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十八章 学唱戏
    瞧见观众的反应,方文岐才恍然大悟道:“噢,我说的不对啊?”

    何向东道:“这不是废话么,马三立先生是说相声的,马派老生是马连良先生创立的。”

    方文岐道:“哦,这样啊,那你给我们学学这马派的老生呗。”

    何向东道:“那好我唱十老安刘里面淮河营里面的一小句给大伙尝尝。”

    “好。”方文岐带头叫起好来,台下几位老头老太看人孩子不容易也鼓起掌来。

    何向东拿起桌上的折扇,往后退了几步,学着老生晃步走出来,待到台前,这一开嗓,顿时就给现场震住了。

    “此时间不可闹笑话,胡言乱语怎瞒咱?在长安是你夸大话,为什么事到如今耍奸滑?左手拉住了李左车,右手再把栾布拉。三人同把那鬼门关上爬啊啊啊啊”

    “好。”方文岐大喊一声,带头给何向东叫好。

    现场先是静了一下,然后才爆发热烈的叫好声,谁都没想到这个跟桌子一般高的孩子竟然能唱的这么有味,简直绝了。

    连角落头的那小老头眼睛里也迸发出光彩来,吃惊地张大了嘴。

    相声里面所有唱的部分都叫柳活儿,这是何向东这些年专攻的部分,他会的可不仅仅是太平歌词,戏曲,大鼓,坠子,十不闲,小曲小调都能来,祖师爷赏了这孩子一副金嗓子,再加上学的也刻苦,所以唱功相当了得。

    当然吃惊的还有后台的白凤山,他也是唱老生的,可是何向东这一嗓子也把他震住了,这九岁的小孩子唱的是真好啊。

    想看这对师徒是不是有真本事的,白凤山自然是不能缺了席的。林正军也站在白凤山身边,问道:“怎么样?”

    白凤山点头道:“在这个岁数能唱成这样,相当厉害了。”

    林正军却道:“方先生唱的才是好,那柳活儿可是一绝,人家父亲也是唱京剧的,母亲是唱评剧的,他是出生在戏曲世家的,只是后来说了相声了,但是人家唱戏那是相当厉害。”

    白凤山点点头,对台上这对师徒多了一点信心和兴趣。

    方文岐又问:“你京戏唱的不错,评剧能不能来?”

    何向东得意道:“京戏我都算是外行,评剧我可是内行,人家评剧界都送我一个外号呢。”

    方文岐好奇道:“叫什么。”

    何向东一拍胸脯,掷地有声道:“马三立第二。”

    “去。”方文岐没好气喝了一声。

    台下就没有不乐的,那个坐在角落的老头也连连点头,不由得多看了何向东几眼。

    何向东笑笑道:“其实那都是玩笑话,我的真实外号叫小侯宝林。”

    方文岐赶紧拦他:“别胡说八道啊。”

    何向东还在说:“还有小小蘑菇、小二蘑菇、小三蘑菇”

    瞧何向东越说越不像话,方文岐赶紧捂这小孩嘴,见何向东消停下来才说:“好嘛,这一下子侯家马家还有常家那一堆蘑菇都让你给得罪了。”

    台下那老头也轻笑,自语了一声:“小三蘑菇,呵呵”

    何向东正经道:“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们给大伙正经唱一句评剧,就来一句啊。”

    方文岐问道:“来一句什么啊?”

    何向东道:“秦香莲里面包公的那一句,驸马爷近前看端详,咱爷俩一人唱一半怎么样?”

    方文岐问道:“我也得来啊?”

    何向东点头笑道:“对啊,你可不得来嘛。”

    方文岐却道:“可我也不是马三立第二啊。”

    “第三,第三,您第三。”何向东连道。

    方文岐却是瞪大了眼,道:“感情我还排你后头啊?”

    何向东继续出主意道:“要不你叫小侯宝林第二,小小蘑菇第二”

    “哎哟,行了行了,我唱我唱,别第二第三了。”方文岐也是被这孩子弄怕了。

    台下观众也看的很有味道,一点不厌烦。

    “来了啊。”何向东瞪眼凝眉,使出包公的相儿来,唱道:“驸马公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

    唱腔老道、行腔流畅、韵味醇厚,走的是白派的唱腔。白派唱腔不以花腔俏皮调取悦观众,而是婉转低回,含玉吐珠,非常有韵味,也是评剧各派唱腔之首。

    见台上这小孩唱评剧也如此了得,台下观众掌声立马就向起来了,叫好声连连。

    待到方文岐接着唱了,他也没二话,何向东话音刚落他便接了上去,这一开口就知道是不是行家了:“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子良心丧,逼死韩琪在庙堂。”

    掌声暴动,观众都听傻了,这老头唱的也太棒了。

    最后一句是两人合唱:“将状纸压至在了某的大堂上,咬紧了牙关你为哪桩?啊啊啊”

    这一老一少,一嗓音老道悠然,一清亮童子音,配在一起简直绝了。而且这二人唱戏的时候都是配合着表情身段来的,而不是站在舞台上干巴巴唱戏。

    方文岐是从小唱戏,各路戏曲身段都烂熟于心,炉火纯青,他对徒弟的教导也不仅仅停留在唱功上,连身段表情这些都要教。

    换句话说,这爷俩只要把这大褂一脱,换上戏服是能直接登台唱戏的,身兼多行,很了不得。

    “好。”观众都站起来鼓掌了,那些个老头老太都叫好声连连。

    何向东和方文岐连连鞠躬表示感谢。

    后台白凤山缓缓吐出一口气,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爷俩就这唱这一句就知道评剧的造诣低不了了。

    他们班子偶尔也唱点评剧,但一听就知道完全不是人家对手,而且前面何向东一句马派老生也把他惊住了,徒弟都唱的这么好,师父岂能差的了。

    “如果他们相声不行,留下来搭班唱戏可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白凤山眼珠微动,打起了这个主意。

    林正军得意地看了白凤山一眼,说道:“老白,怎么样,我说了人家是个好角儿了吧。”

    白凤山笑笑,没有回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