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三十五只纲吉
    红色的火焰从指间飞起, 顺应着主人的心意在空中打一个旋。指节分明的手一个响指下去, 这团火焰便乖乖地凝聚了回来。

    乖巧依附于主人手臂上的火焰不安分的扭动着, 而后抽条, 随着主人的手势欢快地流动在手指之间。

    一旁的沢田纲吉已经睁大了眼。

    十束控制着火焰回到体内, 略有些得意地看向纲吉。

    "总之,就是这样, "他说道,"如果小纲经常这样练习的话,就能好好控制自己的力量哦。"

    末了他笑眯眯地附上一句,"大概。"

    纲吉苦巴巴的点点头,蹲到一边也学着十束张开了手。

    无事发生。

    身边蹲下一个小小的身影。栉名安娜蹲在他身边,那双红到澄澈的眼中倒映出他颓丧的身影。

    "呀, 安娜酱。"他有些涩然地打着招呼, 为自己在女孩面前的废材样感到略微的不自然——出于某种可怜的小男生的心理,他总希望自己在女孩面前的形象是好的。

    栉名安娜抬眼看了看纲吉,又将视线转回到他伸出的手上。

    沢田纲吉急急把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手收回来。

    手指收合的瞬间,先前怎么也无法出现的火炎蹭的升起了。

    同样升起的是安娜瞬间变的闪闪发光的眼睛。

    纲吉尽力学着十束先前教给他的技巧,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上。他摊开手,火炎乖巧地蹲在手心。

    [很好!]他给自己鼓着气,进一步尝试着将手中的火炎拉条。小小一团火炎扭扭曲曲地站起来,比起十束手中流畅而顺滑的火焰,这团金红色的火炎不仅外表颜色看起来与其略有不同, 抽条后也是歪歪扭扭并显得有些……胖的。

    没关系。纲吉安慰自己,这可是他第……

    在内心默默数了数练习的次数之后纲吉面条泪地坚信现在还不能熟练地控制火炎是他练习的次数还比较少的缘故。于是他继续将注意力放回手中, 控制火炎凌空绕着手指转圈圈。

    矮矮胖胖的火炎跳动了好久才终于绕着纲吉的手指转了一圈。

    "三日月你看!"纲吉激动地扭头看向吧台三日月的方向。

    原本正在同草薙出云进行着友好交流的付丧神转过头来,看到的就是满头大汗的主君手捧着火炎欣喜的呼唤自己的情形。

    他仔细看了看,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哈哈哈主君做得非常棒哦。"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微妙的感觉到自己被当做小孩子夸赞的纲吉挠挠头,难掩从心头升涌的被重要的人夸奖后的欣喜。

    "耳朵 ,红了。"

    蹲在他身边的安娜说,眼中带着点对这个人为什么耳红的好奇。

    沢田纲吉转回头的动作僵了僵,盯着安娜看了半晌无果后挫败地重新将注意力转回手上开始新一轮的练习。

    ——

    距离上次勇闯七釜户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一个星期,除去在医院疗养那几天,纲吉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探究自己身上的火炎上面。

    据十束多多良猜测,纲吉也许是一个超能力者,或者说是被他们称为权外者的存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在再三询问他以前是否有使用或感受到火炎并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们进一步猜测纲吉由于某种原因以前一直没有被发掘出自己的能力。

    但是只有纲吉知道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此也不知晓这个世界的规则在自己身上是否适用。

    所以他乖乖坐在病床上听十束分(瞎)析(扯)的时候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觉得十束的分析头头是道。

    不管如何,在第不知道多少次因为手中突然冒起来的火炎糊了一锅饭后,三日月宗近为苦恼的少年主君给出了建议,于是次日纲吉就诚心诚意地向看起来十分精通这方面的人们——吠舞罗一行人求助了。

    最先教导他的是乐于助人的好少年八田美咲。一向是直觉派的他对着纲吉也只能说出"就是砰一下火焰就出来了,呼啦一下就跟着你想的那样做了"之类的话语,然后独自快快乐乐地在纲吉面前演练了一下午。

    然后是被八田美咲拉来的伏见猿比古。好不容易被打动的少年还没说话,身边的八田就又开始了自说自话的教导。于是在脑边蹦出好几个十字路口之后,这个当了不到两分钟的老师就只给了纲吉一个烦躁的背影。

    也有其他人热心地来教导纲吉,但结果都并不如人意。

    最后被吠舞罗推选出来指导纲吉的人是十束多多良。

    事实上如果只评价对火焰的控制能力,整个吠舞罗十束敢称第二就无人称第一。

    但先前几日纲吉和吠舞罗其他人学习的时候这位同纲吉最为熟悉的吠舞罗三当家并没有出面,而是在纲吉几乎将整个吠舞罗的脸都认齐之后才慢悠悠地溜达过来。

    他笑眯眯地从其他人手上接过了教导纲吉的任务,嘱咐纲吉每天到Homra学习如何控制火焰。

    于是出现了方才那一幕。

    好在沢田纲吉不是一个人在奋斗,直到他腿都蹲麻了一旁的栉名安娜也还专心致志地盯着他。

    每当他手上冒出火花的时候,她就会小小的张开口惊异地看着或大或小的火花,并且看起来对此乐此不疲。

    再一个下午的努力之后,纲吉手上看起来苗条一些的火炎先生终于委屈巴巴的把自己连成了一个圈,并慢悠悠地随着主人的心意转动起来。

    沢田纲吉收回火炎,擦了擦自己的满头大汗。

    恰好和草薙交流完毕的三日月一直注意着自己的主君,见此情状笑着举了举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茶杯并询问纲吉,"要来一杯茶吗,主君?"

