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三十一只纲吉
    沢田纲吉陷入了困境。

    他的身前是一脸胜劵在握的御槌高志与一个从未见过的老者, 身后是曾经在名为homra的酒吧中有一面之缘的周防尊……和据说出门买吉他的十束。

    [这家医院原来还卖吉他的吗?]他的眼神漂移着, 脑中生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后方的十束也在看到纲吉x安娜的这个组合的时候蹙起了眉, 纠结不过半晌又同往日一样眉开眼笑地招手呼唤纲吉过去。

    站在另一面的御槌见状阴恻恻地哼了一声。但抬眼便看到坐在身前的黄金之王的背影, 即使这位王权者连一丝一毫的注意力都没有分给他, 御槌还是将破口而出的哼声收了回去,让这不满的哼声显得短促而心虚。

    而沢田纲吉站在这两方势力当中, 他一只手还牵着栉名安娜,小女孩拉着他的衣摆躲在身后,又偷偷侧眼去看周防尊所在的一方。而这二人脚边是一个巨大的、不知为何产生的大洞。

    在御槌短促的哼声过后,场面一度尴尬了起来。

    沢田纲吉在一度凝滞的空间中,开始回想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的。

    ——

    事情要从半个小时前沢田纲吉还在拉着栉名安娜四处躲避的时候说起。

    他们从狭小的储物室中逃跑出来,少年顶着一头火炎没由来的娴熟着砍翻一个又一个挡在他们上到地面的路上的人。

    但是敌人实在太多了。

    即使少年无师自通地学着曾经在小巷中见到过的伏见将力量包裹在小刀上的做法将火炎也包裹在太刀上, 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向他们攻击而来的岂止四手。

    而他们虽然没有暴露行踪, 但在这一层布防的力量出人意料的多。大概是抱着只要不能逃脱这一层楼,那么这两人就算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的想法,吃饱喝足的研究员和保安纷纷加入了追捕两人的队伍。

    沢田纲吉原本想带着安娜乘着搜寻他们的人没注意到的时候逃到别的楼层去,但也仅仅是上了一层楼,他们就被像是有眼睛的搜寻者给围困住。

    再一次砍晕几个白大褂的科研人员——纲吉虽有些诧异于这里竟然没有单独武装力量,但也对源源不断往他们所在处赶来的人而感到头疼。

    这些人是在他们身上装了追踪器吗?纲吉头疼地想。

    野田:深藏功与名.jpg

    感觉到衣摆被小小地拉动了一下,纲吉低头看到仰着小脸的安娜充满信任地看着他。

    "没关系的,"他说,犹豫片刻之后松开一只握刀的手揉了揉女孩的发顶。

    ——虽说是这样对女孩说的, 但纲吉确实对目前的状况感到了棘手。

    仿佛有双眼睛在身后看着,往往纲吉和安娜还没落脚, 前方就有人堵了过来。从开始逃亡到现在,两人几乎没有停下过脚步。

    [早知道这样就待在那个杂物间了。]这样的想法也只在纲吉脑中一闪而过。

    先不论探查着他们所在地的那双眼睛会不会知道他带着安娜藏在逼仄的杂物间中,就看医院的搜寻力度,如果只躲在一处绝对是最愚蠢的做法。

    但这个时候他们需要往外走往上去,然后才能逃离这个奇怪的医院逃离这些人的围追拦截。

    默默回忆着他们大概在地下几楼的纲吉想,只要到了地面出去混入人群,然后找到警/察,这件事大概就完全没问题了。

    这个时候纲吉还不知道他所在的机构隶属于即使是政/府也要避让几分的黄金之王麾下,在自幼生活在平和的并盛的少年眼中能解决问题的不是云雀就是警察,因而在这个没有云雀的世界纲吉最为相信的大概就是警/察。

    总之找到能解决这件事的人首先要到地面上去。此时还没有人包抄的少年默默看向天花板,思考着自己要是这个洁白的天花板如果有一个洞想必是无比美妙的事情。

    ——

    "这可真不是件美妙的事情啊……"

