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十三章 张公道劝善
    何向东退到后面,方文岐站好,说道:“再接下来是张公道劝善,也叫百日图,也叫公道老爷劝善歌,这个需要配上竹板唱,来,郭庆,孩子快过来。”

    范文泉也赶紧招手,师兄就这点好,能提携后辈的机会就绝对会让出来。

    郭庆也赶紧拿出板来,小跑上前,这竹板还是为他等会唱快板准备的呢,他在方文岐身边站了下来。

    方文岐向观众介绍郭庆,道:“这孩子是我们这里竹板打的最好的,这小孩年轻的时候在丐帮干过宣传工作。”

    观众都笑了,郭庆也被逗乐了。

    “来,孩子别乐,快打板。”方文岐吩咐道。

    郭庆也不含糊,竹板是一手五块板,一手两块板,拢共七块板,他拿起来就打了一串花点,还别说,打的很不错。

    观众掌声也响。

    方文岐点头道:“还别说,人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啊。”

    “吁……”观众起哄。

    “好了孩子,别打花点了,我们这要开始唱了。”方文岐又说了一句。

    郭庆这才把板眼恢复正常。

    咵哩玲玲咵玲玲咵,咵哩玲玲咵玲玲咵……

    方文岐右手一指,张嘴就唱:“混沌初分实在难晓,谁知道地多厚天有多么样儿的高,日月穿梭催人老,又争名把利捞,难免死生路一条,八个字造就命也该着。”

    何向东和范文泉和了一句:“八个字造就命也该着。”

    方文岐再唱:“树大根深要扎稳牢,人受这个教调武艺高,井掏三遍吃甜水,劝明公你们忍为高,千万别把这个小人学,小人他过河就拆桥。”

    何向东和范文泉再和一句:“小人他过河就拆桥。”

    方文岐继续唱:“走过了三川六水大海大江,看惯了灯红酒绿世态炎凉。争什么多来,论的什么少。充好汉,逞刚强,金银财宝梦黄粱。倒不如来听段相声开心笑一场。”

    方文岐拱手唱道:“愿诸位你们招财进宝,喜气洋洋啊。”

    “好……”掌声暴动,还有人起立鼓掌的,这在小剧场很少见的。

    台上几人连连鞠躬谢观众。

    方文岐说道:“开场小唱就到这儿了,后面还有精彩的节目,您诸位今晚好好乐呵乐呵,谢谢诸位,谢谢。”

    又是一鞠躬,演员都退场。

    《张公道劝善》唱的是劝导各个行业的人忍让向善的,有当官的、读书的、做买卖的、行医的、穷人、富人、做鬼的、做畜生的、做神仙的,等等,篇幅很长,方文岐也是截了一小段唱了一下。

    传统相声里面是有劝人向善的曲子段子,但是都是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唱出朴实的普世的价值观,而不像后世那样批评这个社会现象,骂这一类人那一群人的,倒不是说这样不行,批评社会乱象是应该的,但不能为了批评而批评,经常是强行把相声提高到一个道德高度,好好一个节目也弄拧了,让人看了尴尬癌都犯了。

    相声从一开始就是一门逗乐的艺术,让大家哈哈一笑就行了。相声没有那么大的作用,给不了你车,给不了你房,让你听段相声哈哈一乐,忘记忧愁事,第二天开开心心去上班,这就是相声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学校老师会教育人,家里家长会教育人,社会上领导会教育人。文学会教育人,影视会教育人,音乐会教育人,那么多东西都会教育人,干嘛非让每段相声也都要有教育意义,有社会价值呢。放过相声吧,它能让人开心一笑缓解情绪,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不至于立马粗脖子红脸,这就是减少了许多社会矛盾了,已经很牛.逼了。

    演员退场,林正军上台,他很激动啊,这个小剧场办了也有几年了,从来没有哪一天有今晚人气这么高,果然不愧是他的偶像方文岐出马啊,简直绝了。

    这位话也不多说,只是报个幕而已:“下面请您诸位欣赏快板《同仁堂》,表演者郭庆。”

    观众鼓掌,郭庆出来,观众一看是那小孩,叫好声就响起来了,大伙儿都对小孩子的表演有非常大的兴趣和热情。

    郭庆也不多话,打板就说,节奏非常明快,这孩子吐字也清。

    “同仁堂开的本是老药铺,

    先生就好比神手自在王。

    药王爷就在当中坐,

    十大名医列两旁。

    先拜那药王后拜你呀,

    你是药王爷的大徒弟。

    药王爷他本姓孙,

    骑龙跨虎手捻着针。

    内科的先生孙思邈,

    外科的先生华佗高。

    孙思邈,医术高,

    三十二岁保唐朝。

    正宫的娘娘得了病,

    走线号脉治好了……”

    《同仁堂》是高派快板的代表作,高派指的就是高凤山先生创立的快板流派,高派快板的特点就是吐字清晰,语言俏皮,节奏鲜明,气势流畅,唱段紧凑,一气呵成,板槽极稳而又富于变化,在说逗方面也很有特点。

    范文泉的快板主要是跟着高凤山先生学的,也是拜过师的,是高派的快板传人,相声行内管拜了两个老师的叫“一马双跨”。

    “打的这个‘陈皮’流鲜血啊,

    鲜血甩在‘木瓜’上。

    大苏丸,小苏丸,

    ‘胖大海’滴溜圆,

    ‘狗皮膏药’贴风寒。

    还有这一全丸、二顺丸、

    三清丸、槟榔四消丸、

    五虎丸、六神丸、

    七真丸、八宝丸、

    九龙丸、十全大补丸。

    我有心接着药名往下唱,

    唱到明年唱不完。”

    郭庆天分也高,快板打的很不错,看来平时也没少下功夫,而且说的也好,节奏明快,一气呵成,观赏性很强。

    观众也连连叫好。

    郭庆一鞠躬,下台了。

    林正军再出来报幕道:“接下来请您欣赏太平歌词《饽饽阵》,表演者何向东。”

    主持人退场,何向东便走出来,他是穿惯了大褂的人,而且出场的时候永远是用一只手提着大褂的下袍离地一寸,这不是相声规定的出场方式,而是戏曲界撩袍端带出场,传统的大褂是有点长的,堪堪触碰到地面,提起一点一方面是好看,另一方面也是干净。

    何向东年纪虽小,风范却是十足,气场也是强大,有相声前辈说过看一个相声演员值多少钱都不用看他表演,只要看他往台上一站那范儿,就可以知道了,很显然何向东是值银子的。

    观众一看是前面那个唱功很好的孩子,掌声立马就响起来了,还有人看何向东是个孩子,心下欢喜,就想要逗弄一下,有在喊的:“小孩,你多大了啊,你爸妈呢?”

    何向东哪会怕这点场景,他直接来了一句:“别起哄啊,起哄你小伙子都找不着对象。”

    喊得那人又搭了一句:“我已经有对象。”

    何向东也喊道:“那你小心你老公跟人跑了。”

    那人急了:“我男的。”

    观众都笑,真有意思。

    ps:建个读者群,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加一下,我也在里面,5515745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