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一只纲吉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的话,我希望他能够温柔、勇敢。”

    “每一天都会好好吃饭,认认真真地做每一件事情。

    “偶尔可以有些小小的调皮,但是如果闯了祸也能够承认错误并且弥补它

    “他也许不会太聪明,但能够真挚地对待所有人,也能够交上几个足以交心的朋友。

    “我想看着他长大,从软乎乎一团肉团子成长成坚强而可靠的大人;想听到他叫的第一声‘妈妈’;想收到他第一份送给妈妈的礼物,想看到他因为爸爸妈妈亲热而不理他而生气的小脸。”

    但是这些我都做不到了。

    对不起。

    ——

    山吹乙女写了一封信。

    她侧耳听了听走廊传来的声音,将信塞在袖中,不紧不慢地收拾着纸笔。

    当她恰好收完所有东西之后,奴良鲤伴正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乙女!”一大把年纪还和毛头小子一样的滑头鬼捧着小女生们最喜欢的五彩斑斓的花,像是献宝一样送到了她的面前。

    嗯,虽然他本人在最后好歹还是捉住了所谓“形象”的尾巴。

    “樱他们听说你回来了专门为你收集的花。”男人这样说着,双手伶俐地将甚至某些还带着露水的花编结在一起。然后在乙女惊讶的眼神中将之轻放在她的头上。

    温温婉婉的女妖顶着一头色彩斑斓却意外好看的花环看过来,黑色的发色衬得她的皮肤愈加苍白,脑中一闪而过鸩曾经说过的话语,奴良鲤伴靠近了她,在女妖尚未反应过来之际轻轻吻上脸颊。

    “真是漂亮。”他厮磨在乙女的耳畔如此说道。

    嗯,脸红了。

    “呐,我说乙女,”证明了自己的魅力没有失效的奴良鲤伴坐在床沿,就势倒在山吹乙女的怀中,女妖顺着这个与膝枕有些相似的姿势细细的顺着鲤伴的头发,就像在给一只大狗狗顺毛。(这句划掉)

    “怎么了吗?”她回问倒下后就不说话的鲤伴。

    奴良鲤伴从下方看上去,女妖精致而细削的下颌,较之以往更加弱不胜衣的身躯都纳入眼中。他伸出手,将乙女双眼都遮蔽住。

    “我们出去玩吧!”

    被捂住双眼的乙女歪歪头,露出她那种从未改变过的纯然。尽管疑惑,她还是顺从的点着头,同以往无数次一样给予肯定的回答。

    “好哟。”

    “把事情都扔给大家,就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去。”

    “呐,怎么样,乙女”

    “嗯,好哟。”

    “诶~这样直接答应的话我会把你拐去卖掉哦。”

    听到这句话,乙女吃吃的笑了起来,她的长长的山茶色的袖袍遮住唇角。陆良鲤伴甚至能感受到自掌心传来的睫毛的颤动。

    “嗯,这样也是可以的哦。”

    “只要鲤伴大人开心的话。”

    “啊啊~”奴良鲤伴遮住乙女的手放下,转而环住她的腰滚了进去。

    太犯规了,他想。

    然后在女妖的怀中笑了起来。

    但是这家伙是我的。

    ——

    沢田纲吉此时陷入了人生的一大灾难。

    自他说出即将离开的打算,原本吵吵闹闹的庭院像是被人摁下了暂停键,连冷风都没有的恰到好处地停止了。

    然后暂停键被人松开,一群小妖怪扑了上来,眼泪汪汪地盯视着他。

    而现在,他全身上下都被一群“qaq”表情的小妖怪挂住,还得时不时躲避来自樱花树“被风吹过来的”花瓣的袭击。

    人艰不拆。

    好的是三日月很快也加入了战局,来得比纲吉早显然也更受欢迎的老爷爷一如既往地端着茶,刚像往常一样坐下全身便已经爬满了小妖怪。

    被抛弃的沢田纲吉放松地叹了口气。

    同一被缠住就手足无措的纲吉不同,淡定的老爷爷就算被孙子们(划)被小妖怪们爬满依旧岿然不动。他在喝着茶的同时,甚至还能空出一只手来将在肩膀上摇摇欲坠即将掉下去的纳豆小僧扶起来放在头顶,然后支使拉着袖袍软娇娇撒娇的只有一只眼的不知名小毛团帮他拿一块茶点。

    沢田纲吉:微妙的感觉到在下输了jpg

    提早告诉小妖怪们的后果就是被三日月打发去向真正的主人家——奴良鲤伴辞别。

    但纲吉觉得自己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明明出场时看来还很可靠的男人懒骨头似的靠在妻子身边。倒是被依赖的那位感到不好意思,脸红红地想要使劲让男人坐正。

