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八只纲吉
    沢田纲吉跟在男人的后面走着。

    他跟在这个曾经不靠谱地在南极挖石油现在也很不靠谱地在世界各地寻找新的石油资源的他的血缘意义上的父亲身后,一步一步踏在他的影子后面看挂着琳琅满目商品的意大利夜市。男人的身影在他的身前摇晃着,又被灯光切成破碎的几块。

    纲吉努力地撕咬着被男人三两口解决的同款披萨面饼,偶尔被身边的小摊贩吸引走目光,又很快回归正途,亦步亦趋地走在男人身后。

    在男人认认真真在前面带路的时候,纲吉偷偷从后面打量这个人。

    说实话沢田家光的背影无疑是宽厚而雄壮的,同一只手都能拎起来的弱鸡纲吉相比,他无疑有着男性梦寐以求的健壮身材。这也是妈妈奈奈常常在纲吉面前提爸爸是个很可靠的人的原因之一。

    但沢田纲吉并没有感受到那种所谓被保护的可靠感觉。

    他跟在父亲身后,连他的影子也远离。

    这个男人身形高大而健壮,连带着影子也厚重不少,却连一个沢田纲吉也包括不进去。

    纲吉抱紧他怀中的三日月,这振刀剑的付丧神四舍五入已经一天没出现在他面前。

    在异国的夜晚,他突然觉得天气确实有些冷。

    沢田家光偷偷用眼角觑他可爱的宝贝儿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小一只纲吉抱着他送的刀剑傻呆呆看着某个摊位的模样。

    因为自己送的东西被儿子如此不离身地抱在手上而尾巴都快翘起来的家光先生矜持地走到纲吉身边,顺着他眼光看过去正好看见一家射击游戏商铺中央挂着的大大的兔子玩偶。

    啊,是了,他家纲吉还在一个喜欢玩射击游戏赢奖品的年纪啊……已经不再喜欢小恐龙了吗……

    莫名失落的家光揉了揉一脸懵逼的纲吉的头发,上前去向店主购买了几发子弹。

    尽管近年来需要家光亲自出手的任务越来越少,但毕竟是吃饭的家伙,沢田家光用了两发子弹来适应这把各种不符合(黑手党)逻辑的木仓,又随意浪费两发,最后一发入魂,得到那只毛茸茸的兔子。

    只是当他回过头去,想要将这只拿到手上后大的过分的蠢呼呼的兔子送给纲吉的时候。原本平坦的地面像是突然凸起了一块,于是得意洋洋的家光在笑眯眯店主的凝视下平地摔在了纲吉面前。

    “爸、爸爸,你没事吗?”一脸懵逼看着家光平地摔的少年急急跑上前,将他的父亲捡了起来。

    “啊,没事,”家光疑惑地往后看了看,那块地面确实有一点凸起,但在他走过去的时候却完全没有这个印象。

    稍微疑惑之后他挂起开开心心的笑容,在担心自己的软萌得一塌糊涂的儿子头上撸了一把:“没关系没关系,你老爸可是刀枪不入的!”

    沢田纲吉目光漂移着附和两声,接过那个大得过分的兔子,几乎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

    其实沢田纲吉拿到这只兔子的时候是想说我已经长大了已经不需要这种小孩子才玩的东西了的,可这个男人会怎么想呢?

    一定会被当做口是心非吧。

    曾经无数次被误解的纲吉抱着大到几乎会影响到他行动的兔子一步步跟在家光身后走着,身前的男人东张西望地看着四周。

    空气中披萨面饼的味道,海鲜饭的味道,烤鱿鱼的味道,各种食物的味道揉杂在一起,从街道这头传到那头。酒厅大张旗鼓地开着,嘈杂的音符也投入满是食物味道的空气中来。家光拉着纲吉从这个店窜进去又自那个店溜出来,手上几乎堆满了吃的东西和大大小小的纪念品。

    似乎从很久之前开始就是这样。

    沢田纲吉手上依旧只抱了那个兔子,他冷眼看男人忙来忙去把他觉得好的东西都堆到手上,就像看见还年幼时的男人。

    和以前一样,男人总在微不足道的事情上表达他波涛澎湃的父爱,却在最重要的时候连一丝眼神都奉欠。

    不过没关系的。沢田纲吉想,对着朝他傻笑的家光露出一个乖儿子应该有的微笑。

    然后仿佛得到赞扬的狗狗一样的沢田家光蹭蹭蹭来到纲吉身边,手舞足蹈地向他儿子介绍起这条街上有的东西来。

    吃吃喝喝玩玩乐乐间很容易就走到街道尽头。

    那是一个音乐广场。

    或许因为是夜间的缘故喷泉被关闭了,孤零零的丘比特光着屁股蹲在水池中。

    同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他身前已经略有规模的杂技班子。

    高高的椅子搭到仰着头也看不清的夜色深处,顶端有一盏灯,像是灯塔一般伫立在闹市之中。纲吉借着在摊铺灯火下黯淡到甚至有些可怜的灯向上望去,恰恰能看见一个人正吊在上面。

