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七只纲吉
    很多人都觉得异国的黄昏有着同日本不一样的美。

    沢田纲吉身处于异国的黄昏,也许是缺少某种艺术家的细胞,他完全感受不到其他人所说的所谓的“同日本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将头靠在出租车的车窗边上,与车接触的地方能够感受到车身传导而来的振动。从这半透明的墨黑车窗往外看去,黄昏也好街边的道路也好都如上个世纪的黑白照片一般从他的眼前略过。

    他往后缩了缩,直到脸颊触碰到被抱在怀中的三日月才抬眼偷偷从后视镜瞅坐在前座的男人。

    他的父亲,名为沢田家光的男人。

    从纲吉的方向看过去只能看见男人冷硬的下颌,他似乎在同谁打着电话,嘴唇张合说着纲吉听不懂的异国语言。

    这个时候沢田纲吉发现他其实对这个偶尔出现在他生活中的男人一点都不了解。

    比如男人说自己是个普普通通的石油工人,但纲吉从来都不知道这份工作能让男人变成一脸严肃说外文的角色。

    他记忆中的男人还是那个只会和他抢小恐龙的废材大叔模样。

    在他沉入思考的时候男人挂掉了电话,整个车在听不到任何人言语的时候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沉默。

    连从车内音箱中放出来的广播都只能让这个空间更加尴尬。

    司机先生稳而快的开着车,白手套紧握着方向盘,让眼神胡乱飘动的纲吉奇异的感到安心。

    同在前排的男人是什么表情纲吉无法得知,但从后视镜传导来的他微收的下颚和一言不发的状态来看,也许正为在异国他乡遇见疑似翘课旅游的儿子而恼怒。

    啊啊啊,他该怎么向自己的父亲解释呢?邻近毕业却离开了日本到意大利的事情。

    纲吉颇为苦恼的想着,忍不住往座位里面缩去。

    …

    沢田家光在后悔急吼吼直接从深海威尔第的工作室浮上地面。

    他觉得自己应该先去换身符合身份(石油工)的衣服,然后在某个街头和他即将饥肠辘辘的儿子来一个偶遇。

    这个时候身在异国他乡的小纲吉一定就会像以前一样嘤嘤嘤地哭着扑进他的怀中,小声抱怨着自己饿了撒娇说想吃爸爸做的饭菜。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因为为了不惊扰到沙滩上游玩的人放弃潜艇而自己游上陆地,穿着被水泡得皱巴巴的订制西服贴上他可爱的纲吉然后被一脸嫌弃地撕开。

    你说你急什么呢?急这两分钟给纲吉一个他爸爸皱巴巴连衣服都穿不好的印象一点都不划算好吧ヽ(  ̄д ̄;)ノ

    沢田家光一脸严肃地偷偷从后视镜觑他的儿子,猜想纲吉一定生气了,不然怎么现在都还没和他爸爸说哪怕一句话?

    刚吩咐完手下的家光收起手机,严肃地思考应该怎样和他可爱的纲吉进行一场和谐有爱的父子对话。

    他一只手无规律地敲着大腿,思考除了让手下订一个套间——当然是双人床,纲吉好久没有和爸爸一起睡了一定也很期待吧——之外,还能做些什么来给好不容易离开日本的纲吉留下好玩的记忆。

    想着想着他又开始低头码短信,除了身边这位来自[cedef]的出租车司机先生和这辆长着出租车外表实则经过彭格列内里改造能够得让人能够享受坐车过程的车子之外,还需要怎么布置才能让他的纲吉高兴一点。

    幸好这个时候这个已经快忘记自己是谁的家伙还没忘记自己的人设——为公司在全球各地勘探石油资源的男人。

    所以他只是订了一间民宿而不是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

    但他也差不多快高兴到忘乎所以了,从他在赶到纲吉身边第一步是朝纲吉打招呼而不是质问他去哪了为什么会在离日本这么远的意大利的时候,家光几乎已经听到来自老朋友的嘲讽。

    真是蠢爆了。

    ……之类的。

    好啦好啦他也知道这种行为蠢爆了,可难道你要他刚见到爸爸的纲吉就被这个湿答答的大叔虎着一张脸凶巴巴地质问吗?

    不行不行。

    啥?你说挖石油的借口也是蠢爆了

    啊确实他也觉得挖石油这种理由老套爆了,但比起常年在非洲啊南极啊挖石油,为公司勘探石油资源多上能给他偶尔回家看纲吉被捉到的时候找个借口。

    嗯你说为什么总是在挖石油挖石油的吗?

    当然是因为当初跟孩子他妈妈说她老公正在为人类世界做贡献的时候,那个可爱的女性猜测“啊,莫非是在挖掘能源……石油之类的。”

    面对如此温柔小意的妻子,就算是掏粪工家光大人也得捏着鼻子承认下去,更何况是简简单单的石油工人呢?

