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五只纲吉
    少年脚下踩着滑板冲了出去,他全身流淌着红色的火光,脚下一蹬向前冲去,那火红色的光悉数聚集在了手上,随着拳没入对面敌人的身影。

    他的背后是另一个拿小刀的同伴,被力量包裹着的小刀顺应主人的心意阻挡敌人的攻击,从前方窜到右面,将想正面打击与侧面偷袭的双重攻击轻而易举地化解。

    被这二人保护在身后的青年看向光照进来的地方,倏而带上笑意。

    “呀~你久等了吗,小纲?”

    他说道。

    …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看着三五两下解决了敌人的少年们,他们身上红色的火光还未散去,沢田纲吉只觉得自己那个没有外星人没有超能力连鬼怪都似信非信的三观正摇摇欲坠。

    这个时候一直作壁上观的十束突然跳到他身前,双手在他眼前摇晃几下。

    “小纲,你还在听吗?”

    “啊,十束哥”纲吉想自己的表情定然是恍然无措的,他张惶地将目光聚焦在十束的脸上,在年长的青年面前露出怯懦的笑。

    似乎是察觉到他勉强笑容中的不知所措,十束为难地挠了挠头。

    “既然小纲你看到了,”十束话说到一半,好笑地看见纲吉整只都变了颜色。

    [啊啊,这孩子,又想到什么了呢?]

    已经对这个喜欢自我脑补的孩子有所了解的青年几乎是瞬间就了解到纲吉误会了些什么,他像模像样地烦恼着,坏心眼地将前后两句话之间的空隙留得长一点。

    等到纲吉都快被自己吓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十束才慢悠悠地拖长了尾音:“能不能请你为我们保密呢?”

    [不、不用切手指也不用在身上挖洞吗?!]

    “我说你,”收好自己宝贝滑板的八田走了过来,“不要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过是异能力而已就已经把你吓傻了吗?”

    他看起来不满而愤怒:“好歹是待在十束哥身边的人啊!”

    被刚才八田踩滑板干架的阵势吓到的纲吉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一步,正好听到伏见对八田的讥讽。

    “这样说别人,美咲你第一次看见异能力的时候还不是眼睛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话音未落八田美咲就知道自己这位同伴要说些什么,他暴躁地回头,眼神和话语一起凶狠地射向伏见:“啰嗦!”

    被吼的伏见只是无奈地耸耸肩,然后靠墙站入黑暗之中。

    这更令八田气急了。他甚至顾不上刚才还不满的纲吉,反手一个滑板想糊到伏见脸上去。

    “嘛嘛,八田你冷静一点。”

    十束在即将干起架来的二人间劝导。

    最后这场内战还是没有打起来,纲吉和十束安安稳稳地被这二人送回的住处。

    途中他们手上的东西被悉数交给两位少年——应该说是八田一把将他和十束已经拎到手上的包抢走然后分给伏见。而一脸不耐的眼镜少年虽然还是那副不爽的模样,却也乖乖的将东西拿好。

    “他们俩关系不错吧?”

    回到住处目送这两人离开的时候十束凑到他身边说到,“八田和伏见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哦。”

    “哦,哦。”纲吉注意到此时十束称呼伏见是用的他本名,但之前向他介绍这个人的时候却叫的是“小猴子”,还惹得伏见盯了他好久。

    看着十束此时犹如老母亲一般慈爱的眼神,他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十束哥为什么要叫伏见桑‘小猴子 ’呢?”

    “要说为什么,”十束手指点着下颌望天,“因为小猴子没有拒绝小猴子嘛~”

    “哈?!”纲吉诧异地望过去,看到十束用和说上句话无二的表情看向了他。

    [什、什么啊]他强硬地想着,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因为伏见没有拒绝我叫他‘小猴子’,所以我会一直这样叫他,”十束笑着解释,而后将目光聚焦在纲吉身上,“如果小纲有不喜欢的东西也一定要说出来才行啊,不然就会和伏见君一个下场哦~”

    “被十束哥你整天叫小猴子吗?”他反问。

    “没准是呢,”十束回答道。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纲吉想。

    ——

    最通俗的说法是“异能者”。

    也有“盖然性偏向异能者”、“特异现象诱发异能保持者”甚至“全能者”的称呼,都只是不同领域的人对同种人或者说是现象的概括。

    被某种存在选中的人获得力量,然后用着力量将物理存在的法则加以改变扭曲为己所用,唯一的制衡是首领者头顶闪耀着光辉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简单说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啦!”十束站在根本就不存在的小黑板前挥斥方遒,“因为king而获得力量并且聚集在他身边的人——就是这么回事!”

