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六只纲吉
    日本镇目町

    少年眼盯着面前的男人。

    他姿态懒散地站立着,即使对面前的人有些兴趣,却也不碍这副对什么事都漠然的模样。

    站在他对立面的是纲吉。

    与身旁只能看见周防懒散表面的人不同,他觉得自己面前站立的是一个移动的炸|弹。危机感压迫感源源不断地从那处传来,而在这气势下本因瑟缩着少年却捏紧了拳头。

    [要成为王吗?]

    先前在梦中在脑中出现过的声音又浮现出来了。

    [要成为王吗?]这声音孜孜不倦地问着。

    而后少年额间闪出两闪火花。

    他背后背着的竹筒中太刀也开始不安分地抖动。

    在这火花闪起的时候,站立在对面的男人一副预料之中的样子,连姿态都没有改变。但气氛明显剑拔弩张起来。巨大的压迫感沉重到旁观的草薙与十束都能够察觉的地步。

    十束不安地来回看了看站在他前方的这两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歪着嘴角笑起来的周防,直觉自己的王此时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因而这个人即使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却还是未做动作。

    而他身后的草薙轻轻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一只手揣进裤兜摸到他的zippo。

    或许十束没有察觉,但草薙已经发现了自纲吉身上传来的隐秘的力量的波动。

    这力量同如岩浆一般喷涌而出并占据的整间酒吧的周防的力量不同,是能够在这岩浆之中存活并踊跃地跳动的柔和而坚定的力量。

    “叮”杯脚触及吧台,发出清亮而低声的呻|吟。

    这声音尚未影响到遥遥对峙的二人,空气依旧凝滞。

    “王!草薙哥!”

    打破这气氛是从酒吧外闯进的外来者。

    随着挂在门上风铃作响的声音,远远看到homra上方虚幻的王之剑而加快速度赶来的八田极为担忧地闯进酒吧。

    周防尊瞥了一眼急吼吼闯进来的八田,心想要是真有敌人这家伙这么喊早就在进门的时候被人打了黑枪。

    不过他还是顺流如水地将自己那唬人的气势收了回去。

    仿佛连带效应一般,一旦周防身上不再传来挑衅的气势,纲吉额间那撮连自己都没在意到的火苗扑闪几下也熄灭下去。

    猴急地闯过来却什么事情都没看到的八田愣在门口,他心心念念的王sama依旧是那副对什么事都打不起兴趣的模样,留给他一个颓废的背影。

    连往常有的“哟”并挥挥手的待遇都没有,心情突然就颓丧下来了。

    紧随其后的伏见仍旧是一副劳资不爽的模样,在看到homra内几人安然无恙的时候偷偷嘘了口气。

    他刚想嘲讽两句,就看到坐在吧台边上的十束愉快地招手召唤八田过去。

    一头雾水的八田美咲虽什么都不知道,但出于对十束的信任,还是老实地走了过去。

    就像只狗一样。伏见想。稍微侧身便看到身后镰本等人也同先前八田(和他自己)一样狂奔了过来。于是伏见咂咂嘴,抬步跟着八田美咲走了进去。

    那边十束已经开始揉起八田的头发来。

    “你真是一个小可爱啊,八田酱。”他慈爱地看着八田说道。

    被夸赞的少年立刻红了脸,羞腆地低下头挠着后脑勺。

    “是、是吗?”

    “对对没错。”

    “十束你也消停一点吧,”见到周防毫无表示地转身上楼后重新拿起下一个杯子擦拭的草薙头疼地说,对笑嘻嘻唬人的十束很是没有办法。

    “嘛嘛~”十束挥挥手,抛弃兀自脸红的八田凑到纲吉面前,“所以说~小纲刚才是在和king打招呼吗?”

    “啊?”还沉浸在方才力与力对撞余韵中的纲吉面前突然挤进一个亚麻色的脑袋,他回忆着刚才同周防的会面,心想那种压抑的气氛怎么也算不上是在“打招呼”的范围。

    但那又算得上是什么呢?纲吉没有想到合适的形容词,于是他只是抬起手挠挠自己的脸颊,傻笑着想要糊弄过去。

    见到这个状况十束也只是笑眯眯地看了纲吉好一会,直到下一个八田美咲——镰本立夫用和八田差不多的速度语气冲进来高声大喊。

    “王!草薙哥!”

