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纲丽丝梦游仙境
    番外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似乎被鬼压床了。

    他被关在一片黑暗之中,见不到一丝亮光。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他连感知到自己“手”的存在都无法。

    他没由来地感受到一阵恐慌。想呼唤某人却无法开口,想伸手求救却连手在何处都不知。

    他只感觉自己仿佛被关在了一个巨大的黑匣子之中。

    似乎过了很久之后,他的耳边终于传来了声音。

    “早上好,人偶小姐。”

    是一个稚气的小女孩的声音,沢田纲吉感觉到自己腾空了,像是被什么轻而易举地拿了起来,然后又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蹭了蹭。

    “呐呐,人偶小姐,”那个声音又说道,“我们去看妈妈吧。”

    [喂喂谁是人偶小姐啊!]

    他在心底反抗着,却感受到自己被抱着一晃一晃地往某处走去。

    [呜哇,这是新的海盗船游戏吗 ]

    “妈妈大人!”女孩明朗而欢快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了,“早上好,妈妈大人。”

    “早安,安妮。”温柔入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沢田纲吉感觉到什么东西贴近了自己,然后他听见近在咫尺的亲吻什么的东西。

    “睡得还好吗,安妮”

    温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又迅速地远离了他。不知怎么的,沢田纲吉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遗憾。

    “嗯嗯,” 少女将他揉得更紧,用着女孩特有的健气的声音回答,“妈妈,我呢,梦到了人偶小姐哦,”

    女孩声音响起的同时,他的耳边又传来什么东西划过地面的声音。下意识地,沢田纲吉认为那是椅子拖动后划过地板的响声。

    但他还是被人抱着,直到耳边传来刚才的女性的声音。

    “安妮,吃饭的时候抱着人偶小姐可不是淑女应该做的事哦。”

    “是~”

    于是他被放在了一旁也许是椅子的地方。

    整一段时间沢田纲吉都在被迫听着小女孩梦中同人偶小姐(目前看来是他本人)的童话故事,以及似乎是唯二的主人的咀嚼声。

    [啊啊,变成这样之后连饥饿也感觉不到了吗?]他说不上是沮丧,下意识觉得这似乎理所当然。

    “听好了,安妮。”那位母亲说道,“今天会有客人来拜访,所以安妮要乖乖的不要打扰到我们哦。”

    他又被拿起来了,被什么东西挤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是~”过了半响,他听见女孩的声音自极近的地方传来。

    [唔哇哇哇不要靠我这么近啊!]

    ……

    女孩的母亲似乎总是很繁忙的样子,一连好几天早上母女都是这样的对话模式。

    “呐呐,人偶小姐,你说妈妈在忙些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啊。]

    “啊对了,我们来做游戏吧!”

    [好好好都随你都随你,只要不用我去碰那些奇奇怪怪的虫子什么都好啦。]

    沢田纲吉面无表情地放任“自己”被安妮挥舞着手手脚脚,已经看开了自己成为小姑娘的“人偶小姐”并任她玩耍的事情。

    不过这天明显有些不同。

    “那是什么啊”他听到安妮小声地这样说着。

    他感觉到小姑娘摆弄自己的手慢慢停住,然后她把他抱了起来,哒哒哒地跑向了某处。

    “妈妈!”

    不出所料地,女孩来到了母亲的房间。同女孩明快的声音一起响起的是门被突然撞开的声音。

    “安妮,不是说过进门前要先敲门吗?还有问候。”

    母亲的声音自前方传来了。

    他感觉到女孩在那一瞬间抱紧了自己,然后往后退了退。

    “咔哒,”门关上的声音。

    “打扰了,母亲大人。”安妮这样说道。

    “没关系。那么,怎么了又在外面发现奇怪的虫子了吗?没给妈妈带来吧”

    [没错没错,究竟怎么了啊。]

    他几乎都能想象到母亲此时应当是捂着唇笑了起来,然后原本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孩突然放松了。

    “不是虫子啦!有一只很大的人偶走过来了!”

    [啊啊,继我之后你又找到新的玩具了吗?]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纲吉没有去仔细听女孩与母亲交谈的声音,直到被安妮抱紧的感觉再次传来。

    [又怎么了吗?安妮酱,我要喘不过气来了哦。]尽管知道对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沢田纲吉还是想大声呼喊这位动不动就抱紧自己的小姐。

    “打扰了。”

    从未听过的女性的声音传来了,不同于安妮的健气与母亲的温柔。那位不知名小姐的声音美妙而清脆,温柔之外似乎还有什么其它东西存在。

    “初次见面,只要雇主有要求,不论什么地方都能够赶来。自动笔记人偶服务,我是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自动笔记人偶……呜哇是真的人偶吗?现在已经这么高级了吗?!]沢田-幼年梦想是变成机器人-以为自己看到了真正的智能机器人-张大嘴巴(不对你现在哪有)-纲吉如此想到。

