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六只纲吉
    “自我介绍完毕之后,那么,能请你去死吗?”

    笑眯眯的青年睁开眼,无尽的恶意喷涌着朝少年盖了过来。

    ——

    “总酱,吃饭了哦~”

    每日清晨名为[植屋]的宅邸都会传来女性温柔而明快的声音,同着此起彼伏欢快的鸟鸣一起传入某个房间。

    阿光同往常一样拉门进入弟弟的房间时看到自家弟弟半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的模样。

    “要做什么吗?”她急而稳地小步走到冲田总司边上,帮助他坐起身来。

    “不,没什么事,”冲田总司仰头询问他的长姐,“昨天……昨天来投宿的那两人是离开了吗?”

    “啊呀,好像是的啊,”阿光理了理头发,“刚才去看的时候他们似乎就已经走了……床铺也理得好好的……”

    “是吗?”

    “怎么了,总酱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我早上同那位沢田君有过一段对话,他看起来像是很容易被骗的样子……让人有点担心啊,”做弟弟的沉思一下,似乎想揭过此页,“不管他们啦,说起来我今早又做了一个梦哦。”

    “诶~是什么呢?”做姐姐的也很配合的转移了注意力,一脸求知地看着弟弟。

    “我在梦里斩杀了一只黑猫哦,像以前那样,”他的手也挥舞着,做出挥动刀剑的动作,“唰唰两下,飞快的就把它斩杀了呢。”

    “哦呀哦呀,那真是很厉害了啊。”冲田光掩唇低低笑了起来,像是幼年每次听到弟弟的童言稚语一般捧着场。

    她从身边的小袋子中掏出两颗金平糖,放到已经瘦的不成样子的弟弟手中。

    “这是奖励。”

    姐姐说到。

    ——

    一般情况下,有人对你说请你去死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被吓得屁滚尿流还是一个巴掌糊过去

    沢田纲吉在名为白兰的青年说了“请你去死吧~”这样的话之后显而易见地陷入了沉默。

    他目光漂移,攥紧了手中那振天下最美之刃,然后有些呐呐地开口。

    “白兰先生你……莫非是中二病”

    ……

    他说出这话后场面一度尴尬。

    维持着伸手姿势的白兰兰同学不着痕迹地把手插回裤兜,试图以这个酷酷的姿势装作无事发生。

    “小纲吉真会开玩笑啊~”愣一会之后他笑起来,皮相的美都掩饰不了这个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恶意。

    “不过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哦~”白兰捡起脚下的冲浪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他一边简单地做着热身一边还不肯放弃,“如果小纲吉哪一天想死的话,请务必让我动手~”

    “哈,哈哈,”自觉失言的少年打着哈哈想要避过这个神奇的话题,挠着头发别过头。

    见状白兰也不多说什么,捞着他的冲浪板给纲吉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小纲吉刚回来吧”

    刚才还别扭着扭过头去的纲吉瞬间转过身来,不远处的白兰甚至能听到少年骨头的咔嚓声:“咦咦咦为什么你会……”

    “我闻到了同类的气息哟~”青年保持不动如山的状态,东张西望半天后丢下刚捡起来的冲浪板开始坐下来做拉伸。

    沢田纲吉一边默默吐槽着这个人和小学生一样的拉伸姿势,一边努力想他的言外之意。接触到青年眯成一条缝的眼时他脑中突然浮现了某个猜测,并极快的述之于口:“难、难道说白兰先生也……”

    左手掰右脚往同方向弯腰的青年嘿嘿嘿地使着力,偏过半张脸来回答少年的问题:“没错没错~在这种事情上我可是小纲吉你的前辈哟~”

    在做完这份拉伸后他从自己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杯果汁喝一口,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旁边的一杯往纲吉的方向递了递,“小纲吉有什么问题的话都可以问我……啊,果汁要吗”

    “不,谢谢……那个,这究竟是……”

    “小纲吉觉得这算是什么呢?”青年看着纲吉,一副饶有兴味的模样让少年窘迫得额头上滴下两滴冷汗。

    “我觉得一定要形容的话是叫……穿越……是吗以前在漫画杂志上见到过  好像是这样叫的……”

    “哦哦就是那个吧!”白兰的脑袋边上仿佛点亮一个灯泡,“少年少女因为某物穿越时空拯救世界之类的读物,我家也有不少呢!”

    “哈、哈哈,是吗?”

    “豁啦,想什么x二国记啊犬夜x啊不是经常涉及到这种东西嘛~”

    [为什么你一个外国人比我这个日本人都清楚这些东西啊!]

    “当然是因为爱啊爱!”

    “……”

    “总,总之,就是那样的感觉啊……虽说我也没有改变历史拯救世界什么的,”纲吉低头搅动着手指,“但是那种情况确实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了吧……”

    “嗯~是这样吗?”白兰只手撑着脸颊,“总之~就请愉悦地享受吧~把它当做异能力也好世界的馈赠也好~既然小纲吉你没法改变就只有好好接受了吧~”

    “是,是吗……说的也对啊……”少年说着垂下了头,有一种小动物式的楚楚可怜。

    “啊,不过我可是不一样的哦~”白兰补充道,“我的话,穿越也好平行世界也好,我都可以自己控制来着~”

    “哈,哈哈。”干笑的时候纲吉脑中快速地划过什么了,“那白兰先生!”

