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三十只纲吉
    30

    场面正是一触即发之时。

    沢田纲吉面无表情地顶着火炎提着太刀站在屋内, 门口处是负手而立的御槌高志。

    这两个人剑弩拔张地站了许久, 都在等着对方接下来的行动。

    先有动作的是纲吉。

    他举起手中的太刀, 在御槌警惕的目光下将太刀缓缓举起, 刀尖下垂, 微微向|左|倾斜——那是他曾在久远的江户学会的,某个名为平青眼的招式的起手。

    御槌高志站在纲吉和栉名安娜的对立面, 注视着这个面目陌生却只身闯入他的地盘的少年。从记忆中翻找出少年的来历——他的王国常路大觉的客人之后,他露出一个足够官方的笑。

    "阁下本应在会议室中等候吾王的召见,现在来到这里,是我们的招待哪里不周吗?"

    纲吉没有回答他,那双浸染上金色的眸中看不出主人的情绪,漠然地、深藏着愤怒地看着他的敌人。

    御槌皱起了眉。

    "阁下是想与黄金氏族为敌吗?"他进一步用严厉的语气说道, "国常路阁下想必也会因此惋惜!"

    "阁下不妨仔细考虑与黄金氏族为敌的代价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纲吉看了他许久, 将太刀收入鞘中。

    御槌露出一个微笑。

    然后少年再次举起三日月宗近,将这整把刀往斜后方的水槽箱上击去。在此过程中,他下意识地将从刚才开始就流畅于全身的力量——他的火炎——注入太刀之中。

    那是能够熔化一切的火炎。

    于是按理说坚硬度堪比百余块厚铁板的透明罩破开一个大洞,透明的液体在纲吉身后潺潺流出,在这个房间散漫开来。

    "你没关系吧?"他连余光都吝于分给如临大敌的御槌,侧脸看向身后。

    再次被放出来的栉名安娜茫然地看了看面前对峙的情形。这个心思通透地姑娘用了两分钟理解面前的场景,然后她抓住自己的裙摆,缓缓地、缓缓地摇了摇头。

    纲吉这才再次用正面看向御槌。他紧紧握着太刀,面目凌厉, 眉间火焰升腾。

    御槌站在原地盘算着,为了一个小小的栉名安娜得罪黄金之王的客人显然不太合算——重点是黄金之王。

    赐予御槌高志权利、地位、一切的一切的王。

    所以他转移了说话的对象。

    "你呢?栉名君?"他越过纲吉看向他身后如人偶一般精致的女孩, "你不想保护栉名穗波了吗?"

    他的目光有如实质地穿透两人之间的空间,直直注视入女孩的内心。

    "如果没有力量的话,如果不成为王的话,是无法保护重要的人的。我想你很清楚这一点,栉名安娜。"

    被针对的女孩低垂着那颗银色的小脑袋,只有捏着小裙子的已经捏到发白的指关节昭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面无表情的沢田纲吉往身旁挪了挪脚步,将御槌赤|裸裸的视线与安娜阻隔开。

    御槌也皱起了眉,很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侍奉的王请来的客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站在他的对立面。

    在御槌犹豫之时纲吉也并不是没有动作,他俯下身来抱起安娜,小姑娘轻到即使是纲吉也能够轻易抱起。纲吉颠了颠手上的安娜,轻声说了一句"走了哟"。

    下一刻,有刀自眼前来。

    那并不是何其华丽的一刀。只是一振刀毫无花哨地从眼前袭来,当御槌看清他的残影的时候这刀已经亲吻上了他的眼睑。

    当然,并不温柔。

    即使是御槌也只来得及避过此刀,而后太刀被主人迅速的收回又快速地向他突刺过来。三段之后,御槌退让到了门外。

    而纲吉的本意也并不是取走御槌的性命,因此在击退御槌的第三段攻击收回后,他便抱着安娜快速的往后跑去。

    这一切都在发生在刹那间。

    待御槌从那第三段攻击下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二人已经不见踪影。

    御槌高志面沉如水地站在原地。自从他成为黄金之王的氏族并掌管了这所中心以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在他面前做过这样的事。他又想到打上门来的赤族的家伙们,那群死脑筋的目标正是方才被带走的栉名安娜。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脸色黑如锅底地站了好一会,又愉悦地笑了起来。

    "你要同着沢田阁下一起逃走吗?"他在走廊上走动,手中已经将派人来辅助自己的命令发了出去,此时正在以目前的房间为中心排查周围的每一扇门,"你的话应当是能够理解我的吧,栉名君。"

    "只有我才能帮助你成王,也只有你能够帮助我找到成王的秘密。"

    不管来多少人都没关系,他怒极而笑,就算这些人把这里闹个底翻天也是在做无用功。

    反正栉名安娜是一定不会跟任何人走的,见证了名为栉名安娜的存在者迄今为止所有悲剧的人想。

    他露出微笑,这笑中包含着野心包含着恶意,总之,不是一个好人会露出的笑容。而这笑容逐渐扩大,扩大到其内里包含的恶意都漫散到空气中来。

    最后这个人站定下来,朝不知在何处躲藏的人说道,"想清楚了的话,请自己回到房间去吧。"

    "栉名君。"

    ——

    "我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啊,"

    "哈?"

