿是个什么活儿啊,我怎么就不知道啊。”

    “这下手活儿,就是下手……”何向东伸出右手往底下一掏,然后往兜里一塞,说道:“就是这么个活儿,下手活儿。”

    “偷啊?”方文岐瞪大了眼。

    何向东赶紧拦师父:“去去去,小声点,瞎嚷嚷什么啊,什么叫偷,什么叫偷,我们这个拂(fou第二声)。”

    “什么是拂啊?”

    何向东小声道:“这是我们的行话,就是偷的意思。”

    方文岐却是急了:“这不还是偷嘛,哎,不是,我说你们这对父子偷人家东西啊,你还说你爸爸不跟林经理爸爸一样,你们这性质可恶劣多了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们这不能叫偷,不是有这么句老话嘛,叫厨子不偷,五谷不丰。”

    方文岐都被气乐了:“嗬,真讲理啊,你们都偷什么了啊?”

    观众也在笑。

    何向东继续道:“这不上个月嘛,城东边有个张老板,人家家里嫁女儿,大办宴席,足足开了四十桌,就把我爸爸叫去帮厨了嘛。”

    “接着说。”

    何向东道:“这不做饭做菜嘛,我也去帮忙了,在做满三十五桌之后,我爸爸觉着可以开始拂了。”

    方文岐也道:“要偷了。”

    何向东一指这桌子说道:“后厨桌子上有二十多斤猪肉,我爸爸说了,来拂起来。”

    方文岐道:“这么多猪肉怎么拂啊?”

    何向东拿手比划着道:“拿一根粗铁丝啊,两端打上勾,把猪肉切成两大块,一个钩子上挂一个,然后把这钩子挂在我脖子上,这两大块猪肉就挂在胸前。”

    “嚯,这够专业的啊。”

    何向东道:“那是啊,我们去帮厨都是穿大褂去的,这宽敞啊,能拂的东西多。”

    “还真有装备。”

    何向东道:“那是啊,我们不只是能拂猪肉,牛肉也行,那天帮厨还多二十来斤牛肉呢,我爸也说,来拂起来。”

    方文岐瞪大了眼:“还有二十来斤牛肉啊?这怎么拂啊?”

    何向东道:“一样呗,也是弄一根粗铁丝,打上勾挂上两大块肉,挂在我背后,铁丝套在脖子前头。”

    方文岐惊道:“啊?你这前一根铁丝后一根铁丝,都挂着几十斤的东西,不得把你脖子勒断啊?”

    何向东叹道:“所以生活不易啊。”

    观众都笑,小偷还感叹生活不易了。

    方文岐也竖起一根大拇指:“干你们这一行是不易。”

    何向东笑道:“这都还好,我们都是有窍门的,勒不死,就像拂羊肉,这得贴在后心;拂板儿油,这得贴左肋;拂值钱的盘子,得贴在右肋;拂面团都是捏成饼,塞到帽子里面盖着,这都是有窍门的。”

    “呵,好大的学问啊。”

    何向东道:“那是啊,只是拂这香油,有难度了,又不能装瓶带走。”

    “香油怎么拂?”

    何向东道:“是啊,是啊,实在不行我喝了吧,然后拉出来。”

    “啊?拉出来,这还是香油嘛。”

    观众都憋不住笑了。

    何向东摆摆手道:“我是无所谓啊。”

    方文岐赶紧拦他:“别无所谓了,拉出来可不行就不是香油。”

    何向东问道:“这不行啊?”

    “当然不行啊。”

    何向东继续道:“那我们也有办法,弄一根猪肠,往里面灌香油。”

    “猪肠得弄干净了。”

    何向东却笑道:“我是无所谓啊。”

    “去。”方文岐大喝。

    观众大笑,这孩子说屎尿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