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十四章 开始表演
    两老一少一直对活对到晚上,看来这三人是下了大工夫了,争取要在明晚一晚上就响了腕儿了。

    到了很晚,三人才各自回家,第二天大清早,这爷仨又开始对活了,杨三也在这一天一夜里面真正认识了何向东,这小子真的是祖师爷的私生子啊,太赏饭了。

    几次对活,也让离开戏台多年杨三迅速熟悉起来,三次过后就完全能驾轻就熟地捧着逗哏的了,想来再上台几次就能恢复当年杨三郎君的风采了。

    私底下何向东也听师父说过,这位杨三叔当年的确算是个人物,相声说的非常棒,尤擅贯口和单口,有几个段子在当年很有名气,等杨三适应了戏台表演,那些拿手的段子肯定会再使上一番,这让何向东也开始期待起了杨三叔再现当年杨三郎君的风采。

    午饭和晚饭都是在剧场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面随便吃的,一直到了晚上五点多,天已经暗下来了,表演也马上要开始了。

    何向东和方文岐都换上了大褂,杨三换上了一身中山装,他也是在戏园子里面泡了半辈子的人物,身上自有一番气度,穿着这身衣服也不显得突兀。

    林正军倒是显得有些焦虑,一直在前台后台忙活,成不成就看今晚的了,方文岐是他花了大心思请来的,这要是再不成,对他也是一个打击。

    方文岐摸摸何向东的脑袋,温和地问道:“东子,马上就要上场了,你紧不紧张?”

    何向东笑道:“师父瞧您说的,我又不是第一次上台,哪会紧张啊。”

    方文岐也笑,自己的这徒弟可能真是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观众越多场面越大,他反而表演地越好,这都没道理可讲的。

    杨三也在一旁说道:“东子你真不紧张啊,我这多年不上台,我心理都有点没底。”

    何向东笑道:“杨三叔,我表演经历可是丰富,想我第一次上台,那时候我是一点正活都不会,照样上台给人家说堂会去,嗬,人家还给了我20块钱呢。”

    杨三也惊讶道:“真的啊?你一点正经活都不会你师父都敢让你去啊?”

    “我师父那时候都不知道,我本来也没想着去,只是那天他们堂会有一个艺人临时不来了,我这不是为同行补台嘛,您瞧咱这艺德。”何向东是没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吃肉去的。

    杨三反问道:“你一个正经活不会就去演出,你师父还不知道,你这是没出师就卖艺啊,你师父没收拾你啊?”

    何向东当时就愣住了,他这点破事哪里骗得了懂行的人啊。

    方文岐也是无奈,他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这小徒弟胡吹海侃了,他没好气道:“行了,你那点破事就别吹了,你杨三叔什么事没见过啊,还在人家面前吹。”

    何向东尴尬一笑。

    这时林正军也从前台跑下来了,对这几人说道:“我说几位这马上就要开场了,你们也可以准备起来了。”

    方文岐问道:“来了多少人。”

    林正军似是有些不好意思道:“四十个左右吧。”

    方文岐点点头,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上次那八十人都是人家林正军挨门挨户求来,这次只是上门说了一声,能有多大效果也不好说,再说方文岐也没有自信到一场相声就人家来捧他这个角儿的地步。

    当然也有其他的原因,比如某些观众今晚有事啊,或者手头目前不太宽裕啊,嫌这次演员没上次齐,反正原因可能有很多,但还是能有四十个观众来捧他们,这已经很好了。

    方文岐微微笑道:“那我们……就从四十人开始。”

    何向东和杨三认真点头。

    白凤山和他的京剧班也在后台,都化好妆了,今晚不是相声专场,他们唱京剧也有一出戏,在中场演出。

    白凤山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很认真地看着眼前三人,郑重沉声道:“拜托了。”

    京剧班其余十几个人齐齐站起,也抱拳拱手,齐声喊道:“拜托了。”

    方文岐三人被眼前这场景齐齐一震,何向东这个小孩更是心头大震,他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场面。

    这三人也不敢含糊,立刻拱手回礼。方文岐也很郑重对待,依照旧年间的古礼抱着拳,迈着四方步出来,面色严肃认真地从眼前每一个面孔扫过,最后抱拳朗声道:“文岐不才,愿以心中微末手艺为连城效力,众兄弟多捧。”

    白凤山往前跨了两步,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朝外一摊,说道:“请。”

    京剧班其余十几人也做出同样的动作,齐声喊道:“请。”

    方文岐再一拱手,带头走出了后台,杨三和何向东在后面跟着。这其实是旧年间园子里面艺人捧角儿的规矩,因为你们所有人都是指着人家吃饭的。

    虽然方文岐三人还没有成为连城俱乐部的角儿,但是剧场的艺人居然这么捧他们,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出了门,杨三倒是有些兴奋,说道:“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还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啊。”

    方文岐点点头没有回话,同行给他的是面子,他接过来的却是责任,他现在就感觉沉甸甸的。

    何向东一路上都很沉默,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当角儿的样子,这是一个后台所有兄弟的指望,众人对他们的期望还有尊重也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三人在进场门候着,林正军上台报幕,很快就跑下来了,对三人说可以上场了。

    方文岐和杨三都看何向东,第一个开场表演是他。

    何向东也不多话,点点头,拿着玉子就上场了。

    林正军望着何向东这孩子的背影,沉沉呼出一口气,这就要开始了,剧场的生死一搏也要开始了。

    何向东在掀开进场门帘子的那一瞬间,心思就立马回归到正常状态了,满脸笑容地出场。

    观众一瞧又是那天那个唱功很好的孩子,这掌声叫好声立马就响起来了,连后台都听得特别清楚。

    何向东也不含糊对着观众连连鞠躬表示感谢。

    有观众在底下搭茬的:“小孩,上次和你一起演出那孩子呢,他怎么没来啊?”

    何向东也乐意跟台下逗,他道:“他家母猪要配种了,他这不回家了嘛。”

    “噗。”搭茬那观众都笑喷了,底下观众也笑,出场的氛围非常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