    “我怎么听起来像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纲吉坐在小板凳上吐槽道。

    然后得到敲在额头上的毛栗子一颗。

    “嘛,这种事我自己说你可能没什么实感吧?”十束挠挠脸颊,想到什么似的左手握拳锤在右手掌心上,“啊,有了有了!”

    被这突然明亮的目光注视着的纲吉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寒颤。

    仅仅在这一瞬间,十束就已经一个大跨步来到他面前,双手握住纲吉的肩膀,用一种欣喜到无以复加的语气说道

    “呐,小纲,来见见king怎么样?!”

    “嘎?”

    “那是我的king哟,被选中的人之一——赤之王周防尊!

    “小纲的话,只要见过了他,就能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了吧。”

    直到很久之后纲吉还记得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那个人用欢欣而自豪的语气,向他介绍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王。

    不自觉地,沢田纲吉就将这连眼睛都在闪闪发光人提出的要求答应下来。

    “好哟。”

    他说,对十束口中的king升起无限的幻想。

    嗯,虽然见到周防的时候……

    “像只小兔子一样躲起来了啊,小纲。”

    十束背靠吧台跨坐在高高的独凳上,他的身边坐着拘谨地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少年。他们的对面是沙发。

    最近越来越不常下来的国王大人斜斜地倚靠在红色的靠垫上,明明只是毫无动作地躺在这里,却让纲吉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说实话,纲吉有些后悔一大早被十束哄骗到这家名为[homra]的酒吧来了。

    他们来的时候店门都还没开,纲吉本想临时打退堂鼓,一腔委婉地说回去的话被十束掏出来的钥匙堵在了心口。

    跟着轻车熟路的十束进入homra,纲吉先是被柜台上排排坐的一看就很值钱的酒瓶们震撼到,而后他才乖乖同在吧台内擦拭酒杯的草薙打招呼。

    然后他注意到躺在边上的周防。

    [所以说我这样的未成年不是不应该被允许进入酒吧吗?]他在内心吐槽,偷偷地、自己也控制不住地往周防那处看去。

    然后迅速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地收回目光。

    “噗。”发出声音的是坐在身边的十束。

    撑着脸颊观赏完着幼崽与成年巨狮的会面之后,十束颇为无聊地将手举起放在嘴边做成话筒的姿势。

    “喂~king,你把小朋友吓到了哦~”

    他朝闭着眼假寐的周防呼喊道。

    隔了半晌后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

    他先是烦躁地挠了挠头,然后慢悠悠直起身来,直直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等周防完全转过身去之后纲吉才敢正眼看他。

    入目是一片红色。在真切地看见周防的背影前,纲吉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火光。之后才逐步显现出这个人的轮廓来。

    不由地,纲吉站起身来。

    因为他这动作,店内的人除了周防都诧异地看向了他。平常在这般注视下定然已经羞涩的少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的眼睛直直盯视着前方周防的背影,连眨动都不舍得。

    纲吉觉得自己身体中的某种热度燃烧了起来,从心脏的地方涌向身体各处。

    扑通扑通

    似乎听见什么东西的跳动

    扑通扑通

    周防尊此时也停止住了脚步,他将手插在兜里转过身来。男人还是那副萎靡的样子,像是刚睡醒的肉食动物发现了某种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于是纡尊降贵地睁眼刨弄两下。

    “诶~”他发出低沉的,饶有兴味的声音。

    而后这个很长时间都厌倦了所有事并因此对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来的人完全转过身来,他正面看向纲吉,牵起一个幅度甚小却足够张扬的笑。

    如果此时有人从外部看这家名为homra的酒吧,能够发现它的上方缓慢地、缓慢地出现一把造型精美而华丽的大剑的幻影。

    那是悬在半神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

    有什么事情都要记得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