    在纲吉起身向三日月宗近走去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声响起来了。

    店内的人们往门口看去,出现的是一个带着兔子面具的人。

    几乎整只都炸起毛来的八田说出了来人的身份:"兔子。"

    这个身穿严肃的黑色军装却带着可笑兔子面具的人在环视屋内一圈之后先是朝稳坐如山的三日月和他身后的草薙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锁定在孤零零站着的纲吉身上。

    "先前已向阁下递交会面帖,"他没有走进赤族地盘的核心,只是遥遥朝纲吉说道,"御前派遣在下迎接阁下前往一叙。"

    纲吉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三日月。老爷爷恍若不知地低头吹了吹浮在茶汤上的茶叶,安安静静地喝起了茶汤。

    "我知道了,"纲吉思索之后回答了兔子,而后再一次将目光转向三日月宗近。

    这一次老人家放下了他的茶碗,藏着新月的眼眸宽容而信任地注视着纲吉。

    原本还有些惶恐的心安定了下来。

    "您能陪我去见一见这位黄金之王阁下吗,三日月?"

    他问道。

    付丧神以袖掩口,恭谨地说道,"当然,谨遵主命。"

    ——

    第一次见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的时候纲吉正处于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自以为)惨遭围攻的悲伤状态,因而对这个老人只有一直坐在那里、感觉和三日月有点像、一句话就carry了全场的浅显印象。

    所以这次可以说是他第一次正式见这位不论是在普通世界还是在异能者的世界都享有绝对地位的老人。

    坐上兔子的车离开镇目町之后又过了许久,久到要不是三日月就坐在自己身边纲吉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即将被人拐到奇奇怪怪的地方去。

    下车先看到的是一幢极高的建筑,纲吉便明白这是十束曾经跟他科普过的作为黄金之王的据点的"御柱塔"。

    身后的车在他落地之后就由人开走了,三日月落后他半步走在了后面,纲吉只能注视着前方带路的兔子。

    [竟然真的有尾巴啊……]沢田纲吉的眼神略微有些漂移。

    胡乱想着的时候一扇巨大的门在他眼前打开了,引路的兔子站在门侧表示内里的道路他没有权限进入并对此感到抱歉。

    纲吉站在门的这一侧,已经能够看到往前走到底在一个三层阶梯上摆放的华丽座椅前站着一个背对着他负手而立的老人。

    他抿了抿唇,转过半个身子看向三日月宗近。

    "那么,三日月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会吗?"

    他问。

    兔子面具下的人隐晦地看了这个被自家王大费周章从赤族请来的少年一眼。被问及的付丧神也稍稍惊讶了一瞬,而后笑了起来,"哈哈哈好的哟。"

    鼓起来的勇气在得到肯定回答的一瞬消失殆尽,纲吉强迫着自己转过身往房中走去,在门关上之后恢复到怂唧唧的状态。

    "久候阁下多时了。"听到关门声的黄金之王转过身来,那张据说能止小儿夜啼的脸上露出一种温和的神色。

    他和纲吉相互对立地站在房间两端,却没有显示出一种对峙的状态,而是异常地和谐。并且,身处这奇怪氛围的两人也都对彼此感到一种熟悉与舒适。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

    站在上方的老者免去了多余的寒暄,无比诚恳地询问纲吉的意见,"你认为‘黄金之王’如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黄金在为威兹曼告诉他的未来做准备了x

    但是大嘎都不知道纲吉就是关键……到底怎么个关键法后面会说x重点是现在虽然威兹曼厌世中但黄金之王已经开始行动了!

    狗血小报现场播报:震惊! 黄金之王竟然和他私下会面? !

    豪门私密! 一代帝王国常觉大路竟已有私生子疑将亿万家产留给他? !

    感谢——

    "泡温",灌溉营养液 12018-06-08 14:06:38

    读者"么么哒",灌溉营养液 12018-06-08 12:54:48

    读者"顾七",灌溉营养液 12018-06-08 11:17:46

    读者"yuru",灌溉营养液 12 018-06-08 09:29:05

    读者"yuru",灌溉营养液 12018-06-08 09:28:57

    读者"八点了该睡了",灌溉营养液 12018-06-08 04:38:04

    读者"喂魚",灌溉营养液 52018-06-08 02:30:00

    感谢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