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三十三只纲吉
    空气凝滞在少年惊慌失措之后。

    打破一室寂静的是短促的笑声。

    亚麻发色的青年看着面色在惊讶不安惶恐悲伤的表情中变幻最终定格在欲哭无泪上的少年,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草薙:"喂, 十束!"

    "嘛嘛, "十束挥了挥手, 先将这对组合召唤过来, "小纲,安娜酱~要过来吗?"

    站在对面的御槌轻轻咳了一声。说来也是奇怪, 这对峙的双方一方看来都是成熟的大人,甚至还有一个白发的老人在。而另一方清一色是年轻人,最大也没有对面最小的年龄大。

    简直就像是阻止年轻人追求新思想的封建旧势力嘛。纲吉默默在心中吐槽。

    被放在脚边的栉名安娜轻轻拉了拉纲吉的衣角。

    "我知道的,"即使不再是那个奇异冷静的状态,纲吉还是强迫自己分析目前的状况。

    眼睛在两方人马中来回逡巡之后,他将身体摆正, 握着三日月宗近朝向老年组那面——这是信任周防一行人的意思了。

    被针对着的与被信赖着的人们一点意外都无。

    确认过眼神之后, 原本在两人后方的周防一行人从属于他们的沙发上起来了。

    以周防为首,这三人走上前去,将两个小孩保护在身后。

    "赤王,您真的考虑好了吗?"

    一道饱含憎恶之情的声音传来——那是终于忍耐不住的御槌高志。见黄金之王没有阻拦之意后,这个原本还有些急促的男人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的袖口。

    "您真的要阻止我吗?"虽是问句,却被这个男人说出一种趾高气扬的感觉,他将调子拉得老长,"您真的要阻止——这场能够为整个人类都作出贡献的实验吗?"

    周防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神也没有分给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

    分到这位君王的目光的是栉名安娜。即使是余光, 也被放到了安娜身边的纲吉身上。

    沢田纲吉:瑟瑟发抖.jpg

    感受到纲吉对他的畏惧,周防尊嗤笑一声, 说道。

    "过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下意识地,纲吉就要朝周防的方向走去。

    在他之前,一直拽着他的衣摆手放开了。

    栉名安娜朝周防尊跑了过去,并顺利地紧紧抱上了周防的……大腿。

    "噗。"

    ——

    被这边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境况的御槌忍耐下自己的怒气,默念着自己的王还在这呢要冷静要大度要绅士风度!

    "尊驾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的——王的秘密吗?"他平和着语气说道。

    "啊,错了,获得了力量、享受着力量,只是一昧的破坏、消解的尊驾怎么会想要探寻这等高深的、令人着迷的秘密呢?"

    "赤之王座的拥有者的特性大概就在于此吧。沉浸于着巨大的力量,也并不擅长于与此打交道……想必尊驾甚至会为这神的恩赐一般的力量而苦恼吧?"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但是啊……不要来妨碍我啊!"

    周防认认真真地将贴在自己大腿上的安娜撕开交给十束,然后在银色的长发上呼噜了一把。

    "我说……尊 你有听那边的先生说话吗?"

    "没。"周防意犹未尽地转身看向御槌,"不过,只要烧了就好了吧?"

    他往前踏出一步,还是挂着张扬而狂野的笑,脚底似有火花开始滋生,慢慢向上蔓延,最终包裹住他全身。

    "我要一点不剩地烧尽你的血肉、骨头,还有灰。" 赤色的王发出了这样的宣言。

    听到这般回话的御槌也给出了相应的回复,虽然本人并不擅长战斗,却特摆出了应战的姿势——隐约有金色的光不断往他手上凝聚,最后转化为一把医用的手术刀。

    就在这两人争锋相对的时候,被沉重而厚实的某个声音阻断了。

    两人的力量呈现出被压制的状态——不,被压制的事实上只有御槌一人,周防与其说是被压制住,不如说是给发出这声音的某个人几分薄面而停止了动作。

    场内的目光汇聚到将自己的手杖敲在地上的黄金之王身上。

    "我知道了。"一直沉默的黄金之王似乎终于喝完他那杯永远也喝不完的茶,"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御槌。

    "一直探寻着、觊觎着王的力量。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对自己所拥有着的力量不满,你——是想成为王吗?"