    他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看向青年,“能不能,能不能也教我控制这个……穿越呢?”

    “诶~”白兰重新捡起了他的板子,“虽然我也很乐意啦,但是这种事情是没办法教的~”

    “不过不用担心,时间一久小纲吉你穿着穿着就会习惯啦,习惯之后就能控制啦~”

    “是,是这样的吗?”纲吉下意识地捏了捏衣服的下摆,原本闪闪发光的眼瞳都暗淡不少。

    “大概~”对此毫无感觉的白兰先生不负责任的说,他抓一把棉花糖塞进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了几句。

    “总之,现在好不容易回到这边这个世界,小纲吉就好好玩会吧~也许会遇到什么熟悉的人也说不定哦~”

    然后自觉做好解释的青年娴熟地朝看见他走过去而来打招呼的各方忍耐寒暄着并穿过他们消失在作为背景的海中,从纲吉的方向看来像极了一位得胜之后班师回朝的大将军。

    被一个人留在原地的纲吉抱紧了他的三日月宗近,努力来想他和白兰的对话。

    到最后这位白兰前辈什么也没说啊……他哀哀地往后躺去,斜眼瞥见人群中一个皱巴巴西服装扮的四处游荡的金发男人。

    那是……

    …

    捞着板子去冲浪的白兰在来到海边上后发现此时并不适合冲浪。

    于是他伸伸懒腰,看到某位与沙滩格格不入的彭格列门外顾问之后便朝与纲吉所在之地完全不同的方向走去。

    他走上回暂时下榻的宾馆的道路。

    路过冰淇淋店的时候买了两个个香草味的冰淇淋一个吃一个拿在手上。

    无比熟练地调戏了前台的小姐姐,白兰好心情到几乎是哼着歌坐着电梯上楼进门。

    “我回来啦~”进门是铺面而来的冷气,他把手上融化快一半的冰淇淋放在盘子中,熟门熟路的摸到自己那张kingsize的床上。

    白色的被子中间凸起一块,白兰揭起对于这个天气来说过于厚重的被子,毫无意外的get了黑色不明物一只。

    “我说艾尔莎~你这样下午会越来越胖哦~”他捏捏不明物的爪子,不明物——一只普普通通的黑猫掀开眼皮看它的铲屎官一眼,又懒懒的闭了回去。

    被忽视的铲屎官白兰先生也不恼,他好脾气地把黑猫捞到手里,“我买了冰淇淋哦,艾尔莎要不要起来吃啊~”

    已经露出来指甲的爪子收回去了,被叫做艾尔莎的黑猫一改颓态,轻盈地落下地,然后循着空气中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草味道走去。

    她轻轻跳上矮几,嫌弃地刨了刨化掉一半的冰淇淋,并把陛下的不满用眼神传达给白兰。

    “抱歉抱歉,毕竟天气开始变热了嘛~”白兰先生这样对着他的猫陛下解释。

    黑色的猫一直盯着白兰,绿色的猫眼幽暗暗的给人一种不详之感,盯视半响之后,猫陛下还是在白兰“再不吃剩下的一半也要化了哦”的善意()提醒下决定揭过此页,开始伸出舌头解决铲屎官的上贡。

    名叫艾尔莎的猫吃东西的时候,白兰就坐在她身边,随手点开电视让这个除了一人一猫别无他物的房间热闹起来,另一只手就偷偷在艾尔莎身上顺毛撸着。

    “话说艾尔莎突然叼着纲吉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也变成有随便叼地上的东西的坏习惯的坏孩子了啊~”白兰在他的猫面前做出一副老父亲的姿态,“不过托你的福我顺利套出小纲吉身上的秘密了啊……艾尔莎终于也是一只有用的猫咪了呢~”

    “……”正在埋头吃冰淇淋的某猫的速度突然降了下来。

    “……我有说错什么吗?”

    “……”

    已经解决完上贡的猫陛下伸出了她的爪子,然后一个纵身跳到白兰脸上。

    “别别别挠啊艾尔莎脸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啊啊啊啊!”

    …

    纲吉望着某个男人所在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说,全身湿漉漉的,眉头紧皱着的男人在一群泳衣少年少女中无比显眼。在纲吉看过去的时候男人正一脸不耐烦地绕过打排球的小姐姐们并在四处张望着,一脸不耐得仿佛那些不是身穿泳露出大白腿的小姐姐而是全身黑黢黢的巫婆。

    然后这个男人的目光在纲吉附近锁定了,他先停住了脚步,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缓了一会,然后加快步伐超纲吉走了过来。

    似乎是看到纲吉看过去了,男人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爽朗的笑,强壮的肌肉被他裸露在外面,放在某个傻女人眼中大概是他强大而可靠的表现,在纲吉看来却和他本人一般蠢到让人无话可说。

    男人很快就走了过来,勾肩搭背着整个人靠到了纲吉身上。

    “哟,纲!”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粗犷声音从耳边传来,“你也来意大利做勘探石油的调查吗?”

    ——

    见人说人话,见猫说猫话是一件无比重要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