    "与其说是想回自己房间不如说是想回Homra吧,"十束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弹弹吉他,睡睡觉,和大家一起聊聊天之类的,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说你啊,"草薙第不知道多少次为自家这个熊孩子之首扶额,"虽然你说的很好不错啦,但是能不能看看我们现在的状况再说啊。"

    他将手指指向对面,穿着青色制服的人们严阵以待地排成一排阻拦在他们去往整个中心的中枢——超能力者的研究设施。

    "我们在战斗!战斗好吗?你还记得这几个字怎么写吗十束?!"

    "但~是~"十束像个小孩子一样拉长了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反射性爆十字的草薙:"没有但是!给我认真战斗啊八嘎!"

    "草薙哥真严厉,"十束小声嘟囔。

    "什么?"

    "什么都没有!"

    "真是的,"草薙扶了扶自己鼻架上的眼镜,深呼一口气之后还是那个端庄持重的吠舞罗二当家,"不过我们这边既然有人已经想回去了,我们就快一点吧。"

    "怎么样,尊?"

    被询问的人低低应了一声,在吠舞罗成员们期待着激动着的目光中往前一步,随着步履的跨出,他身上有红光微微溢出,很快包裹了全身。他整个人微微佝偻着,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

    "走了哟。"狮子发出低吼。

    回答他的是全体吠舞罗激动的吼声。

    "真是的,"再度扶额的草薙眼看着混战的发生,头疼地将目光投向十束,"这家伙今天就交给你了哦。"

    被自家族人指着的王也看了过来,与青年往常总是懒洋洋的姿态不同,这个时候他跃跃欲试且兴奋着,这头整天昏昏欲睡的雄狮在今日苏醒了过来。

    "可以吧?"他问道,

    还没等到十束回答,他就像一个关禁闭好久终于被放出来的小孩子一般冲进了混战的人群中,红色的光随着他的双拳舞动,每一次击打都带来一次胜利,王和他的氏族们如同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般清理着前行的道路。

    "真是的,"十束一瞬间感受到了老父亲草薙的心情,"根本就不需要问我嘛。"

    他打一个响指,瑰丽的火焰在指尖燃烧,"这家伙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啊啊啊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狭小的杂物室中,刚刚演绎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少年整个人呈竖版失意体前屈的姿势趴在墙上。

    他的身后是栉名安娜,见少年这个模样她耿直地站起身,拉开门就要出去。

    纲吉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

    人偶一般的女孩盯着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愣愣出了神,时间长到纲吉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妥而收回了手。

    "为什么要把我带出来呢?"她认真地、诚挚地、像是在研究什么学术问题一般询问。

    "为什么,要‘拯救’我呢?"

    纲吉挠着头,自己也说不清楚方才热血上头后的系列动作。

    安娜歪了歪头看他。

    从未被女孩子这样注视过的少年有些脸红,他别扭地看向其他方向。

    "但是你不是出于自愿才待在那里的吧。"想了想之后纲吉回头直视着安娜的眼睛回答她的疑问。

    "我虽然不清楚那些人到底在做什么啦,"他说道,"但是强迫一个女孩子做她不愿意的事一定是不对的吧。"

    安娜望着纲吉,此时她手中并没有常用的玻璃珠,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作出捏着玻璃珠的样子将手放到了眼前。

    许久之后,这个长久以来都只通过红色的玻璃珠来注视全世界的公主殿下说话了。

    "温暖的……"她喃喃,"和尊不一样,但是……好温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纲吉的起手是总司的[平青眼],当然纲吉练得还不到家,如果是总司三段突刺之后御槌就可以领便当了:)

    然后关于封面……虽然长得像原本的山寨,不过我真的是努力了的(捂脸)

    感谢——

    墨迹漠离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8-06-04 14:47:42 ?

    遗忘的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4 19:04:00 ?

    读者"挽河",灌溉营养液 x1 2018-06-05 12:44:51

    读者"凝泪胭脂",灌溉营养液 x1 2018-06-04 20:27:10

    读者"遗忘的梦",灌溉营养液 x10 2018-06-04 19:04:00

    能够陪我到这里的诸位也感谢谢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