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四只纲吉
    那是一闪火光。

    ——

    沢田纲吉赶回约定地点的时候看到十束多多良已经站在那里了。他小跑着往十束那边赶去,又在看到十束身边还站着人的时候止步。

    那是先前接走十束的两个少年,一蹲一站守卫在他身边,从纲吉角度远远能看到三人在交谈着些什么,十束手中似乎还有火光。

    纲吉想起之前见到的在十束身边多次拿出zipo又收回去的青年,下意识以为那是打火机的火光。

    [十束哥……也要抽烟么?]

    他疑惑着。

    纲吉走向那三人,看到他靠近原本在和十束说什么的另外两人对视一眼,颇有压迫感的超纲吉看来。

    棕橙发色的少年蹲在地上从下往上仰视着纲吉,虽说站在理应说是极具压迫力的地位,纲吉还是被这恶狠狠的目光瞪得后退两步。

    而另一位蓝色短发,斜靠在一旁电线杆上的眼镜少年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过来,虽然这视线不像他的同伴一般凶狠,但纲吉下意识觉得这个人更加危险。

    站在这两头凶兽之间的是如同邻家兄长一般的十束多多良。纲吉想起之前自己的推测,愈加相信那个自己脑补出来的穿皮衣戴墨镜骑飞车的十束形象。

    他小小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在纲吉后脚还没缩回去的时候听到了爽朗的招呼声,显然是十束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他从这二人中抽身出来,无比自然地接过纲吉手上的大包小包。

    十束先是低头查看一番,然后开口:“诶~小纲你已经全部都买好了吗?我还以为可以继续和你一起逛街来的。”

    言语间颇有些不尽意的感觉。

    [这个人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纲吉几乎能够看到自己脑后具现化的黑线,但顾及十束身后正盯视着他的二人,努力把涌到嗓间的吐槽咽下,干笑着哈哈想把这一页揭过去。

    “总之暂时生活是没问题了,”十束再次清点一番手上拎着的东西,确认应该置办的都买得差不多之后抬起头来,“那么我们就先回去吧。”

    说完这句话他稍稍侧过身朝身后两人说道,“你们也先回去怎么样”

    这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转过头来。

    “话说我好像还没有跟小纲介绍他们吧”十束问道,完全没有看到一瞬间面目扭曲的纲吉一般将手指向了身后的二人。

    [不不不请务必不要向我介绍!]

    纲吉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人现身变法变成了那副除了扭曲之外什么都看不懂的呐喊,只差抱着十束大腿让他嘴下留情。但显然对方没有接受到他的脑电波,笑眯眯地拉着他走到那二人面前。

    “这是八田,”他指指那个蹲在地上眼神凶狠的少年。

    那个蹲在地上的少年抬眼看着纲吉,堪堪将手放到帽檐处,酷酷地说了句“你好。”

    纲吉没料到对方还有这么好的态度,诚惶诚恐地回了这个和善的招呼。

    “这是小猴子,”十束笑眯眯看这仿佛两只小动物会面一般的场景,指指另一个少年。

    这一次就没有先前那样的待遇了。

    戴眼镜的少年先看向了十束多多良。在对方的微笑面具下凝视许久。

    在纲吉都要以为他对十束有什么不满的时候少年才转头看向他。

    “……伏见猿比古。”他将自己的眼镜往上顶了顶之后朝纲吉说道。

    下意识地,纲吉像是被教导主任般的人物点名似的立正稍息:“我是沢田纲吉,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见状蹲在一旁的八田皱了皱眉。

    “喂,我说你,”八田美咲开口吸引了纲吉的注意力,他看向这个人,对方却在他茫然的眼神下别开了脸,“算了,没什么。”

    倒是一旁的伏见见到他这个样子,意味不明地呵了一声。

    沢田纲吉:?

    作为三者唯一中间人的十束左看右看,像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事一般笑了起来。

    “那么,”他像是幼儿园的老师一样拍拍手吸引其余三人的注意,“既然小纲已经买好东西了,我们就先回去啦。”

    听到这话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八田,他几乎立即就站了起来,将一直放在身后的滑板提在手上:“我们送十束哥你们回去吧。”

    这个时候纲吉才发现疑似不良的少年站起来不过也只比自己高那么一个头而已,但却有一种他等矮人只能仰望的气概。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八田凶狠地看了过来。

    [对、对不起qaq]

    即使少年殷切的目光有如实质地投射到了身上,十束多多良还是拒绝了八田和猿比古一起送他同纲吉回家的提议,青年一边说着“没关系没关系”一边将这二人推离他与纲吉所在的地方。