    十束的笑容更加深刻起来。

    而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看到方才景象的吠舞罗成员将homra的门口几乎堵得水泄不通。

    “什么事都没有哟,大家~”十束转过身回答这些急急赶过来的伙伴们,他们中甚至还有人是刚刚起床将衣服都穿反了的模样,“只不过是king想要透透气罢了。”

    于是众人面面相觑,而后互相盯了半晌之后一起哈哈笑起来。

    “什么啊,王想要透个气就早说嘛。”

    “我先回去继续睡觉了哦”

    “啊,我也……”

    这边纲吉为顺利逃脱了盘问而长长呼一口气,只是他没看到,一旁专注擦杯子的草薙用一种打量稀奇物种的目光看了他很久,然后将一杯牛奶放在坐在原地看十束等人打闹的他面前。

    “谢、谢谢。”

    纲吉有些受宠若惊。

    草薙的表情更加复杂了。他想起自己辛辛苦苦调好酒给楼上的周防送去还被挑剔的情景,看着纲吉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珍稀动物。

    虽然不知道别人家的王是怎样的,但像这种会乖乖巧巧道谢的好宝宝类型定然少见。

    只有这一个也说不定。

    这个时候草薙已经将纲吉当做一位同周防相似的存在来看待了,虽然据十束的说法这孩子才刚到日本一周不到,但方才瞥见的橙色的力量和能够与周防分庭抗礼的气势让草薙已经默默开始在内心中排查纲吉可能坐在哪个王座。

    不,是王座上的候选人也说不定呢。

    草薙想。

    草薙开始仔细挖掘脑中关于各个王座上的资料。

    黄金之王国大路阁下定然还是好好的所以pass;自家赤之王座虽然总让人感觉危险但king总归还算安分地在楼上待着;无色那位据说也还在深山里面待着,看年龄绝对不会是这样一位小鬼……说起来青王的王座悬置很久了。

    然后草薙装作不经意地看着埋头喝牛奶的少年,他身后长长的竹筒勾起了吠舞罗二当家的注意力。

    “那个,少年,”草薙几乎能听到自己咽了咽口水的声音,“姑且冒昧问一下,你的身后是……”

    “啊,是。”纲吉下意识摸了摸装着三日月的竹筒,虽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三日月还是不是国宝之一,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含糊地回答草薙,“是一振太刀。”

    据说青之氏族有战斗时拔刀的传统啊。草薙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先不论homra二把手不断变幻的脸色,吵吵嚷嚷的少年们在十束的安抚下冷静下来,目光自然而然地转移到在场唯一一个生面孔身上。

    正在小口小口啜牛奶的纲吉乍一被这么多人看到,有些瑟缩地往身后躲了一躲。

    疯狂思考纲吉是哪位王的草薙:……

    他有些艰难地想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小纲。”

    站在众人身前的十束则是一脸高兴而雀跃的表情。

    不知道是因为homra的大家都这样关心着王还是被纲吉的姿态取悦,亦或是为了方周防多日不见的愉悦笑容,总之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位吠舞罗三当家的心情前所未有地雀跃着。于是他身后的诸人也都面上带笑。

    “欢迎来到homra!”他张开手朝纲吉这样介绍,笑容灿烂得让人移不开眼来。而他身后的众人也都以微笑接纳这个十束欢迎的少年。

    ——

    打打闹闹一整天之后纲吉终于回到了暂属于他的小窝。

    先同对门的十束互道晚安,再抵抗着睡眠的引诱自行洗漱,纲吉在将自己抛向床铺的时候发出了喟叹。

    一只手被举到眼前,张张合合,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学生的手。

    纲吉翻了个身,准备不管不顾地入睡。闭眼前他想起早上看到的周防,深觉这个人就如同一座翻滚着的活火山,指不定哪天就要爆发出来。

    并且这个人也在期待那天。他想着,把自己深深埋入枕头之中,然后什么都不去想地沉入睡眠。

    夜半三分的时候总有光穿过薄纱般的窗帘照入房间。

    少年已经睡着多时,看表情正享受着一场美梦。

    此时有暖橙色的光开始从他身边散溢出来。

    这火光一般的东西很快包裹住少年,却奇异地没有烧毁任何东西。

    将少年整个包裹住之后,光还在如液体一般流淌,最后汇聚于少年眉心。

    在这眉心留下一撮像是火焰一般跳动着的东西之后,这些暖黄色的光仿佛收到吸引一般向旁边流去,很快将枕边的太刀也包裹住。

    这之后火光不再散开了。它似乎还在往外流动,但悉数顺着原有的轨迹注入太刀之中。

    ……

    更遥远的地方,在这座城市大多数人都入眠的时候,国大路常觉尚且醒着。

    这位掌握着整个日本命脉的男人站在充满金属质感的房间之中,他的面前是一块巨大的石板。

    青色的流光在石板奇异的花纹中流淌着。

    国大路常觉在这里已经站了许久了。

    再过很久之后,他转身离去。

    身后青色的光流动得更加欢畅了。

    “我知道了。”他说道,离开了这个房间。

    ……

    他眼中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