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十五章 天生干这个的
    还有观众在底下喊:“小孩,再给我们唱一个吧。”

    何向东拿出手上玉子摇了摇,说道:“我这不带着家伙事上来的嘛,一段太公卖面献给大家,大伙多捧了。”

    “好。”观众很给面子,连连鼓掌叫好。

    何向东也不含糊,打板就唱,清亮悠然又及富有韵味的童子音一开嗓就获得了个满堂彩。

    “石崇豪富范丹穷,

    甘罗运早晚太公。

    彭祖寿高颜回命短,

    六个人俱在五行中。

    西岐山住着一个姜吕望……”

    太公卖面是太平歌词里面一个大唱段,足有上百句,讲的是姜太公在穷困潦倒的时候卖面的场景,各种不幸各种不易,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在遇到了无数倒霉事后,太公决定不再卖面了。

    转行改算卦,又遇到了妖精琵琶精来算命,设计打死了妖精,一路霉运连连,一直到八十五岁遇到周文王才转的运,这里面还唱到文王礼贤下士,为太公拉车八百步,太公保周朝八百年。

    “太公说要得我把你的江山保,

    除非是我坐车撵君拉绳。

    文王一听好好好,

    你坐车撵我拉绳。

    姜太公上了龙车撵,

    龙车撵前边一蟠龙。

    拉一步为国家求贤若渴;

    拉二步拯救天下众苍生;

    拉三步盼着百姓脱水火;

    拉四步围任四海庆升平;

    拉五步天下禾苗生双穗……”

    “太公说,

    拉了我了八了百了单八步,

    保了你的八了百了单了八冬。

    文王一听好好好。

    ……

    这一回周文王奉帅,

    到下回斩将封神疆场之上是大显神通。”

    唱罢,何向东听了板,冲观众一拱手鞠躬,观众叫好声连连,直呼要何向东再来一个。开场也就到这里,他也没应观众的要求,稍微说了一下接下来的节目,就下场了。

    紧接下来是方文岐和杨三合说的一大段,大保镖,这可不是个简单的活,相声里面有老话说的好,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一般人可来不了这个。

    文章会和大保镖里面说的都是不懂装懂人的事情,其本身的包袱不是特别响,而且叙事有些絮絮叨叨,这就考验相声演员的功力,功力不到家的人,使出来的包袱不会响,而且说不了多久,观众就会厌烦了,因为太絮叨了。

    所以在过去茶社园子里面,相声艺人一定要能说文章会和大保镖的才能拿整份儿钱,来不了只能拿破份儿,这是个门槛啊。

    不过显然这两位先生还是能驾驭这个作品的,从后台就能清晰听到观众的笑声和掌声就能看的出来,这二位确实了得。

    何向东在后台也没闲着,又在想接下来他还要表演的两个节目,这都是大活儿,需要好好准备。

    两位老先生的大保镖,说了小一个小时才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下了场,下一场是京剧班唱一出戏,霸王别姬。

    方文岐和杨三下了场,话也不多说,拿过一张椅子就半躺了下来,要抓紧时间好好休息,过不了多久又要上场,对他们的体力是个考验。

    何向东也在伺候两位长辈,端茶送水,揉肩捶背的,这二位年纪大了,身体确实不如年轻时候了,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嘛。

    杨三靠在椅子上还在那里说:“嗬,方岐啊,我这一上场,你还别说啊,我是这有些紧张了,太多年没有面对观众了,我是真怕自己说不好啊。”

    方文岐笑笑:“嗨,你担心这个干嘛,你杨三多大场面没见过啊,还怕说一段相声啊。”

    杨三也笑:“说的也是啊,刚上场还是有点紧张,这一开口就好了,当年那些感觉都回来了,一点不露怯啊。”

    方文岐说道:“行了,别说这个了,我是累够呛,我先歇会儿,等会还有两场要说呢。”

    说完,方文岐就眯起了眼,假寐起来。

    杨三看了他一眼,然后也闭上眼休息了。

    何向东看看两位长辈都在休息,他也没什么事,也学着两人闭眼假寐。

    整个后台三个说相声的全部躺倒。

    半个多小时过后,林正军过来叫人准备上场了。

    方文岐和何向东站了起来,方文岐说道:“东子,该咱爷俩上场了。”

    何向东一把撩起大褂下场,一脚踹出,使了个京剧的蹁月亮门往外走去,嘴里念白:“走起。”

    方文岐笑笑,也就跟在这小孩身后往外走。

    京剧班唱罢下场,林正军报幕,何向东师徒出场。

    这对师徒出场都是一只手伸出两指微微提起点大褂,都是戏曲界人物出场的提袍做法,这样看起来确实有味的多,这一老一少出场,特别有范儿,观众是叫一个掌声雷动,还有几个年纪轻一点的观众站起来大声鼓掌叫好。

    何向东逗哏,师父给他量活儿,两人对热情的观众连连拱手鞠躬表示感谢,待到观众稍微声音小了一点,何向东才说道:“好好好,快坐下,旁边有人往你座上放图钉,来,快坐。”

    大伙儿都笑,这小孩太坏了。

    方文岐在旁也说:“你这都像话嘛,有图钉都让人坐啊。”

    何向东笑笑:“这不跟大伙儿开一玩笑嘛,真有图钉人家还坐啊?”

    方文岐捧道:“都不傻。”

    何向东开始接话了:“上一场是我们俱乐部的京剧班给大伙儿唱的一出霸王别姬,唱的很好,尤其是唱花脸霸王的那位叫白凤山,是我们后台一角儿,人家老生花脸都能来。”

    方文岐应道:“好角儿嘛。”

    何向东又说:“知道人家为什么京剧唱的好吗?”

    方文岐道:“这我还真不知道,你给说说。”

    何向东说道:“长得难看。”

    “啊?”

    观众都笑,包袱响了。

    “这都挨着嘛?”方文岐问道。

    何向东理直气壮道:“当然挨着啊,人家天生下来就是干这个的,你看那大花脸,你以为是化妆的啊,他就长这样。”

    方文岐惊讶道:“人哪有长这样的啊?”

    何向东却反问:“我有说他是人嘛?”

    方文岐拦他:“去,少胡说八道啊,人家可就在后台呢。”

    何向东这才反应过来,圆场道:“我的意思是他是个不同寻常的人。”

    “这话对。”

    何向东继续道:“人家那大花脸是因为人家生下来就是白癜风,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方文岐伸手拦他:“你等会吧,白癜风?人家脸上可不只是有白色啊,还有那黑色的啊。”

    “没洗脸。”

    “嚯。”方文岐吓一跳。

    观众大笑,白凤山也是哭笑不得,这对师徒净拿他开涮了,他也就在进场门那里站着看,连妆都没卸,委实今晚这一场太重要了,他得时时盯着观众的反应,不然这心安定不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