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二只纲吉
    沢田纲吉不知道自己被换了地图。

    他昏昏沉沉地一觉醒来,就到该下飞机的时候。

    虽然离开的时候暂时为身边坐的是一个成年男性而不是那个问过他问题的奶黄发色的小男孩而疑惑,但他很快就陷入为即将到来的学期考试而烦恼的漩涡中。

    当他从对可想悲惨未来的叹息中脱离出来的时候,他发现周围的环境与记忆中的稍微有些不同。

    “请问是沢田纲吉吗?”

    有人从身后搭上他的肩膀,纲吉回过头去,看到一张笑得十分灿烂的脸。

    那是一个青年,他对着手上拿着的大概是照片之类的东西对着他看了会,然后转到他面前来,一脸自来熟地打起招呼:“我是十束多多良,受田中阿姨的拜托,你在日本的这段时间就由我来照顾啦!”

    哈?!

    沢田纲吉一脸懵地看着自说自话的十束,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家在日本认识能够拜托别人照顾他的叫做‘田中阿姨’的人。

    “诶~你没有带行李吗?”

    十束疑惑地看着双手空空的纲吉,而后带着促狭的笑意朝他挤眉弄眼,“不过就算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到这边,也不会因为这样就让你回意大利的哦。”

    “就算因为想妈妈想到哭也一样。”他补充到。

    纲吉抬起头,正好撞入笑得眉眼弯弯的十束眼中,好笑地揉一把少年的头发,十束安抚道,“男子汉不学会独立可是不行的啊,”

    他向身后充当人形背景板的草薙解释,“这孩子因为太过粘母亲的缘故,被他父亲拜托单独送到日本这边来玩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由我来照顾他啦。”

    这个时候纲吉才找到插话的机会,他急急忙忙地抬起头,抓住十束的手腕,“那个,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的母亲……”

    “说的是沢田奈奈女士吧?”被突然抓住手腕十束有些诧异,在得到纲吉肯定的答复后不甚在意地解答起纲吉的问题来,“我同她虽然没见过面,但是我有看过她的照片……说起来纲吉君同奈奈女士长得很像啊。”

    如果是一般孩子听到类似的夸奖,现在大概已经挠着头羞涩地笑起来,但是纲吉在听到这话之后突然就懵了。

    他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纲吉君……纲吉君你有在听吗?”发觉到少年走神的十束用手在纲吉面前晃晃招引他回神。

    不过这动作进行到一半就停止了,他单手支撑着下巴自言自语起来,“叫纲吉君是不是太过生疏了啊……”

    不过这自言自语很快被表情急迫的少年打断,纲吉几乎整个人倾到十束面前,无比急切地询问:“那个……我的妈妈在……”

    “在意大利哦。”

    “妈妈她……”

    “只要纲吉你在日本一个人独自居住一个月,就能回日本和奈奈阿姨团聚了。”十束用着街头促销的语气同纲吉打着商量,“怎么样,很简单吧?”

    “妈妈……”被促销的纲吉后退一步放开抓着十束的手,“我,我要回意大利!”

    “之前已经说了不行,”像是预料到纲吉的行动一般,十束双指夹着张银行卡在他眼前晃了晃,“为了防止你跑回意大利,你父亲特地嘱咐不会给你足够买机票的钱。”

    说着的时候他一把挽住纲吉的脖子,“所以你就安心地在日度过这一个月吧,离不开妈妈的纲吉君~”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十束做出x的姿势,“只要这个月过去就可以见到她。把你送到日本来一个月也是奈奈阿姨同意后才做出的决定哦。”

    沢田纲吉还想说什么,很快被十束镇压下去,说着“撒娇是不行的”的青年拖着纲吉离开机场,纲吉一切的反抗动作都被当成是初次离开母亲的孩子迫切想要回家的行为。

    挣扎得最厉害的时候纲吉几乎就能逃离桎梏跑出去,又被看似没有丝毫存在感的草薙捉了回来。

    瘦弱的男孩几乎一只手就能拎起来,草薙在将他送回十束手上的时候皱了皱眉。

    “总之,”自觉不得不维持一个严肃形象来镇压这个初次离家的小鬼,草薙绷着一张脸说到,“既然没有钱少年你也回不了意大利,还是先跟十束回去吧。”

    同时他在心底叹一口气,深觉无法体会这些被娇生惯养到打包到外一个月都无法忍耐的孩子的心情。

    难道我已经老了吗?他无奈地刨了刨头发,看到似乎是被他震慑到的少年维持着qaq的表情惧怕地看着他。

    看来是被当成严厉的角色了啊,草薙烦躁地习惯性掏一支烟出来,又顾忌到纲吉的在场把手收回去,扮演着因为周防尊的存在而好久没有当过的黑脸角色。

    “那么,我……我能去把自己托运的东西领回来吗?”

