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三只纲吉
    “要成为王吗?”

    纲吉再度站在这块漂浮的石板面前。

    悬浮在纲吉身前的石板——不如说是石盘岿然不动,只有近距离在它之前站着的纲吉才能体会到那种扑通扑通的仿若心脏跳动的感觉。

    虽然眼前除了这石板别无他物,纲吉却听到了声音。

    “你要成为王吗?”

    有声音这样问他。

    纲吉上前一步,曾全力阻止他行动的三日月没有出现,只有极度的喜悦从离手只有一步之遥的石板传来。

    就像终于争宠成功之后耀武扬威的女侍一般。

    纲吉神色复杂地感受着这喜悦,然后收回了手。

    “抱歉,”他说到,“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拒绝。”

    …

    再睁眼时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纲吉在床上滚来滚去好几圈也果然没能够离开床铺,只能装模作样地叹息两声。

    如果要是叹息着的同时能从床上起来就更好了。)

    每个早上都会被被子吃掉的少年把自己再次送入被口,在敲门声响起之后才舍得离开去开门。

    门口是同样一脸朦胧睡意的十束多多良。亚麻发色的青年还穿着睡衣,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撑在门框上。

    “小纲,该起床了。”他边打着哈欠边说道,显然也是一脸没睡醒的模样。

    “明明是来叫我起床,为什么十束先生却一副都没睡醒的样子啊,”纲吉吐槽着,侧过身子让十束能够进门。

    “噗噗,”路过他的时候青年说,“是‘十束哥’哦,小纲。”

    “是是。”

    他推着没个正形的青年进屋,顺手把大开的门关上。

    这是纲吉来到新世界的第三天。

    这个世界的他因为一把年纪(?)且太过依赖家人而被送到日本独立生活一段时间,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专门拜托了朋友的朋友的家人的下属的母亲的朋友——一位名为田中的老妇人来照顾他。而因为突然有了其他的事情,这位田中夫人又拜托了邻居,名为十束多多良的青年来照看纲吉。

    扮演着npc角色的青年先是带纲吉来到这个名为镇目町的地方熟悉了地形,两个傻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纲吉并没有换洗的衣物以及生活用品。将自己以前的衬衫翻找出来给纲吉暂时换上之后,十束做出第二天早起去给纲吉买生活用品的决定。

    和比自己手臂长一截的衣袖奋斗着的纲吉欣然同意。

    但不论是十束多多良还是纲吉似乎都高估了自己,或者说低估了床对人的吸引力。

    等到两人都洗漱换好衣物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先去街头的拉面馆简单解决了早午餐,十束拿出终端开始搜索地图。

    不管看多少次沢田纲吉都还是觉得终端这种东西无比神奇。他再一次惊叹着看只在电影中见过的悬浮在空中的地图就铺展在自己眼前,随着十束手势的变化缩张移动。

    虽然昨日他就已经拿到“自己”的终端,一个全新的甚至比十束手上高端不少的仪器,但因为不怎么会用的缘故暂时只充当了闹钟,于是只能一脸仰望表情地看着十束手指灵活地在终端上点来点去。

    …

    在此之前,纲吉一直以为买衣服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要一眼看过去随便挑选几件顺眼且合身的衣服就能轻而易举解决的事情在今日被磨蹭了好一会。被完全当做一个大型人偶的少年整个人呆滞着,木然接过被十束不停拿出的各种风格的衣服然后带着他们走向试衣间。

    简直就是一场磨难!纲吉愤愤不平着,换上手中的衣物后才发现它有着奇奇怪怪的耳朵垂在帽子后段。

    “……”

    “小纲~还没有好吗?”试衣间外传来十束呼喊他的声音。纲吉揪着衣摆沉默半晌,还是穿着这件除了耳朵外一切正常的衣服出去。

    衣物选到一半的时候十束多多良接了一个通讯。他一边同对面聊着一边指挥纲吉向下一家店进击。

    “抱歉啊小纲,”等纲吉在店门口等到在后面磨磨唧唧打电话的十束时看到的就是双手合十的青年,“我这边突然有事情要先走一步,你能自己找路回去吗?”

    还没等到他回答,十束便自顾自地做了决定:“小纲你自己逛一会行吗?我大概四点到这里来接你。”

    “我可以自己回家的。”纲吉争辩。

    “好啦好啦,”十束在他面前叉着腰,“就算不能和小纲一起逛街至少也让我和小纲一起回家吧。”

    然后这个大孩子把脸凑到纲吉面前来,用一种楚楚可怜的语气道:“不行吗,小纲?”

    “我知道啦!”纲吉被这巨大的攻击吓得后退一步,“我到时候会在这家店门口等十束哥的!”

