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二只纲吉
    “纲吉”

    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纲吉。”

    啊啊,好烦啊。

    “该回家了哦,纲吉。”

    我知道了啦。

    马上……马上就回来了。

    ——

    如弦上发出的箭一般飞驰的付丧神突然停了下来。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停留的付丧神还是那副端庄持重到现在摆上觥筹交错的宴会也不会有半分差池的模样,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清亮的月光映衬着他的光辉,愈加显得不可侵犯。

    半响,三日月将怀中横抱的主君改做单手抱着,空出来的手摸向腰侧。

    “呜啊三日月你在做什么啊 !”

    三番两次被打扰睡梦的沢田纲吉终于清明过来,他几乎是立即就注意到了当前这个可以称得上是羞耻的姿势,当即手脚利索地跳下付丧神的怀抱,一脸纠结的询问。

    “啊哈哈打扰到主君了吗?”哈哈哈笑着的付丧神不太好意思地朝他的主君露出一个傻(划掉)笑,极其利落地抽出自己的本体然后砸在地上。

    “不会是又有妖怪吧 !”

    没有得到确切答复又看到付丧神动作的少年宛如惊弓之鸟一般四处张望,整只人是具象化的tat。一本正经砸地板的付丧神稍稍歪过头来,有些诧异地询问。

    “主君为何会如此是想呢?”

    “因为……三日月你把本体都拿出来了啊,”接受了武士们‘刀即斩杀敌人之物’思想的少年注意到三日月的诧异,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搅着手指,“我还以为又遇到那天晚上的妖怪……之类的。”

    “请放心。”付丧神闻言露出笑意,“奴良组管辖下的京都已经安全许多了。”

    “我拿出本体的原因是……”

    “是谁啊是谁啊,是谁大晚上叫本大爷出来啊。”正在付丧神解释的当口,黑暗中传来男性的声音,听来像乡间田垄上的村夫的粗犷,又有常年缺水之人的沙哑。

    纲吉顺着声源看去,只见漆黑的夜幕中不知何时起了烟雾,在那同夜色无二的烟幕中,隐约有红色的不知是流动还是燃烧着的东西闪现。他尽力睁大眼去看,红色的物体同着烟雾靠近了,一个巨大的人头自烟雾中浮现出来。

    “啊啊啊啊有妖怪啊啊啊! !”

    沢田纲吉几乎是立即就蹦哒到了三日月宗近身后,捏着他的袖子小心翼翼地从不为所动的付丧神身后看去。

    “说什么啊小鬼,对轮入道大人我恭敬一点啊!”

    火红色的有着一颗巨大人头的车辆妖怪骨碌碌开了过来,几乎被吓傻的沢田纲吉一个劲揪着三日月宗近的袖子想拖着对方远离,但一向对他听之任之的付丧神却毫无所动。

    “三日月君,”他哭唧唧地望付丧神,对上一双满载月色的瞳。金色的发饰随着主人的行动而微微摇晃着,隐约能看到晃动中残影产生的金光。

    付丧神低下头来,向他的主君解释到,“这是名为轮入道的妖怪,能够载我们去往京都。”

    看着少年瑟缩的模样,千年老刀精在心底叹一口气,然后宽慰道,“如果主君不愿的话,我这就叫他退下了。”

    “只有……这一种方法了吗?”

    沢田纲吉弱弱地询问,闻言三日月露出一个稍显无奈的笑。

    “这是最快捷的途径了。”

    “那,我们还是请轮入道先生带我们去江户吧……”

    躲在他身后的少年还在瑟瑟发抖着,显然即使在妖怪大本营奴良组住了几天,即使知道面前的妖怪三日月宗近一刀下去就能解决,却还是无法克服心中的恐惧。

    付丧神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他的主君,然后他笑起来,如山风抚顶,如朗月入怀。他将纲吉举起来,不慌不乱地踩着步子走到轮入道身边。

    “喂喂本大爷可不是你们这种小妖怪说用就能用的啊。”难听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来,强烈的叫嚣着自己的存在感。

    三日月带着老爷爷的慈爱笑看了妖怪一眼,红色的妖物虽不知道为何,还是被付丧神身上传来的气息压得呐呐无言。

    它嘴硬地打开车门,绞尽脑汁想这股熟悉的气息。

    它突然回忆起在它还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矮矮瘦瘦的小鬼揍了他一顿并强盗性胁迫着它去了一个现在想起来都让车轮子软的地方。

    从来都是黑车的轮入道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家伙那双蓝到诡谲的眼睛,以及远超他那幅外表所承载的死气。

    不会错的,那是成长于杀戮之中的带来灾厄的祸津神。

    刚才上来的家伙的气息和那家伙……有些像啊。

    轮入道被自己莫名有道理的联想吓得抖了抖,在车内传来话语之前谄媚地先行询问他们的前行方向。

    江户……有点远啊,但是不是三途川它哪都去!