    纲吉询问道,在笑眯眯回答好哟的十束陪伴下取到了装着三日月宗近的长条圆竹筒。

    出于莫名父母将他送到日本神奇剧本的影响,纲吉先将竹筒打开,看到太刀安然无恙地躺在其中才放心地嘘一口气。

    不,也不能说放心,纲吉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把这振三日月拿出来好好检查一下,以防被换成什么冒牌货。

    不过在此之前十束多多良阻止了他。

    带着一丝促狭的青年再度凑到他眼前,先是哇哇哦哦惊叹一番。

    “不过,”十束多多良揉揉纲吉的头发,说实话这手感让他有些上瘾,“现在小纲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吧”

    [小纲是什么鬼啊]纲吉偷偷吐槽着,

    下意识朝十束身后的草薙看去,男人正叼着一支烟四处张望,虽然没看到他的正眼,纲吉还是能读出他整个人发出的几乎具现化的要是再有什么七七八八的事就砍了你这样的气场来。

    [呜哇哇果然是被讨厌了吧?]

    纲吉再次偷偷抬眼,恰巧看到草薙看了过来……

    [绝对是被讨厌了吧!]

    于是纲吉很怂很怂地摇着头,顺着十束多多良推他前行的力道离开。

    …

    机场距离十束多多良家有着一段距离。

    行程到一半的时候十束多多良发现纲吉已经靠着窗户沉沉睡去。

    “似乎是被当成坏人了啊,草薙哥,”他将隔音窗升上去,朝稳稳握着方向盘的男人打趣。

    “那种情况也没办法吧,”草薙专注地盯视着前方,“你要照顾这小鬼一个月吗?”

    “大概”十束挠挠脸颊,“平时受田中太太照顾很多啊,而且小纲也很乖……”

    “哈”

    “总之,”他强调道,“已经答应下来的事情不可能不去做吧。”

    十束多多良把自己撑在窗旁,他从后视镜反射的地方正好能看见睡得头一点一点的纲吉。少年歪歪地坐在后座,已是陷入睡眠的模样,只是头不住往下点着,让人总担心这个睡着的少年会因为用力过猛而惊醒过来。

    十束多多良盯着纲吉好一会,目光在他稍微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流连,不久后他收回目光,而后嘟囔一句。

    “什么?”草薙没听清十束口中的话。

    “我说,”十束重复一遍自己的话,“看起来很好捏的样子啊,小纲的脸。”

    “……”

    草薙出云再一次地,感觉到自己额角蹦出好几个小十字路口。

    “真的好想……”

    “喂,十束!”

    ——

    沢田纲吉不是自愿入睡的。

    当然了他又不是猪,明明在来日本的途中已经睡了一路了怎么还会想再睡觉呢?

    但事实上他睡着了。尽管外在十束多多良看来他是脑袋一点一点几乎下一秒就能醒来的模样,但其实此时即使有人使劲抓着他的肩膀摇晃也不能让纲吉醒来。

    纲吉在一片黑暗之中。

    唯一的光来自他身前,一块漂浮在他面前的石板。

    纲吉不受控制地上前一步向着这块方形石板走去,在即将触碰到石板的时候手突然被不知从何处飞出来的某物击飞。

    “!”

    他像是才回过神一般盯着自己的手,目光追逐到击飞自己手的东西,发现那是三日月宗近。

    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刀剑一动不动地躺在纲吉脚边,即使纲吉呼唤他的名字也没有看到付丧神的出现。

    将三日月捡起抱在手上,纲吉重新朝方才奇妙地吸引着自己的石板看去。

    那大概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石板,中央浮雕着圆盘,四周拱卫着奇妙花纹。要说有什么奇异的大概是它周身流转着青色的光并漂浮在空中。

    在纲吉想上前查看一番的时候他手中的三日月突然动了动,太刀发出咔哒咔哒的晃动声。

    而当他退回原地查看三日月的时候,这刀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岿然不动。

    纲吉再上前——

    “咔哒咔哒”

    退回原地——

    “……”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纲吉觉得自己大概了解了三日月的意思,他试探性地问道,“难不成三日月你……不想我靠近这块石板?”

    话语落下后太刀诡异地沉默一会,在石板威慑性地发出刺眼光芒之前疯狂地晃动起来。

    而纲吉一边抱住晃荡的三日月不让他从自己的怀中掉下去,一边伸手挡在眼前不让这剧烈的光刺入眼中。

    然后一瞬之间光芒大绽,将整片整片的黑色都吞噬。

    …

    因为小鬼睡着而放慢车速的草薙车上,十束多多良百无聊赖地靠在车窗上看外面的景物。

    突然一丝暖色引起了他的注意。

    但那丝如同光芒又如火焰的橙色只出现了一瞬,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便极快的消逝,连出现自何方都无法捕捉。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