    所以那个时候他无比惊喜地看着他的妻子,用媲美奥斯卡的演技表达着自己的惊喜——“哦亲爱的你猜的真是太准确了……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心有灵犀吗?”

    已经成为沢田奈奈的女性笑起来,如春花揽照,让人别不开眼来。

    所以家光大人就成为了为人类世界做贡献(清除触碰到底线的黑手党)的石油工人。

    石油工人沢田家光带着他的宝贝儿子来到了西西里当地一家普普通通但在当地人之中口碑很好的一家民宿。

    在下车之前他先看了眼车的后座,他家宝贝儿子在听到到达目的地之后就已经快速地下了车,完全没给老父亲[抱着儿子入住]的幻想一丝可能实现的余地。

    稍微有些失望。

    莫名沮丧三秒的家光在脚踏到地上的瞬间焕发生命力,带着他被里世界无数人称赞的[豪爽有朝气]的微笑朝纲吉伸出手。

    “那么,我们走吧,纲。”

    “啊,好。”

    沢田纲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笑得……傻乎乎的家光,犹豫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地一边抱着三日月宗近一边牵住沢田家光伸出来的手。

    自以为笑得豪爽而帅气的傻爸爸笑得更傻了。

    在父子二人手牵手(……)进入民宿去沢田家光的房间之后,他们方才乘坐的车悄无声息地离开,如鱼汇入水一般消失在车流当中。

    在车辆启动的时候,后座某处突然传来咔咔咔的机械运动的声音,原本空无一人的座椅凹陷下去,老神在在的reborn吹着他的黑咖啡坐着被机关送了上来。

    “家光这家伙不行啊。”婴儿如同他老朋友猜测的一般评价,“真是蠢爆了。”

    从他旁边升起来的另一位蓝发女婴同样老神在在地点着头并附和:“对对。”

    见身边的人也同意自己的观点,reborn露出一个乖巧可爱的笑,恶魔尾巴在他的身后扫来扫去:“不过这才有意思嘛……我们来为增进家光父子感情做一点小小的准备怎么样,墨列提”

    前座把持着方向盘的司机不为所动,听到这句话名为墨列提的隶属于彭格列门外顾问的男人甚至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家光大人不在的时候门外顾问全由拉尔小姐负责。”

    他算是婉转地回答到,后排的两个身心极为不符合的婴儿对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车平平稳稳的开到某条街道,在岔路口搭载上一位栗色头发的少年。

    “您好,reborn大人。”他十分有礼貌地打着招呼,“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

    晚上的时候纲吉被家光挖了起来,这位自从来到旅馆就叽里呱啦吹嘘着他在外经历的男人用着“想不到吧这里的车居然可以自动烘干衣服”的语气,真诚而逗比地邀请纲吉和他一起去逛意大利的夜市。

    沢田纲吉盯着笑得露出大白牙的男人,虽然很想一三日月宗近糊上去,却还是念在这是他血缘上的父亲的份上弱弱地答应下来。

    几乎是瞬间,纲吉看到家光身后立即就变成了飘着小花花的粉色背景。

    ……有必要这么高兴么

    心里这样吐槽着,纲吉还是嫌嫌弃弃地嘟囔着“我已经是大人了”一边牵上伸到脸前的比他宽厚不少的手,父子俩一同走到被灯火照的透亮的街道上。

    这就是被父亲牵住的感觉吗?纲吉望向男人的侧面,在光线的氤氲中男人的侧颜被柔化些许,恍惚间让纲吉感到身在某种梦中。

    “啊决定了!”打破这美梦的是男人,他翻找着这家不知名小店的菜单,决定先来一份披萨面饼,“纲要吃这个吗?”

    男人征求着纲吉的意见,带着他穿过坐的挤挤的人群来到像是玩儿一般上下翻动披萨面饼的胖墩墩的师傅边上。

    …

    在父子俩看不到的阴暗小巷,一队黑衣人正匆匆钻过,在到达巷口的时候领头的人挥手指挥所有人停下,然后拿起他挂在身后的对讲机。

    “目标已经就位!其他组汇报情况,d组已经到位!”

    短暂的沉默后,从对讲机中传来滋滋的电流声。

    “a组,到位!”

    “b组,就位!”

    “……”

    “c组呢c组,c组”

    “c,c组还有一分钟……c组就位!”

    听到满意答复的婴儿站在能够纵观全局的圣堂顶上,举着他小小的望远镜观察正充傻卖愣逗的儿子哈哈大笑的老友。然后他勾起嘴角——

    “彭格列门外顾问式夜市活动……开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