    先前还趾高气扬的御槌面色灰白起来。

    黄金之王不再管他,转而向周防说道,"请将沢田阁下与栉名安娜带走吧,赤之王。"

    "这之后就是黄金氏族的内部事务了。"

    周防盯着这个老者看了好一会,确定了所言非虚之后再次低低嗤笑一声。

    "呵。"

    国常路大觉并没有在意这小小的冒犯,他将目光投向了跟随在草薙身后的沢田纲吉。

    "看来现下并不适合我们畅谈一番,沢田阁下。"手握着这个国家诸多权柄的老人真诚而温和地看着纲吉,像是真的在为一次失败的会面惋惜,"请原谅我们暂时的失礼,他日定会准备好厚礼再度拜访你的。"

    "啊?啊,是。"

    "青王之事也请阁下暂且等待吧,"解决好这边一行人之后国常路看向盐津元,老者的眼中带着看透一切的了然,"虽然处于我的立场也无法指摘诸位,但想必阁下也清楚凭借人力来制造一位王的不可行之处。"

    盐津元朝黄金之王躬了躬身,拉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不过是一群总想着能够再度侍奉在王身边的胡闹之徒做出的荒唐事,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阁下多虑了,"国常路大觉安抚着这位前任青王的手下,"我也在期待着青之王位重新认主。"

    盐津略一颔首,便不再多言。

    这两人言语间周防一群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纲吉总觉得这番对话有哪里说不出的奇怪之处,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被落在了后面。

    他急急跑动起来,想要赶快跟上他们的脚步,却在抬脚时感到一阵晕眩。

    最后看到的是十束骤然从嬉皮笑脸转到惊慌失措的样子。

    [啊咧?力量……都用光了吗?]他也想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全身都使不起力来了。

    [这之后要怎么办呢?]

    "您做的已经足够好了。"有人接住他,似乎不是离他最近的十束多多良。那个熟悉的令人信任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接下来的就请交给我吧。"

    "主君。"

    ——

    场内的情况再度变化了。

    在赤青两组对峙又被黄金氏族插手协商,再到商议被突入的沢田纲吉和栉名安娜打断又由黄金之王退步处理结果,在在场所有人都以为今天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之后,突然昏倒的沢田纲吉将新的势力扯入了此中。

    那是一个男人。

    蓝发华服,发间金色发穗无风自动,绀色的华丽狩服端重而繁复,他抬手接住往前倾倒的沢田纲吉,抬手间露出别在腰间宛如弯月的太刀。

    死死抓着周防尊裤子的栉名安娜小小地振动了一下。

    "是……敌人吗?"

    十束收回了向前奔跑接住纲吉的姿势,警惕地询问女孩。

    栉名安娜看了这个男人许久,才缓缓地摇了摇头。

    看到这个反应赤族的一行人放下心来。

    站在一旁的草薙上前,准备同这个来路不明大概不是敌人的男人沟通。

    "您好,"他谨慎地打出万金油一般的问候语,"请问……"

    在他的话语说出之前,衣摆被人拉了拉。

    先前还躲在周防身后的栉名安娜小跑到了他身旁来并拉住了他的衣角。

    "安娜酱"草薙觉得自己的脑阔要疼了。

    公主殿下没有体会到草薙常年熊孩子奶爸脑阔疼出云的心情,伸出白白嫩嫩的手指指向抱着纲吉一脸笑意的男人。

    "刀。"她说,害怕草薙听不清一般重复着。

    "那是tsuna的,"

    "刀。"

    这个时候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声音也传来了。

    "初次见面,我是三日月宗近。"他说,"这段时日有劳诸君照顾我的主君,对此在下感激不尽。"

    在友好地朝赤族一行人打完招呼之后,这个男人转向了端坐与正东方的国常路大觉。

    "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是吗?"他语气优雅而婉转,奇妙的语音让人不自觉感到一种微妙的蔑视。

    正坐的国常路大觉皱起了眉。

    "阁下何不自报家门"他浑厚的声音穿破空气来到三日月耳畔。

    面容隽秀的付丧神怀抱着自己的主君微微笑着,"在下不过是侍奉于主身旁的无名小卒罢了。"

    他的言语转为锋利,"说起来您——黄金之王阁下,似乎在此世享有着盛名。"

    "那么,您不觉得羞愧吗?"