    听到满意答复的十束这才后退一步,然后摸上纲吉的狗头。

    “好孩子好孩子。”

    感觉像是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一样。

    纲吉摸摸被揉巴成一团的地方,看着十束多多良很快就和据说是和他一起走的同伴碰头。

    那是两个少年。

    有着棕橙发色的少年急匆匆地叫着“十束哥”冲到十束身边,他身后是慢悠悠走着的眼镜少年。

    两人看起来都不是什么乖乖仔的样子。

    纲吉有些疑惑这二人究竟是否是十束口中说的认识的同伴,于是他颤颤巍巍地开口:“那,那个……”

    棕橙发的少年眼神凶狠地看了过来。

    [咿!好可怕。]这样想着的时候纲吉还偷偷觑了眼他身后的眼镜崽。少年顶着一头蓝发,看着他看过去无比烦躁地咂嘴。

    “啧。”

    [这边更可怕啊!]

    纲吉将求助的目光转移向被二人围住的十束,他看见纲吉看过去,朝他挥了挥手。

    纲吉像被召唤的小狗狗一样小跑过去。

    “总之,”十束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嘱咐他,“小纲一定要记得到这里等我,一定不要胡乱到处跑哦。”

    [这两人竟然真的是十束哥的同伴吗?!]

    “我知道了。”

    回答后的纲吉被轻而易举地放过,他看着十束被两个看着就像不良少年的人拱卫着离开,又想起前两天陪十束去接他的青年。

    [莫非十束哥其实是什么黑帮的干部之类的人物]

    被自己脑补的穿黑色皮衣带黑色墨镜笑眯眯拷问的十束惊到,纲吉摇摇脑袋,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了。

    不论怎样,目送十束多多良离开之后的纲吉开始了闲逛。离开某位热衷于给他一件换装的青年,他觉得自己的行程都快了许多。对需要购买的生活用品进行扫荡只花费了不到一小时,而至此纲吉也没有想明白到底为什么先前他和十束两人用了大半个下午。

    买完所有东西之后纲吉就准备乖乖回到说好的地方等待十束来接他,在去往的路途上被趴在甜品店的窗橱上的女孩勾走了注意力。

    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长裙,复古的蕾丝遍布周身,像是古老城堡走出的幼小王女。这个孩子大概六七岁的样子,有着一头罕见的银色长发,被柔顺地披在身后。她趴在窗橱上,面目间是如同人偶一般的毫无波澜,只有闪闪发光的双眼昭示了这个孩子对面前红成一团的草莓慕斯的渴望。

    纲吉走过去蹲在女孩身边,拍拍没有察觉到他靠近的女孩。

    “你想吃这个吗?”他问道。

    女孩这才扭过头来,眼中光芒消减不少。

    感受到女孩的抵触,纲吉举着双手以示清白,“如果你想吃的话,哥哥可以请你吃哦。”

    女孩定定地看着他,眼中像是疑惑着这个来路不明就搭讪的人。半晌后她抬起手,拿出一个攥在手中的红色玻璃珠。

    纲吉保持着微笑看这个孩子将玻璃珠放在眼前,像是在透过这颗珠子看他。然后她放下手,复而拿起。

    在纲吉觉得自己的笑容都僵硬了的时候这个孩子终于把手中的玻璃珠拿下,她定定地看着纲吉,然后极其缓慢地摇摇头。

    纲吉挠挠头:“哥哥只是请你吃,不会做坏事的哦。”

    [怎么听起来都不像好人啊!]说出这句话之后纲吉在内心疯狂吐槽着自己,但话已说出,只能等待这孩子的回应。

    但女孩还是只看着纲吉,仿佛一尊人偶一般立在这里。

    在被看着的时候,纲吉在这个孩子的面前有一种被看穿的错觉。他就这样站在她身前,感觉到自己如同被放在x光下[观察]着。

    这种感觉十分奇异。让纲吉感到一丝突如其来的不安。

    他鼓起勇气看着这个孩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这个时候他听到店门打开的风铃声。只见从甜品店中出来一位女性,她手上拎着小小的蛋糕盒,大概是将店内的商品打包带走。她小跑着来到女孩身边,蹲下揉揉女孩子的头发。

    “等久了吗,安娜?”

    被问及的女孩摇摇头,这位女性才放下心来。这个时候她重新站起身来,似乎被另一边同样蹲着的纲吉惊了一下。她略带疑惑地朝纲吉点头示意,然后拉着安娜准备离开。

    在目送这二人离开的时候,纲吉感到某种奇异的不可言说的心情。

    “……要成为王吗?”

    他似乎又听到谁在他耳边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