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十五章 满汉全席
    白事会表演完毕,观众反响很热烈,笑声叫好声就没停下来过,足可以见方文岐和范文泉这两位先生的相声功底。

    两老头下场休息,两小孩上台。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满汉全席》,表演者郭庆、何向东。”

    两人出场,观众一看又是这俩小孩,掌声顿时就热烈起来了,叫好起哄声不绝。要是普通孩子见到这场面怕是要被吓到了,幸好这两个孩子都是吃过见过的,不怵场面。

    两人踱着步子,走到台前,何向东站在桌子里头,侧着身子斜斜看着桌子外头的郭庆。

    郭庆微微一笑道:“前面是我们的师父给您诸位说的《白事会》,接下来是由我们哥俩来给您诸位说段相声,在场的观众对我们都不太熟悉,先做个自我介绍。”

    何向东捧道:“得介绍介绍。”

    郭庆说道:“我叫郭庆,站在我旁边这位叫何向东,我们俩都是相声界的小字辈,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说的不好的地方您多担待。”

    何向东道:“您多担待。”

    说完,两人一鞠躬。

    观众倒是非常热情,给予了热烈的掌声,今夜观众也兴奋,又有在下面喊的:“小孩,你多大啊?”

    郭庆眉头微皱,没有答话,继续说自己的:“大伙儿来其实不是来捧我们哥俩的,是来听相声的,爱的是相声。”

    “这话对。”

    郭庆一指何向东,说道:“刚才介绍过了,这位是何向东,是我的师弟,他的师父和我的师父是亲师兄弟。”

    何向东一点头,道:“对,师出同门。”

    郭庆一笑,道:“师弟啊,咱们也好不容易见上一面,我得请你吃顿饭啊。”

    何向东倒是有些受宠若惊,问道:“哟,师哥您太客气了,吃什么啊?”

    郭庆问道:“羊肉爱吃吗?汆羊丸子。”

    何向东赶紧点头道:“爱吃啊,羊肉好吃啊。”

    郭庆道:“那可不嘛,正经羊身上下来的肉啊。”

    何向东惊讶问道:“这里头还有不正经的羊啊。”

    观众笑,包袱响了。

    郭庆看了何向东一眼,没想到这没对过的包袱还真被他接住了,然后他继续说道:“就是好羊肉啊,七分瘦三分肥,加点葱末加点姜末,香油、味精、酱油调成汁,特别香,汆出来的丸子就都跟足球鞋那么大。”

    何向东瞪大了眼:“啊?足球鞋?有这么形容的吗?”

    郭庆还老神在在地说道:“很有食欲啊。”

    何向东一挥手道:“我都没听说过。”

    观众都被逗乐了,这包袱不错。

    方文岐和范文泉两个人站在进场门那里看着这俩孩子的表演,毕竟是比赛,总得看看这俩孩子的表现吧。

    范文泉笑着对方文岐说道:“师哥你还别说,东子捧得不错啊。”

    “恩。”方文岐应了一声,没有多话,他心里却犯起了嘀咕,自己徒弟自己最清楚,这孩子平时状态不这样,挺活泛的,今天怎么这么谨慎,这是怎么了?

    台上的相声表演还在继续,郭庆继续道:“那行,咱们约一下明天凌晨三点在北京八宝山那里,我请您吃汆羊肉丸子。”

    何向东吓一跳,急忙说道:“哎哟,那我可去不了。”

    “怎么的?”郭庆还问了一句。

    何向东瞪大眼珠子道:“凌晨三点,八宝山啊,你是请我吃饭,还是请里头那些住户吃饭啊?”

    郭庆摇头一笑,道:“不吃算了,烤鸭吃不吃,正宗的北京烤鸭。”

    何向东赶紧点头,道:“这好。”

    郭庆介绍道:“北京最出名的两家烤鸭店,一个叫便宜坊,一个叫全聚德,全聚德是皮脆肉嫩,焦香扑鼻,便宜坊皮肉是软韧如纸,是细腻动人,您爱吃哪个?”

    何向东道:“我都行啊。”

    郭庆道:“这样吧,全聚德好不好,酥脆的更香。”

    何向东点头道:“行啊。”

    郭庆道:“烤鸭有皮有油有肉,那小荷叶饼一卷,搁上点葱丝黄瓜条,再来点秘制的酱料,一卷那味道绝了。”

    何向东应了一句:“是啊。”

    郭庆继续说道:“各位,吃烤鸭没有说我吃一只半只,半斤八两的,都是说卷,拿荷叶饼一卷,吃几卷。师弟啊,你能吃几卷。”

    “我呀。”何向东舔舔嘴唇,道:“我能把全聚德的养殖基地吃破产了。”

    观众都笑。

    郭庆说道:“嗬,那可不够你吃的。”

    何向东问道:“那怎么办呢?”

    郭庆回答:“烤鸭不够饼来凑呗,这样,我让全聚德拿二百斤面给你烙一张大饼。”

    何向东张大了嘴:“啊?这么多面得要多少烤鸭啊?”

    “不多。”郭庆伸出右手食指,左手一指指甲盖,道:“就这么点烤鸭。”

    何向东道:“这我干吃饼啊?”

    郭庆的相声特点就是不快不慢,不慌不忙,包袱也是平铺垫稳来的,台风也很潇洒,落落大方,帅卖怪坏里面有点帅的意思,足可以见他多年演出的功底,这也是个好苗子。

    但就这段相声而言,其实并没有让观众乐的不行不行了,当然相声是能逗乐,但并不是说每段相声都能让观众笑趴下,更不是说只有让观众乐的不行才是好相声。

    像《满汉全席》这段是比较偏向于文哏类型的,主要还是介绍各种美食,尤其是正活部分里面是一大段贯口,报菜名,非常具有观赏性,也非常考验相声演员的功底。

    垫话儿垫的差不多了,郭庆也准备入活了,他说道:“这些您都不吃,那我只能请您吃顿好的了。”

    何向东问道:“什么好的啊?”

    郭庆掷地有声道:“满汉全席,南北大菜。”

    何向东道:“嚯,这里面都有什么啊?”

    “有什么?您瞧好了吧。”郭庆面色一正,贯口张嘴就来:“有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背贯口也叫背趟子,讲究的一气呵成,越来越快,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背得好不好就能看出来这个演员的基本功扎不扎实。

    观众看到这小孩背大贯口,也提着一口气,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背的下去,见郭庆一点问题没有,语速是越来越快,咬字也是非常清晰,观众顿时掌声大震。

    何向东不禁也拿自己跟师哥一比,这要不说人家是多学几年呢,这贯口背的果然没自己强啊,啧啧。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氽丸子、葵花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从红丸子往后是这段贯口里面最快的一部分,郭庆两眼珠子直瞪,额头上也冒出汗珠了。

    当然观众的叫好声也非常热烈。

    “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儿、烩散丹、油闷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汆活鲤鱼,是板鸭筒子鸡。”郭庆一顿:“这就吃不了了。”

    “怎么啦?”何向东还问了一句。

    郭庆道:“我忘带钱了。”

    何向东一推郭庆,道:“我去你的吧。”

    两人鞠躬下场,观众大声叫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