    轮入道先生抖抖索索地跑起来,心中竟然还有一丝丝高兴。

    …

    被m的轮入道先生不愧妖怪中最快顺风车之称,在因为躲在妖怪腹中()而不敢真正睡过去的沢田纲吉眼皮子打架到彻底睡着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搭载着一人一刀到达了江户。

    它谄媚地请两位不知身份但显然能够一刀砍翻自己的客人下车,并委婉地解释。

    “这个时间城中已经有人早起了,如果看到我的话也许会给二位带来麻烦。”

    语气中甚至有小小的委屈。

    在它解释完毕之后,先行下车的是蓝衣蓝发的付丧神,隐约猜到对方身份之后(并没有)的轮入道甚至能够闻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兵戈的气息。

    他伸出手,那个不论是看起来还是闻起来都同一般人类毫无区别的男孩扶着那双拿斩物之手跳了下来。

    不不不能够驱使如此强大的神明的怎么会是普通人类呢?短短时间内,看过无数画本的见多识广的轮入道已经将棕发少年因为触怒某个存在而被迫隐藏自己神性或是妖性的故事脑补得七七八八。

    因而在那个看(脑补)起来比付丧神更加强大的少年礼貌地朝他鞠躬道谢是拔腿就跑也不是什么令车丢脸的事。

    于是乖乖巧巧鞠躬道谢的纲吉抬头看见的就是飞驰而去的轮入道车影,他歪着头疑惑地看向三日月宗近,只得到老人家意味不明的揉毛。

    此时天光微启,进入城中的时候确实如轮入道所说已经有人行走于街道了。

    沢田纲吉被三日月宗近牵着走在街道上,就像哪家贵族大人牵出来游玩的小公子,惹来路上仅存行人的注目。

    [早知道就换一身普通的衣服再出来了。]几乎是窘迫地走着的少年如此想到,他身上穿着的是陆良组为客人准备的衣物,虽说不上是奢靡,但也远超这个时代一般人所能承担的界限。

    他左右张望着,试图以此来减少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

    然后他看见了。

    穿着茶色和服的女子被三五个男性团团围在昏暗的小巷中,似乎是被捂住了口鼻,除了向上挥动一下并瞬间被打下去的手竟无半分呼救之力。

    沢田纲吉兀的停下,拉扯住身边闲闲走着的付丧神的衣袖。

    “嗯,怎么了吗主君。”似乎对新地图十分好奇的付丧神偏过头来,几乎是立即就看到了清晨小巷中正在进行的罪恶。

    他看了眼怯懦却严肃的主君,拍拍他的头,然后朝着那群人走过去。

    首先发现他的是站在最里面的人,穿着浪荡行为也浪荡的男人先看见这个穿得华美一看就是大肥羊的男人,于是他笑起来,用手肘捅了捅几乎趴在女人身上的同伴。

    “什么事”三人中最壮实的男人先是不满地朝捅他的同伴喷口水,接到对方眼神示意后同另一个人一起看向了付丧神。

    曾经在当铺当过伙计的男人眼睛立即就亮了。

    在提前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这个穿得一看就很值钱并且脸漂亮得一看就很有钱的男人先上前了一步,露出了一个笑。

    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已经失去了意识。

    “您没事吗?”跟在付丧神后面跑过来的沢田纲吉伸出一只手去拉已经腿软得跪坐在地上的女性。

    穿着茶色和服,下摆绣着山茶花的女子就势站了起来。虽然对方才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却不妨碍她凭借自己的力量站立并向二人道谢。

    “如果不嫌弃的话,”被救了的女性认真的说道,“两位要来我家吃一杯茶吗?”

    细心的女性注意到这主刀二者实在不适合在街上行走,“我家还有多余的没有穿过的衣物,不介意的话也许两位能够替换一下。”

    被点名的纲吉和付丧神面面相觑,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少年轻声笑了起来。

    “好哟,”他说,“怎么能拒绝一位美丽女士的请求呢?”

    [呜啊啊啊我刚才都说了什么啊!一定是突然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才会说那种话吧!]

    在女性反应过来先行红脸的少年一路上都处于水煮番茄状态,连身旁年长的轻笑着的女性说了些什么都不甚明白。

    “前面就是我家了,”名为阿光的女性如此介绍道,“家中尚且只有家弟与我居住,所以十分寒酸,还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我们这边才是,要感谢阿光姐愿意出借衣服给我们啦!”

    “更何况,能够得到阿光姐的邀请才是我们的荣幸。”

    闻言阿光掩着唇笑了起来,引他们进屋的时候听到隐隐的咳嗽声,那笑便收敛了,细长的眉皱起来。

    “家弟病重,尚且无法见客,还请二位见谅了。”她对疑惑的纲吉解释。

    “是我们叨扰了。”

    阿光看来还是十分担忧屋内病重弟弟的样子,她将纲吉与三日月请到侧屋,又将衣物找出来供二者更换之后,便急急忙忙跑向另一个房间。

    “总次郎,没事吗?”

    她呼唤着往后跑去,纲吉的正在换衣服在听到之后慢了下来。

    总……次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