    "阁下此言何意"

    "呵,"付丧神眉眼流转,仿若在说什么家长里短,"您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您的手下为什么能够在如此庞大的机构进行着苟且之事,"

    "那边的小姑娘为什么会被威胁,"

    "我的主君为什么会被邀请到此处。"

    "想必阁下定然清楚吧。"

    坐在上方的黄金之王不为所动,听到最后还是重重拍上了椅子的扶手。

    他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直勾勾地盯视着三日月宗近过了些许时候才缓缓地警告,"还请阁下慎言。"

    "呵。"因为手中抱着纲吉的缘故,付丧神无法抬袖轻笑,不过这无法掩盖他如玉如兰的风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他的话锋一转,"阁下所图与我,与我的主君都无干系。"

    "在下只想托阁下带给您身后的存在某一句话,"付丧神的气势骤然凌厉起来,他本就是生于刀剑的神灵,即使被供奉得再久也无法消磨去那股属于刀剑的锐利与杀气。

    "不要把注意打在我的主君身上,"他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道,"否则,您也好您身后的存在也好,都不会想要看到那之后的后果。"

    话落之后他就不再说话,礼节性地朝黄金之王颔首便转身看向周防一行。

    重新被栉名安娜拉住的周防微阖着眼看着三日月,"你不错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之后赤发的王者便转身离去,一出门就被自己的氏族团团围住。

    三日月宗近面无表情地跟在这一行人身后,已经威胁好黄金之王的付丧神沉着脸,丝毫没有在主君昏迷后依旧微笑的冲动。

    十束走在他前方不远处的位置,一面斜眼偷偷去瞧这个人,一面貌似寒暄地搭话:"说起来小纲也真是厉害啊,"

    草薙不明所以地接上:"……是、是呢。"

    十束多多良狠狠瞪了不会看气氛的草薙一眼。

    草薙: ?

    "说起来先前从未见过您呢?"他再接再厉。

    三日月本质上对这位给予自己主君不少帮助的年轻人颇有好感。于是他朝十束礼节性地点了点头。

    "之后有机会的话,主君应当会为阁下介绍我的。"

    十束这才笑眯眯地回了点头的礼。

    这边的波涛汹涌暂且告一段落,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周防突然停了下来。

    他挥挥手,跟在后面的人虽然都不明所以,还是乖乖地听从王的命令向后退着。

    "喂,十束~"他朝后面的咸鱼二人组吼了一声,"可以吧"

    不待十束回答,这个人就自顾自地开始释放力量。红色的力量几乎是瞬间就呈现出了冲天之势,包裹着周防以及他身边的栉名安娜将天花板和地板都一并戳穿。

    内里的栉名安娜好奇地左碰右碰,似乎在为这火焰没有灼烧到自己而好奇。

    这两人漂浮在被周防打穿的洞中,无比自然地享受着周围瞬间火热的目光。

    在感觉到差不多之后周防收回了自己的力量,神清气爽地伸一个懒腰。

    "困了,"他说,"那么,回去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十束&草薙:这家伙是小孩子吗?

    ——

    被打断好几次战斗的尊哥其实想这样做好久了嗯,打完洞之后腰不疼了腿不酸了神清气爽了√

    三日月上线倒计时:0哈哈哈没想到叭

    ——

    关于黄金之王,我个人也是觉得他不可能不知道御搥的行为的。

    在原剧情中兔子们大概是在战斗结束的时候来"收尾",所以最后也不知道御搥的真正下场。

    从黄金之王处于的地位来说,白银不在他几乎就是地面上所以王权者的老大,即使是对石盘有所疑惑也不可能大张旗鼓自己上手干。

    而为了保证黄金氏族作为维护王权者之间秩序的公正性,他必然要在御搥的事情暴露之后做出动作。

    嗯这文来黄金出面的原因是纲吉(石盘是真的想诱拐纲吉啦,青王也好什么王都好先把纲吉拉到自己这边|原因后文会说),原剧情实际上黄金氏族到最后也只派了两只兔子来==

    以上个人观点√

    再贴一句原文[ 所谓‘石盘’到底是什么。想要寻求真相的,应该不止御槌自己吧。 ]

    ——

    ["我要一点不剩地烧尽你们的血肉、骨头,还有灰。" ]这一句是周防在原著中的原话。

    ——

    感谢以下的小可爱~

    读者"请叫我大王",灌溉营养液 x1 2018-06-06 21:50:32

    读者"大菲",灌溉营养液 x1 2018-06-06 21:28:08

    读者"红叶",灌溉营养液 x2 2018-06-06 20:37:33

    读者"小玉mio",灌溉营养液 x1 2018-06-06 20:19:50

    读者"长瑜",灌溉营养液 x2 2018-06-06 19:19:14

    330

    800那次的加更补好啦,不出意外的话后天补1000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