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十二章 杨三
    这老头身上裹着一件看不出颜色的黑漆漆的破旧衣服,上面的几个大补丁十分明显,脚上穿着一双鞋底已经被磨平了的解放鞋,很是寒酸。

    那杨三看着方文岐问道:“嘿,刚才是你说要拉货吗?”

    方文岐还回头往后看,然后转过来一脸纳闷。

    杨三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又问何向东:“小孩,刚才是谁在这里说话?”

    何向东也学着师父那样回头看。

    “别看了,叫的就是你。”杨三喊道。

    何向东一指自己问道:“我呀?”

    杨三道:“废话,不是你是谁啊,这里还有谁是小孩。”

    何向东却是笑了,说道:“问我得给钱啊,20块钱一个问题。”

    “什么?”杨三瞪大了眼。

    何向东笑道:“问问题收钱,你已经问了一个了,给20。”

    杨三当时就怒了,一撸袖子,骂道:“好你们这一老一少啊,堵上门来戏弄我来了啊,今天不把你俩打出绿屎来,你们都不知道韭菜是什么色的。”

    何向东当时就笑出来了:“这老头儿真会打比方啊。”

    见人家真发怒了,方文岐也不开玩笑了,大喝一声:“杨三儿,好好看看我是谁。”

    杨三儿眼睛当时就瞪大了,死死盯住了方文岐那张苍老的脸庞,迟疑道:“你是……是……方岐……”

    方文岐连连点头,激动道:“是我,三儿是我。”

    “哎呀。”杨三儿赶紧小跑上前,一把抓住了方文岐的手,叫道:“方岐,真的是你啊,真的是你,我……我的天,真是你,你怎么会来找我了?”

    方文岐一点不怕杨三儿身上的脏,一把抱着了这位老兄弟:“哈哈,杨三儿,哥哥想你啊,哈哈……”

    杨三儿挣脱了方文岐,拉着方文岐进房里,说道:“来来来,快进来,进来坐。”

    方文岐和何向东进到房子,见房间里面更是脏乱差,杨三儿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用脏兮兮的袖子抹了抹桌子,说道:“我给你们倒水去啊。”

    方文岐赶紧拉住了他,说道:“行了,别忙活了,快坐下吧。”

    “哎。”杨三应了一声,就地拿过一条破凳子坐了下来。

    方文岐问道:“三儿,你这么些年都在做什么啊?”

    杨三摆摆手苦笑道:“不说了,我都怕你笑话我。”

    何向东突然插了一句嘴:“真的啊?”

    杨三看他一眼,然后无奈点点头。

    何向东突然兴奋了,催促道:“那还等什么,快说说吧。”

    “去。”方文岐呵斥了自己徒弟一声。

    杨三瞪这小孩,问方文岐:“方老头,这是孩子你孙子啊?”

    方文岐笑道:“这是我收的小徒弟,来,东子叫人。”

    何向东也很恭敬喊道:“三儿好。”

    杨三眉毛当时就立起来了:“嗬,这倒霉孩子。”

    方文岐没好气道:“别淘气,好好叫人。”

    “哦。”何向东闷闷应了一声,叫道:“杨三叔好。”

    杨三应了一声,又问道:“方岐啊,你怎么突然想着来找我了。”

    方文岐说道:“找你说相声啊。”

    “啊?”杨三惊讶不已。

    方文岐又道:“你杨三郎君当年在天津相声界也算的上是一位人物的啊,怎么?这么些年不说相声功力不会都荒废了吧。”

    杨三苦笑道:“建国后这么些年一直都是在蹬三轮,摇煤球,相声是没怎么再说了。”

    方文岐也叹了一口气:“是苦了你这个大少爷了。”

    杨三也是苦笑摇头。其实他家在旧社会在天津有一家曲艺园子,家里头挺富裕的,杨三也爱这些曲艺,经常向园子里面这些艺人学艺,一来二去倒是真学了不少本事。

    尤其是相声,杨三的相声虽然是没有正式拜过师的,但是说的也是非常棒的,方文岐曾经到天津说过一段时间的相声,那时候就是和杨三搭档的,两人交情非常不错,那个时候方文岐的师父都还没正式拜师,方文岐也没艺名还是叫方岐。

    再到新中国成立了,这种旧社会的糟粕园子都被封了,像杨三父亲那样的园主戏霸也被打倒了,要说杨三父亲有没有欺压过艺人,答案是有的。

    那个年代屁股底下很干净的园主基本没有,就像后世的娱乐公司经纪公司的老总,谁敢说自己没有欺压过自己旗下的艺人,谁又敢说自己没玩过潜规则。

    当然杨三的父亲倒也没有罪大恶极,后来也被判了关了几年。而杨三也因为家庭原因,艺术水平很好的他也没进专业团体,家财也被没收了,也没什么别的谋生手艺,就一直是蹬三轮摇煤球为生了。

    再到了动.乱的时期,这对昔日的戏霸父子也一下子被打倒了,日日批斗,遭了不少罪,杨三的父亲也死在其中,他自己也落下一身伤痛。那时候的方文岐也遭了大罪,后来就四处逃亡,也没了这个老友的消息,这次又回到天津没想到这位昔日的老友竟然还在。

    杨三道:“别什么少爷不少爷的,我现在就是一个混饭吃的糟老头子。”

    方文岐也叹了一声,说道:“大家都一样,都是糟老头子,我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些年也一直撂地卖艺,唉……”

    杨三露出了同病相怜的苦笑。

    方文岐说道:“三儿啊,要不还是去说相声吧,你现在年纪也大了,再做这种体力活吃得消吗?现在有家小剧场需要有实力的相声艺人来搞旺他们,以你的实力绝对可以啊。”

    杨三也眯起了眼,似是又回忆起当年那段意气风发的岁月,半晌后,他才默默叹了一口气:“相声,我还能说相声吗?”

    方文岐紧张问道:“三儿,你几十年你不会都没练功吧,不会把相声这门手艺给废了吧。”

    杨三道:“那倒没有,这些年我尽管没有说相声了,但还是日日练功,从来不曾废过,你也知道我爱相声。”

    方文岐也放了心了,说道:“没废了就好,这么多年没和观众接触问题也不大,说几场就掰回来了,行吧,你赶紧收拾收拾,咱去剧场看看,然后赶紧对对活,咱这回搞个大的。”

    杨三突然说道:“等会儿,去了剧场你说了算我说了算啊?”

    方文岐理直气壮道:“当然我说了算啊。”

    “凭什么呀。”杨三瞪起了眼。

    方文岐一把拉过了何向东,说道:“我都不跟你比,你能赢过我这九岁的徒弟,就你说了算”

    “嗬,够横啊。”杨三道。

    “嘿嘿。”何向东露出了憨厚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