    被推离的八田顺着十束的力道往边上走去,嘴中却还嚷嚷着不放心十束一个人走之类的话。他身边站着自觉跟上的伏见,用着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在大街上推推搡搡的二人。

    沢田纲吉乖巧地站在原地消磨着存在感,假装没有听到隐约从拉扯着的二人口中传来的“危险”“还在附近”之类随随便便就能脑补出一场大戏的词汇,在想到什么做成水泥柱打入东京湾之类的时候抖了三抖。

    在终于将瞎操心的八田劝走后,十束才貌似烦恼地转过身来,只是那姿态同一边抱怨着孩子管太多一边炫耀的家长们在某种程度上诡异地重合在了一起。

    处理完口嫌体直的大儿子和耿直火爆的二儿子,他又亲亲密密地揽上纲吉的脖子,准备带这个因为自己知(脑)道(补)太多而瑟瑟发抖的孩子回家。

    只是走到途中的时候,因为自己被自己吓到而一路上都埋头沉默着前行的少年突然停住了脚步。

    “啊!”他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突然发出声音。

    走在前面的十束回过头来询问:“怎么了吗,小纲?”

    被问及的纲吉低着头,让十束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耳朵似乎染上了绯红。

    没有得到回复的十束想了想,再次耐心地询问:“是有什么东西忘记买了吗?”

    过了好一会,他才听到从兔子一样的少年那边传来声音。

    “是。”

    既然是肯定的回复,纲吉又是这样一种表现,十束想着大概是什么私人用品于是也不再多问,只是体贴地提出了回去的建议。

    于是二人折返,在一家内衣店前做了停留。

    纲吉觉得自己的脸大概以已经红得快要滴血了。

    接触到的要不就是比自己还成熟的人要不就是各种别扭小鬼的十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普通邻家弟弟的类型,他憋着笑将纲吉推进门店,为了顾及他可怜的少男心体贴地在门外等候。

    [真是有趣啊。]他想,被会因为这种事脸红的纲吉取悦。

    …

    沢田纲吉原本是想直接冲进门随便拿两条内裤就走的。但正是他这害羞而窘迫的模样激起了店中导购员的母爱,一群人围堆过来开始向他介绍各种款式材质的……内裤。

    [不不不我只想早点离开啊qaq!]对年长女性们突如其来的爱意包裹的少年眼泪汪汪,[我对那条纯棉印满小黄鸭的真的没有兴趣!]

    等待在外的十束注意到里面的混乱,将手放在额头上作出眺望的姿势,

    “真好啊,”他感叹道。

    思及纲吉也许一时半会还无法出来,十束在店家准备在店铺边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只是位置还没坐稳,便有人朝他走来。

    “十束多多良,是吧?”

    沢田纲吉终于脱离这片噩梦的时候没有看到等待他的十束多多良。

    他先是左右张望确定了十束不在周围,想着也许十束有事去了其他地方想先在旁边找个地方等他,却看见旁边长椅下他们先前买的东西正躺在地上。

    纲吉走过去想把它们捡起来,却发现这些东西并不是自然倒下,而是一副被人踢过的样子。

    他再度转过身来看四周,或许是因为正好是饭点的缘故路上少有行人。但不知是何缘故,纲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正在发生。

    他顾不上那些躺平的物品,开始在四周搜寻起十束来。

    意料之中不见十束的踪影。

    但这更绷紧了纲吉心中那根弦,他进一步扩大搜寻范围,终于听到像是十束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呼一口气,便发现这声源来自一条较为昏暗的小巷。

    按照纲吉多年看漫画的经验,一般这种小巷子里都会发生一些霸凌之类不可描述的事件。于是他战战兢兢地从巷口捡了根木棍,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却目瞪口呆了。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清巷内的情况。

    被他担忧的十束正抱胸靠在稍里一点的地方,比起纲吉的各种担心更像是在给里面望风的样子。

    而巷内已经横尸遍野。

    符合纲吉心目中“不良少年”人设染着发穿着黑皮克的人们躺在地上哀嚎,唯一站立着的几人对视一眼,一起凶狠地握着铁棍冲上前,却被位于中央的两人——是先前纲吉见过的八田和美咲——轻而易举地放倒。在这二人打斗的时候,纲吉看见有红色的光在他们手上窜动。

    大概用了两秒反应面前发生的事情,纲吉向后退两步,打算离开这个不符合他常识的地方。

    但此时十束已经看过来了。

    注意到纲吉站在巷口,十束先是做出防御的姿态,或许是看清了纲吉的面容,他扬起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呀~你久等了吗,小纲?”

    察觉到纲吉定在他身后的目光,青年颇有些为难地挠头:“既然你已经看到了……”

    [要、要让我断指谢罪吗?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