    他似乎在上面做了些类似翻滚啊转圈啊的危险动作,但因为太过高远又是夜间,停留叫好的人却是很少。

    倒是他下面,表演魔术的小孩子倒是频频引来围观人群的叫好声。而另一处即将开始的跳火圈的表演,跳跃起来的火光也照亮了不少孩子开心到发亮的眸光。

    纲吉倒是很少见到国外的杂技团,更不用说这种野生的,于是也驻足在此。

    他原本还有些担心常年在外的家光会对这类杂技毫无兴趣,却发现男人已经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眼前。只是表情颇有些一言难尽。

    …

    沢田家光当然注意到儿子的留步,本来么,按照他的剧本,他应当带纲吉吃吃喝喝玩好后在自己安排的a组——门外顾问版杂技团前面看一场意大利风味的杂技。但现在这个计划可能要搁浅了。

    他看着那个把自己吊在空中变魔术却被来往女性抱在怀里捏来捏去的叫做玛蒙的家伙,这恰巧是他认识的人。

    走到高耸到夜幕深处的杆子顶端的并非驻足的人们所猜测的身轻如燕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叫做列维的大叔。

    而那边开开心心的给圈子点火的人是被人叫做路斯利亚,是个人妖……

    以上都是他认识的隶属于意大利老牌黑手党(划重点)的暗杀组织(继续重点)——varia

    喂喂难道varia已经财政赤字到只能靠演杂技为生了吗?!

    某一瞬间家光无比想冲上去拽着这几人中的谁大声询问。

    …

    虽然同为彭格列的成员,但在带着纲吉的情况下家光做出的第一反应就是抬脚就走。

    在他做出这个行动之前,似乎听到一声嫌弃的“切”声。然后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晚上好,家光。”

    几乎是每天都能听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家光抑制住那只手伸过来开始就蓄好的力气,拉扯出一个笑转过头去。

    说实话家光在自己的警觉范围内察觉到这双手的存在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是自己的是谁了。目前在意大利能够让他毫无察觉地走进防卫范围的除了他的老朋友就只有他上司了。

    其他人不是不能做到,但让他毫无察觉还无比自然的也就这两个人。

    而老朋友reborn不可能从这个高度伸过手来,因此回过头去看见彭格列九代目那张脸的时候沢田家光是真的在吐槽这张脸已经笑出了褶皱。

    这位立于里世界顶端的教父在打过招呼后十分利落地抛弃了他可怜的门外顾问,从不知道哪个包里掏出一颗糖放到纲吉手心。

    “你好,纲吉君。”他弯着腰笑眯眯的对纲吉说道,“我是timoteo爷爷,是家光的上司哦。”

    沢田纲吉一脸黑线地收下这颗糖,然后乖乖鞠躬道谢:“您好,谢谢您的糖。”

    “真是好孩子啊,”纲吉眼睁睁看着自称为titi什么来着的爷爷一把揉上了他的头发,又悄咪咪塞一颗糖过来,“作为乖孩子的奖励,再给你一颗糖……纲吉君一定要帮我保密,家光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和我的医生告状的。”

    ……沢田纲吉,沢田纲吉乖巧的收下然后面无表情地道谢。

    “喂喂九代目我还在这里啊,”他的老爹一把捞住他的肩膀抗议道,“塞西尔医生知道了可饶不了我。”

    然后这个男人扭过头来向纲吉介绍,这是他的上司timoteo。目前经营的公司彭格列是一家大型跨国石油公司,他的父亲家光就是在彭格列工作的人员之一,目前负责在世界范围内的石油资源勘探。

    “家光很厉害,”老者这样对他说道。在这之前他将家光打发去买意大利冰淇淋,然后拉着纲吉像每一个说着“我小时候还抱过你嘞”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样开始对着纲吉自说自话。

    沢田纲吉不知道多少次听过这种论调,于是他无比自然地像以前一样左耳进右耳出地附和。

    “纲吉君手上的刀似乎有些眼熟,”或许是在自己家那个长不大的儿子身上看到常常看到这副表情,timoteo十分明智地转移着话题,“能让老夫看看吗?”

    听到涉及三日月宗近的话,少年打起精神来,将即使抱着兔子行动不方便也还紧握着的三日月递给timoteo。

    看到纲吉如此艰难地行动着,timoteo挥挥手,一个西装男从人群中走过来接过这个地摊上赢来的兔子,姿态恭敬得仿佛在接过英国女王的赏赐。

    空出双手后纲吉才重新将三日月递过去,老者简简单单地看两眼,又递送回来。

    “请问……您是知道关于这振刀,知道三日月的某些事吗?”

    少年有些急切地问着,不论是话语还是姿态都说明了某一件事——

    “你很重视这振刀吗”老人问。

    “啊,是的。”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纲吉缓一口气立定站好然后解释,“因为经过了很多事……”

    常年同中二期尚未度过的儿子奋斗在前线的老人一脸我懂的表情贴心地略过这个话题,带着一种自己也不知从何而来的怅然叹息一声。

    而后他再度弯下腰,让自己能够与纲吉平视,那双即见证过光明也照见黑暗的丝毫不见混沌的眼中满是真挚与信任——

    “家光也会很高兴的。”

    他再一次重复。

    “你喜欢这振刀剑的话,家光会十分高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