    草薙面色凝重地看着站在他们对立面的人。

    在吠舞罗与青族成员混战的时候,第三方人员插入了其中。黄金之王的属下——兔子们在混战时迅速地包围了混战的两方人马。

    而后不管是吠舞罗还是青族,都在自家首领的默认下退回了原有阵营。这一触即分到就像是小孩子的玩闹般的战斗结束在大人黄金之王的阻拦下。

    虽说如此,黄金之王的势力除了阻止双方的战斗之外也没有再做行动。

    即使是草薙,这个时候也开始怀疑黄金之王只是想在这场博弈中做一个调停者的角色。

    "这不合常理吧,"他不由得喃喃出来。

    就在草薙思索着对面的行为的时候,将赤青双方团团围住并将之分开的兔子们开始移动,从外围让出一条道路来。

    那是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

    这个穿着执事西服的老人从黄金之王的氏族中走来,在两族争斗的交汇处站定。

    他先是朝着双方领头的盐津元与周防尊行礼示意,而后这个在大多数情况下甚至能够代表黄金之王本人的老人开口说道。

    "第三王权者周防阁下,"老人朝(没有架打又恢复)懒洋洋状态的周防尊点头。

    "Scepter 4代司令盐津阁下,"同样的姿势收到盐津的回礼。

    "在下是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阁下的代言者,黄金之王阁下已经准备好茶果,邀请二位一叙。"

    这嗓音并不是很高,但却足够清冽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双方都陷入沉默当中。

    首先作出回应的是盐津元。

    在他将刀收入鞘中之后,穿着青色制服的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地收回了自己的武器。

    "真是无聊啊,"站在队伍的双生子之一凑秋人说道,他冷淡地将手中的刀收回鞘中,一副对什么事都不在意的表情。

    "没错没错,真是太无聊了。"他的兄长,黑发的凑速人也应和着。

    而这两兄弟的抱怨都消失在了盐津看过去的眼神之中。

    看见对面如此动作,草薙也回转过头看向周防。

    "尊?"此时不需言语也知他在询问什么。

    周防打了个哈欠。围绕在他身体上的红色的光芒悉数收敛入主人的身体之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走吧。"

    雄狮收回了伸出去的爪子,懒懒地趴回原本待着的地方。

    说着这个红发的青年率先踏向黑衣老人的方向,他身后吠舞罗的成员们也都悉数收回自己的战意跟在王的身后前行。

    ——

    世界上本来是没有洞的。

    但是因为狗要过去,于是有了狗洞;因为人要过去,于是又有了门;有因为有人想偷偷走过去,于是有了后门。

    但是人不一定是要通过门才能走过一堵墙或是其他什么的。

    比如目前正在逃逸的沢田纲吉君,这个在想着给天花板开一个洞的时候没控制住自己手中的炎压的少年,正对着被自己轰开的洞掉下巴。

    身前身后都又有人追过来了。

    安娜拽了拽在面无表情加持下沉默而不是哇哇大叫的少年的袖口才将纲吉的魂拉扯回来,少年故作正经地再次揉了揉安娜的头发。

    沢田纲吉左右看看围堵他们的人群,当下毫不犹豫地加大手上的炎压——好吧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加大。他深呼一口气,尝试着将心力集中到手上,然后朝着面前已经开了个洞的墙壁使力——

    "轰——!"

    金红色的绚丽火炎顺应着主人的心意喷发而出,十分给力的不仅开了一个大洞——它将连接着的好几个房间的墙壁一起突破了。

    纲吉也被这后座力糊到了墙上。

    从纲吉发射火炎到他被糊到墙上到他重新站立起来事实上只花费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沢田纲吉顾不得多想,先行带着栉名安娜从自己开的洞中逃出了左右赶来的包围圈。

    暂且逃出包围的纲吉一边跑一边想起先前自己那个荒诞的想法。

    要是天花板上有个洞该多好呢?

    他跑着跑着就停了下来,身旁的栉名安娜投来疑惑的目光。

    纲吉朝安娜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将三日月收回交给安娜,又让她稍微和自己拉开距离。

    他将手对准了天花板,身体站得笔直。

    纲吉缓缓地闭上眼,身后人们追赶的声音正在靠近。但这些声音玄妙地在传入耳中之前尽数消解了,让他能够将全身心的注意力凝聚在自己即将做的那件事上。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沢田纲吉终于睁开了眼。

    他的手心开始出现金红色的、绚丽而又危险的火炎,不同于包裹着自己手掌时的小心翼翼,这火炎顺应着主人的心意放肆地喷涌出去。冲破束缚奔出的火炎将阻挡在它之前的一切都消熔掉、破坏掉,为它的主人清理出一条道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的身体站得挺直,从头顶到脚底都站成一条直线,双脚岔开,整个人呈三角站立在地板上。这个姿态下的纲吉成为了导体一般的存在,比先前能将他糊到墙板上不知道大多少倍的力道顺着少年尽数传至地下,尽数被宽厚的大地消化。

    而纲吉的头顶,此时已被清空出平面之上的另一条道路来。

    ——

    你看,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出来,总是很简单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打洞的招式就是大家想的那个:)

    不过现在还是基础版本,所以威力其实没多大:)

    但有总比没有好对吧:)

    然后……我想求个作收啦QAQ可怜可怜作收只有个位数的我吧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