    奴良鲤伴挠着头稍微坐好,闭着一只眼听他说来意。

    “诶~一路走好~”

    男人这样说,他在看起来毫不在意地回答之后,又歪歪地想朝身边靠过去。

    然后被山吹乙女推了回来。

    事实上从知道沢田纲吉就是三日月宗近一直心心念念的主君之际陆良鲤伴就已经知道这一人一刀会离开。

    奴良鲤伴这一辈子经历过太多离别,以至于这次也不甚意外。他不情不愿地坐正,邀请纲吉与三日月留下参加完送别大会再行离开。

    为了不当电灯泡的沢田纲吉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然后在山吹乙女茫然的眼神下飞快窜向原本避之不及的被小妖怪们遍布的庭院。

    身后传来久别后的夫妻打闹的声音。

    沢田纲吉走得更快了。

    ……

    电灯泡之为电灯泡,是因为他见证了狗粮的产生过程。

    ——

    他常想起这样的事——

    早上起来之后懒懒散散地走下楼梯,给还在准备早餐的妻子一个亲吻,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去洗漱。背后多年如一可爱的妻子抱着少女心原地爆炸,待会必定能吃到比昨天更好吃早餐一份。

    她负责做饭的话他就去洗碗。

    将想要自己洗碗的妻子推出厨房,塞一个遥控器在她手中,然后自己对着油糟糟的盘碗手忙脚乱……骗人的,身为堂堂彭格列的门外顾问大人他难道会连碗都不会洗吗?

    但是还是要做出一副有惊无险的模样,偶尔可以打碎一两个盘子,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偷香窃玉。

    然后是早上。

    她会把脏掉的衣服被单拿出来洗,他就负责横卧在电视机前装作嘻嘻哈哈看家庭肥皂剧的样子,然后在她晾衣物的时候偷偷走到她身后给她一个拥抱。

    往往当他想做一些坏事情的时候就会有哭声从房间里传来。

    方才还娇娇羞羞的她会立即抛下他奔向房间,将坏他好事的小子——他们的儿子,名字是纲吉的还不到一岁的小鬼抱起来哄。

    那个时候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蓝,他认劳认命地继续她没完成的工作,有风吹过掀动刚刚晾好的被单,他从窗边看见带着一脸微笑哄孩子的她,笑容同多年前毫无变化……

    这个时候梦醒了。

    他又是独自一人。

    窗外似乎是在下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像极了某人在不满地撒娇。

    “抱歉,奈奈,”他拿过床头柜上的相片,亲吻在一直微笑的妻子脸上,“已经快了,我马上就能找到纲吉了。”

    像是快要哭出来。

    ——

    我们都知道,夜晚是适合做很多事情的好时候。

    比如杀人放火越货抢劫,也比如离家出走不告而别。

    沢田纲吉和三日月宗近正在做第二类行动的后者。

    他被三日月挖起来,清朗如月的付丧神朝他低声解释几句,大意是说既然已经辞别过了就趁陆良组的诸位还没发现的时候先行离开。

    他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然后被付丧神抱起来。

    嗯,公主抱那种。

    如果是清醒时的纲吉是绝对会因为男子汉的尊严啦他已经是个大人啦之类的原因蹦起来跳下去自己走的,但是现在他十分困。困到即使是被抱在怀中也几乎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并且有下一秒即将再睡过去的趋势。

    付丧神垂眼定定地看了他的主君,半响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安安静静地跳上墙头,今天轮班值守的是青田坊,正靠着大门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

    半夜不知为何还没入眠的首无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抬眼看向窗外,除了飞舞的樱花瓣一无所获。

    付丧神轻巧而伶俐地跳下不算高的围墙,少年主君感受到这振动有转醒的趋势,但最终还是沉入睡眠。

    三日月宗近朝身后的阴暗出看了一眼,然后低眉敛目,足下发力奔跑出去。

    “诶~三日月君他们也打算现在离开啊。”

    几乎在付丧神离开的下一瞬间,被扫过一眼的阴暗中走出了宅院的主人——奴良鲤伴。他单手揽着山吹乙女,另一只手放在额前,做出眺望的姿态饶有兴致的看着付丧神远行的方向。

    “那么,我们也这样吧!”滑头鬼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他见识了刀主二者的行动方式并且饶有兴趣,当即也将山吹乙女打横抱在手上,也朝着另一个方向奔驰而去。

    “走了哟,乙女。”

    ——

    不告而别和离家出走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模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