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2359章 到底是什么病啊
    勾引,赤-裸-裸的勾引,张易被独孤玉的话和举动雷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从昨晚到今天早上,独孤玉在他面前,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得都是那种彬彬有礼,是那种大家闺秀,她语言得体,温婉大方。

    然而,来到她这个小院后,她扭捏了半天后,竟然说他b痒?

    虽然她还是那种娇艳-欲滴,还是扭捏着,但是她和张易之间毕竟男女有别,二人也不熟啊,所以她现在的样子很吓人。

    而看到张易呆在当场后,那独孤玉就似乎更害羞了,整个人差点埋在桌子底下,然后眼泪一对一双的流了下来。

    “我说我不说,你偏要让我说,你是不是以为人家下流无耻,是不是以为人家没羞没臊?要不是痒得难受,人家会这么无耻吗?我真的受不了了,这才把你找来,也请你保密,也请你发誓,可是你现在竟然还笑话我,我不活了……”说着,这女人竟然抽出一把刀子,然后照着脖子就抹。

    是真抹,没有半点做作之相,那刀子寒光闪闪,她用力一抹之时,鲜血瞬间喷溅出来,都射到张易脸上了,那血腥味直打鼻子。

    当然,这时候张易被惊得跳将起来,这女子的性子这么烈?真的假的啊?

    不过不管真还是假,他都不能让独孤玉当着他的面抹脖子的,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万一独孤玉死了,那就更坏,就算不死那也不好解释啊。

    到时候独孤无悔知道了,他总不能说你孙女b痒,我没给她治她就抹脖子了吧?说出去谁信啊。

    张易把她手中的刀子夺了下来,然后迅速封住了她的经脉,又找出金创药敷在上面,又拿纱布包好。

    而这期间,独孤玉双目无神,只是楞楞的让张易帮她包扎,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

    似乎她心死,心灰意冷了一样。

    而张易替她包好了之后,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我知道你还在怀疑我的动机,可是我真的有难言之隐,如果不是真的很难受,你以为我会找你?”

    张易就深吁一口气:“那我就帮你治,你张嘴就行。”张易也没再多想,不管真假,给他一滴命运之露就行了,有病就能除,没病也强身健体。

    “你不看看?”独孤玉下意识的问道。

    “不用看,我的神奇之液,包治百病。”

    “嗯嗯,那给我吧。”独孤玉用力点头道。

    张易看她的样子似乎真不是做假,而是真痒,恐怕是那方面不检点,沾上了什么性-病,所以才会痒。

    如果她有其他目地的话,应该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她张开了嘴,张易的命运之露也弹入其口,融化不见。

    紫水滴可以助妖晋阶返祖,可以奴化妖修,但是对人类来说,只是一滴营养液罢了,倒是可以将你体内杂质排除,消除内疾,所以并不能让独孤玉晋阶或变得强大。

    当然,也可以短暂的助功行气,对于以后的修行大有益处。

    张易可以保证的是,独孤无悔和夏侯晨风以后肯定会晋阶造物之境,因为他们都服用过自已的紫水滴,这也等于彻底改造了他们的,包括独孤玉,未来都会前途无限。

    “这种感觉很奇妙,我感觉身轻如燕,感觉身体更加完美了。”片刻之后,独孤玉好奇的睁开眼睛。

    “你的病也会好的,没有什么事我回前院了啊。”张易尴尬的笑了笑道。

    “多谢张大哥,不过……”独孤玉脸色一红,又低下头道:“如果还痒怎么办啊。”

    “应该好了吧?你不是白天也发病吗?你感受一下,现在应该没问题了吧?”

    “现在倒是没感觉了,但是我怕一会又痒,或者是晚上又来。”独孤玉委屈道。

    “绝不会了,我保证。”

    “嗯,谢谢你张大哥,有你的保证,我就放心了,张大哥,谢谢你,玉儿并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玉儿只是年少之时被一个负心人骗去了身子,那负心人早就被玉儿杀了,玉儿也曾经后悔难过,但是失了身,谁也愿不得,只怪玉儿自已,所以希望张大哥不要看轻玉儿,玉儿当年也不想的。”独孤玉低下头道。

    “没有没有,呵呵,我去前宅了啊。”张易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过多纠缠,所以起身后就大步离开。

    独孤玉也起身相送,一直送到门外才停了下来,也再三感谢,并俏皮的要求张易保密,不得对任何人说起。

    张易自然应下,然后回了前厅。

    前厅之中,独孤无悔还在阴着脸,独孤妙象也在,他都亲自带人去找了,但还是没找到。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他收到了风声,乔装藏在某处不现身,另外一种是他已出城。”独孤妙象叹道:“该死的一枝梅,这么狡猾,想我堂堂独孤一族,竟然抓不到他。”

    “小易,伯伯你们别急,再等等,或许稍后就会有消息了。”独孤无悔劝道。

    “伯伯,大哥,我没急啊,一直都是你们在急,其实你们也不用急的,这才一天一夜而已,我们有的是时间,他只要还在城中,就会露出马脚的,所以都不要急,慢慢来就可以。”张易笑着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妙象,你去城中,地毯式搜索,进民宅中搜索,三天之内,务必找到一枝梅。”独孤无悔再次命令道。

    “嗯,我就不心找不出他。”独孤妙象再次走了出去。

    张易回到了独孤家为他安排的客房小息,夏侯义也一直跟着他,当然,夏侯义是很着急的,但他也知道急是没有用的,独孤家已经很卖力了,很给面子了,所以他什么都不能说。

    张易和夏侯义继续等,然后晌午过后,没等到一枝梅的消息,倒是那独孤玉派来了贴身丫鬟,一脸是汗的跑进了张易的辽子。

    “张公子,张公子,不好了,小姐叫你,快,快……”这丫鬟正是那独孤玉的贴身侍女,她很急的样子,似乎出了大事一样。

    “怎么了?”张易被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道。

    “小姐她……她……隐疾又发作了,明明上午的时候都没发作,但刚才午睡睡着之后就醒了,要我过来叫你……”

    “不会吧?还没好?”张易诧异无比,这特么得到是什么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