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十四章 倒在追梦路上的男人
    因为小胖子送给他的是一只鸡,还是拔过毛的,还很肥。

    何向东差点没哭出来,送给人家女孩子好几十块钱,给自己就这么一只破鸡,还是生的。

    小胖子说道:“你不是有一门从东汉传下来的手艺么,盖世无双叫花鸡,曹操还派百万大军抢过呢,所以我就送你一只鸡啦。哦,对了,我这里还有盐,还有荷叶,我都带来了。”

    这回何向东是真的哭了:“你一定是玉帝派来逗我的。”

    小胖子看着他,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

    “哈哈……”田佳妮都快笑岔气了,说道:“这……这就叫嘴贱……哈哈……叫你骗人……哎哟喂。”

    还能怎么着呗,有吃的就不能浪费,这是何向东为人处世的第一原则,他立刻换了心情,喜滋滋地处理起了这只生鸡。

    浸荷叶、抹盐,再把葱打结塞到鸡肚子里面,和泥,荷叶包好鸡,再抹上黄泥,生火,闷烤。

    三个小孩眼巴巴等着,熟了之后,分食,不过却是吃的没滋没味,连嗜吃如命的何向东也是如此。

    吃完之后,小胖子也要走了,他说他不想看见何向东和田佳妮离开。田佳妮也回赠小胖子一本京韵大鼓剑阁闻铃的曲谱,小胖子反正也看不懂,纯粹是留个纪念。何向东也回赠了一个非常宝贵的东西,就是他的盖世无双叫花鸡的做法。

    在小胖子走之前,何向东还再三嘱咐,这份秘方绝对不能泄露了,自东汉三国一千多年来可就穿了这么一支,是打死都不能泄露的。

    小胖子也很郑重地把菜谱折好放在内衣口袋里,赌咒发誓这秘方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连老爸奶奶都不会让他们知道。

    何向东很欣慰。

    田佳妮很奔溃。

    待到小胖子走后,这小溪边也只剩田佳妮和何向东两个人了,流水潺潺,斜阳见分晓,斑驳树影撒落在身上。

    坐在石头上的田佳妮问道:“哎,人家大石头送了我那么多钱,你打算送我什么啊?”

    何向东笑笑,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对用棉布袋子包好的黑色水煮玉子,说道:“这对玉子是我在学太平歌词的时候师父做来送给我的,这些年我唱太平歌词一直是用它,现在送给你了。”

    田佳妮接了过来,在手里翻看,又对何向东说:“再给我唱段太平歌词吧。”

    何向东笑着问道:“好啊,唱什么?”

    “就唱你第一次给我唱的《文王卦》吧。”

    “好啊。”何向东拿回玉子,也没起身就坐在田佳妮身边,打了一串花点,然后回到正常板眼,唱道。

    “乾坤大来日月长,开天辟地有阴阳。

    三皇五帝传流下,千古渔樵话兴亡。

    昔日里有了一个姜吕望,渭水河边钓文王。

    龙驹辗拉起了姜丞相,周文王为国就访忠良。

    连拉了八百单八诸,全凭着,文王八卦算个阴阳……“

    田佳妮歪着脑袋看着听着何向东的演唱,还是那么走味儿,这曲子应该是能听一辈子不厌烦的。

    何向东再唱:“算了算,星星月亮就在天上。”

    “算了算,田里的庄稼就属高粱长。”

    “算了算,女孩就属佳妮最爱哭。”

    田佳妮顿时笑出声来,又想到那日的窘境。

    “算了又算,男孩就属何向东最聪明。”

    “呸,不要脸。”田佳妮大声喊了出来,又大笑,突然又哭了。

    “算了又算,佳妮非要嫁给何向东。”

    田佳妮却没有回话,再看她已经是满脸泪水,这些日子的积蓄感情在这分别的一刻终于迸发出来了。

    何向东也哽咽了:“算了又算,佳妮一路得要平安。”

    “算了又算,佳妮日子要过的舒心。”

    “算了又算,佳妮以后能成大角儿。”

    “算了又算,佳妮每天能吃叫花鸡。”

    “算了又算……算……算了又算,大家都要过的好好的……”

    ……

    田佳妮最终还是走了,和师父柏强一起走的,同行的还有范文泉和郭庆,方文岐和何向东一起到县城里面的车站送他们。

    何向东一直没说话,一直到田佳妮走了没说话,待到汽车远行之后,他才颓然坐在地上,拿出田佳妮送他的一根鼓签,默默无语。

    方文岐上前搂住了何向东的脑袋,让其靠在自己的腿边,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些年东奔西跑是苦了这孩子了,伤痛离别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此去经年,相逢不知在何载了,但愿大家一切都好吧。

    下午,黄华来了,方文岐跟他搭档了有两年了,这次去天津也是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前去。

    有些日子没见,黄华显得有些憔悴,胡子也没有刮,嘴里叼着根烟,止不住地吞云吐雾。

    方文岐也没催他,这都是要他自己要做决定的,他也只是静静的看着。

    过了许久,黄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方老哥,我决定不说相声了。”

    方文岐眼眸微微一凝,问道:“为什么?”

    黄华苦笑:“钱,因为没钱,我女儿大了,也要上学了,父母年纪也大了,家里方方面面都要钱,可是我说相声连吃饭钱都挣不来。”

    方文岐也沉默了。

    黄华狠嘬一口烟,最后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碾上了一脚,叹道:“我很爱相声,从小就爱听,可以在广播里面一宿一宿地听,我真的爱相声,长大了我也报考过曲艺团的学员班,可是考不上。”

    “但是我没有死心,我去那些曲艺名家相声大师家里拜师学艺,可是他们都不肯收我,说我天分不够。我知道我笨,也没有天分,但是我相信勤能补拙,我开始一整天一整天的练贯口,练身段,练快板,没人教我就偷学,趴在人家院墙上偷看,打我我也不走,一天一年十年,我就一直这么过下来。”

    “我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让我一直能说相声就好,可是我却连饭都吃不饱,到了三十岁连老婆都讨不到,后来还是父母花了半辈子积蓄才算是给我娶了个老婆,也算是有了个家。”

    “我老婆在纺织厂工作,家里的开支都是她赚来的,我就是街坊邻居的笑话。呵,这两年要不是方老哥你带着我,我连自己饭钱都挣不出来。我喜欢相声,可是相声却不能当饭吃,现在我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其实我知道她一直是看不起我的。”

    “我已经自私了半辈子了,我不能在这么自私下去了,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再为我的爱好受苦了,我真的不是这块料,我决定再也不说相声了,再也不说了,不说了……”

    两行浑浊的泪水从黄华的脸庞滑落。相声这一行实在是太难了,也太不好干,80年代相声还算是火的,可是民间艺人还是连饭都吃不饱,到了九十年代相声市场就消失了,除了拿工资的,其他人都活不下去。

    方文岐默默叹了一口气,起身从里屋拿出叠好的一件黑色大褂,那个幽默风趣充满激情的男人却被现实逼成了这样,他说道:“你不是一直求我给你做一件大褂嘛,我做好了,不管你以后说不说相声,我都希望你一切都好。”

    黄华接过大褂,把脑袋深埋进大褂里面,嚎啕大哭起来。相声是他半辈子的梦想,而今天……这个梦终于碎了。

    他也终究倒在了追逐梦想的道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