    被大小姐安妮(和纲吉)认定为人偶的女性在这个家中住了下来,似乎是作为母亲的有信希望她能够代笔。

    而自从薇尔莉特小姐到来之后同母亲相处越来越少的安妮开始比之以往更经常地抱着他哭诉,她似乎认为母亲一定是写信给那位从未谋面过的父亲。

    “真是的,给父亲写信有什么用啊,”安妮单手抱着他,另一只手似乎在进行着拉扯地上的草的工作。她整天都这样哼哼唧唧的,连母亲也看出来安妮的不愉。

    沢田纲吉……隐约地对安妮的话表示赞同。:)

    “不要用这样不好的话说爸爸,他也不会一直当坏人啦,现在也有想着变好哟。”做母亲的这样宽慰她的孩子,“虽然走了点弯路,但只要我们在这里等他,总有一天他会好好回来的。”

    但是安妮还是会在背后抱怨那位抢走母亲时间的父亲,甚至连代笔的薇尔莉特也不喜着。

    “真是的,”她抱着他扑到柔软的大床上,“大家都只会来跟我抢妈妈。”

    他被短暂地扔在床的某处,又被小女孩捞回来。女孩整张脸似乎都埋在了他身上,身前隐隐约约地能够感觉到有水迹浸湿了他的身体。

    [不要哭啊,安妮。]沢田纲吉再一次痛恨自己无法行动,连帮这个小妹妹擦擦眼泪安慰她一下都无法做到。

    “明明,明明我才是待在妈妈身边的那个人。”

    [别害怕啊,我有好好待在你的身边。]

    “但是妈妈总是去考虑别的人……明明就算写了那些信也没有意义啊。”

    [才不会的,你的母亲考虑得最多的一定,一定是你。]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

    虽说在独自一人时难免抱怨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但是在看到她的时候安妮还是会同一块小磁石一般粘上去。

    同理,被母亲教导的礼仪安妮也会好好遵守。

    因此,半夜看到客人的灯亮着而来送甜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晚上好,”

    沢田纲吉被女孩抱着进入了名为薇尔莉特的女性的房间,对于无意之下闯入女性住所这件事他已经看得十分之开了。

    我可是每天被女孩抱着睡的男人

    然后他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做女性的友谊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到第二天的时候,安妮大小姐就已经能够抱着他让薇尔莉特小姐给她绑发带了。

    沢田纲吉:不太懂但是还是保持微笑,因为我是真的人偶嘛。

    安妮还是会抱着他趴在某处围观母亲与薇尔莉特写信,但对人偶小姐已经不复以前的横眉冷目。

    与之相反的,是她开始抱着他不停地追在人偶小姐身后。

    “薇尔莉特,薇尔莉特!”她抱着他呼唤女性。

    “薇尔莉特,来给我念书陪我跳舞……”

    [啊啊,小孩子果然很快就喜欢上别的东西啊。]

    微妙地有些嫉妒的人偶纲吉如此想着。

    但是,在纲吉隐隐约约的直觉下,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也许是不经意间的风寒发热,也许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一直在拜托薇尔莉特写信的这个家的支柱倒下了。

    安妮在看望了母亲之后忍不住蹲了下来,一向健气的声音染上了哭腔。

    “呐,人偶小姐,”她不知在对谁说着,“妈妈会没事的,对不对”

    这一次,一直沉默的沢田纲吉没有用她听不见的声音回答她。

    ——

    家庭战争的爆发是在安妮发现她染病的母亲依旧在写信之后。

    终于忍耐不住的大小姐第一次扔下了他,沢田纲吉躺在地上,急切而无用地听着远处传来女儿质问,而母亲慌张解释的声音。

    “妈妈,停下来吧。”他听到安妮哭着呐喊,而后那声音渐渐软弱下来。

    “求求您了,不要写了。”

    “求您,求您了……”

    “不要写了。”

    沢田纲吉仿佛被掷入一方空洞之中,他依然能够听到安妮的声音,那绝望的、悲伤的声音,正在逐渐与幼年的他重合。

    “我是……妈妈不要的孩子吗?”

    “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事吗?”

    “为什么妈妈都不能看看我呢?”

    “妈妈一点都没好转不是吗明明说过会好起来的!”

    您那个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我的妈妈啊。

    您是不是也同这位母亲一般想法呢?

    您有没有厌烦起缠人的我呢?

    什么都好,什么时候您能够回答我啊。

    我的母亲啊。

    很多很多年后,抱住自己的孩子的安妮也许就能够明白母亲的心情了吧,但是现在还是小孩子的安妮只会对母亲日益虚弱感到恐惧。

    [您会离开我吗?]

    [您会丢弃我吗?]

    [我们不能一直在一起吗?]

    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担忧的孩子终于忍耐不住地在感觉到母亲日益远离自己的时候哭喊了出来。

    那敲打在母亲的心房上的质问究竟是针对着重病的母亲还是自己呢?

    被哭喊着的女孩丢弃在一旁的人偶小姐一动不动,如同每一个人偶娃娃一般睁着她蔚蓝色的眼睛,咧着嘴乖乖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