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十六章 林经理的爸爸
    相声表演还在继续,何向东继续说道:“这都是人家个人卫生习惯,不爱洗脸您也管不着啊。”

    方文岐应道:“这倒是。”

    何向东道:“不爱干净这都能理解,关键是人家买东西那寸劲儿,我就受不了。”

    方文岐问道:“这怎么啦?”

    何向东道:“这不上次人家白先生去买煎饼果子嘛,就非让人家给他多加一片薄脆果篦儿,还不给钱。”

    方文岐长大了嘴:“有这事啊?”

    “有啊,人家老板当然不乐意了,这白先生可就说了。”何向东换上了一副极度猥琐腆着脸笑道:“大哥,再给一片果篦儿呗,您看我是唱戏的。”

    “这管什么啊?”

    何向东附和道:“可不是嘛,人家老板是做小本生意的,那里肯加啊,这白先生又说了。”

    “说什么?”方文岐又问了一句。

    何向东又换上一副腆着笑脸的表情:“大哥,您就给我呗,您看我这这脸天生就是唱花脸的,看着白色,还有黑色。”

    “这有什么用啊。”

    “没用?”何向东又换上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您今天要是不给我多加一片果篦儿,瞧见我脸上这黑色没,我可七个月没洗脸了啊,我要是一甩头,黑灰能把你摊子给埋了。”

    “嚯。”方文岐吓一跳。

    观众都在笑。

    后台的白凤山更是哭笑不得,他再怎么说长得也算是端端正正了,颇为秀气的,结果被这孩子说成又丑又抠,你再跟谁说理去啊。

    方文岐惊讶道:“这白先生就这么不要脸啊。”

    何向东摆摆手道:“这都能理解,都能理解,都正常。”

    “还正常啊?”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当然正常啊,这根我们俱乐部林经理的父亲比起来,正常太多了。”

    后台的林正军也是一愣,怎么还扯到我身上来了,白凤山也憋着坏笑看他,好嘛,大家一起倒霉。

    方文岐问道:“林经理他爸爸怎么了?”

    何向东捂着脑袋,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开口道:“林经理的父亲,这……我……我都不好意思说。”

    方文岐道:“不是,这你得给我们说说啊。”

    何向东这才放下手,说道:“要说老爷子这事吧,林经理跟我们都不一样。”

    方文岐问道:“怎么不一样。”

    “他有父亲。”

    方文岐骂道:“废话,谁没爸爸啊。”

    何向东道:“我就没爸爸。”

    台下观众也在笑,还有几个在骂何向东这孩子净胡说八道的。其实何向东是真没爸爸,他从记事以来就在街上到处乞讨,然后挨人贩子的毒打,也没得吃没得穿,一直到后来被师父救走,日子才好过起来。

    自己嘴上说一句没爸爸,观众哈哈一乐,其实自己内心是非常悲凉的,但是相声演员就是这样,用自己的惨事尴尬事来逗观众一乐,早在最初就有相声前辈披麻戴孝在大年初一摔碟子哭他死爸爸,就为逗观众一乐,弄两个钱好吃饭。

    其实不只是相声演员,其他喜剧演员大多如此,长得胖的长得矮的长的丑的天天也是被人那身体来寻乐子,好逗大伙儿一乐,真正是恶心自己成全别人。

    后来也有人认为这种取乐观众的方式太低俗了,就慢慢被禁制了,包括在相声的主流界就很少用伦理哽,打哽,演员的身体缺陷来取乐观众,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完全禁制就有些矫枉过正了,因为你本身就是干这一行的,你就一定要承受这些,就像拍电影的,长得正气就演正派人物,长得猥琐的就演反派,你怎么不说这是看不起演员的身体缺陷呢,你就是干这一行的。

    包括相声里面,逗哏经常拿捧哏演员家人打趣,也没见哪个捧哏的生气啊,这都是假的,人家家人父子和睦兄友弟恭的,感情很好,说的都是假的,观众不会当真演员更不会当真,就是一听一乐的事儿。

    就像电影电视里面,某演员扮演人物的爸爸无恶不作坏到家了,你倒是没觉得这是在讽刺这个演员的真实父亲,也没觉得很低俗,反倒看出艺术感来了。到相声这儿,原模原样的形式就不可以了,就怎么着都不行,这不讲道理啊。

    捧哏逗哏演员其实也是在扮演相声里面他们需要扮演的人物,是剧情需要,又不是真的,一听一乐的事儿,不必太过认真。

    何向东继续说了:“我们林经理的父亲,人家老爷子平时也没别的爱好,听个相声,看个京剧的,也经常来我们俱乐部看演出。”

    “对。”

    何向东道:“刚上一次,人家老爷子又来剧场看演出了,这林经理就找到我们这些人了,说他家老爷子脾气不好,让我们多担待,这我们能说什么啊,当然是没问题了啊,尤其我这种小辈,更是没脾气啊。”

    方文岐点头道:“这是,尊重长辈嘛,应该的。”

    何向东道:“这我们刚答应完,没一会儿就出事了。”

    “怎么了?”

    何向东道:“还没出场呢,前台服务的小姑娘就跑来告状了,说人家观众都好好坐着,就林经理他爸爸非要躺在桌子上,还就躺在第一排。”

    “啊?这么不规矩啊?”方文岐惊道。

    何向东道:“是啊,我们也过去劝,我年纪小都让我这孩子去劝劝人家,我也过去了,我说,大爷您能不能坐着看啊,要不我们这些观众都看不了演出了。人家老爷子就说一个字。”

    “什么字。”

    何向东头往上一扬,做出一副高八度的不屑:“嗬!”

    观众都笑,林经理大伙儿都熟,听这个太有意思了,这就是为什么逗哏演员会经常说捧哏演员了,一个是同行不计较,第二个是观众都熟,说一陌生人谁知道啊。

    方文岐也惊道:“这老爷子这么横啊?”

    何向东又说:“这我一个晚辈也不能硬说人家不是,这我也没辙了,就去后台找两个刚来的大哥帮忙了,人家也不认识老爷子,我就说有人捣乱。”

    “那你也够坏的。”

    何向东一笑,继续道:“那两大哥就去轰人了,看见老爷子就说,你干嘛呢,快起来,再影响我们演出给你扔出去啊。老爷子也不看人,又是只有一个字。”

    “嗬。”何向东又发出高八度的不屑。

    观众爆笑,鼓掌连连。

    “这老爷子太横了吧。”

    何向东说道:“这我们也没辙了,只能找派出所了,民警一过来,我们就和民警说赶紧吓唬吓唬他,不然我们都没法演出了,民警人也好,就答应了,过来就呵斥老爷子,骂道。你干嘛呢?”

    “嗬!”

    “你叫什么名字?”

    “嗬!!”

    “你起来。”

    “嗬!!!”

    “你……”

    “嗬!!!”

    “我……“

    “嗬!!!”

    何向东那不屑的神情和模样简直是绝了,这一段表演观众的笑都没停下来过,这年头都是听主流界的歌颂型批评性相声,哪听过这么刺激的啊。

    后台白凤山和林正军见着观众的反应,也暗自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