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47章 恶魔的佐证
    因为案情特殊,赵玉不但没让两名保镖跟随,甚至连王灿也被他留在了外面。

    审讯室内一如既往的灯光阴沉。作为重刑犯的姜科,不但戴着手铐脚镣,甚至还被固定在了审讯椅上。不过,虽然身陷囫囵,但姜科的气色却是格外得好,不但面色红润,好像还比之前胖了一些。

    “怎么……是你!?”当姜科看清楚今天审讯他的警官换成了赵玉之后,竟然大感意外地哼了一声。

    “呵呵呵……别来无恙啊,老姜!”赵玉阴测测地笑了一下,说道,“看样子,牢里的伙食还挺不错!习惯了没?”

    “你又来干什么?”姜科恶狠狠地瞪了赵玉一眼,“恶魔案不是已经破了么?怎么……良心发现,真的给我申请减刑来了?”

    “呦?”赵玉眉头一皱,“老姜,消息挺灵通的啊?你不是关在重犯牢房里面吗?怎么会知道恶魔案已经破了?”

    “哼!”姜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问问那些三脚猫的审讯员去吧!现在,他们可是我获得消息的唯一渠道了,‘悬案清道夫’同志!”

    这……

    赵玉面色一沉,真没想到,姜科竟然会从审讯员那里套话,也不知道是谁审谁呢!

    “对对对,你说得很对!”赵玉顺势说道,“我这里有一件重要的案子,又牵涉到了你。如果你还能像恶魔案那样帮我一次,说不定,我可以保你留条活命下来!”

    “哈哈哈……”姜科狰狞地笑道,“好啊,赵警官!看来,我们又能做一笔买卖了。不过……我不需要你的活命,这一次,我想换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赵玉问道。

    “如果你想让我帮你,那我只有一个条件,”姜科笑呵呵地咬着牙说道,“就是你要——死在我的面前!”

    “哦?”赵玉翻起白眼,“这条件……有点奇葩啊?”

    “不同意的话,那就一拍两散吧!”姜科漠然地笑道,“待会儿我还得回我房间练瑜伽呢!我又想起一个新的动作来……”

    “好,我答应你!”谁知,赵玉好像没有经过大脑,直接把照片掏出来放在桌子上,说道,“你把这件事给我说个清楚,我马上就死在你的面前!”

    “哼!”

    虽然不屑一顾,可姜科还是好奇地看了看照片。待看到上面有他和邬芳芳的‘落’照之后,不由得皱了皱眉,竟然露出了一种困惑的表情。

    “赵警官,这是什么意思?”姜科无所谓地笑道,“想跟我讹点儿钱花吗?”

    赵玉认真地观察着姜科的反应,然后故意很大声地指着照片问道:“快说,这个女人是谁?她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切!”姜科忽然笑了,笑得癫狂邪异,浑身颤抖,一直笑了好半天才冲赵玉伸出大拇指,说道,“赵大神探,我真是服了!妥妥地服了!你不仅是破案的奇才,在仕途上,想必也走得挺顺吧?”

    赵玉冷冷地看着姜科,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没有做出任何表情。

    “你上次过来,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还坐着轮椅呢!”姜科得意地说道,“这才刚过完年,怎么可能好得这么快?摆明了,你是为了在领导面前邀功,故意做得那么夸张!

    “当初我还纳闷呢!你抓我的时候,没看你腿怎么着啊?”姜科抱拳说道,“你的心机太重了,我姜某自叹不如,自叹不如!”

    “叹你奶奶个熊!”赵玉骂道,“咸吃萝卜淡操心!故意把话题扯开,是想套我的话,还是这张照片戳中了你的要害啊?”

    “你!”姜科眼角颤动,愤恨地说道,“那好,你倒是死啊?你死在我的面前,我马上就告诉你!”

    “你先说,我再死!”赵玉拍着胸口扯皮,“你放心,我赵玉最讲信用,说话算话!”

    “怎么,咱们在玩儿过家家吗?”姜科反驳,“我说完了,你可以随便编个理由说我撒谎,然后赖账就行了!拜托,不要强行拉低咱们两个的智商了好不好?”

    “那好,既然咱们都不同意,”赵玉死皮赖脸地说道,“那咱们就再换一个交易方式如何?”

    “啊……英雄……”

    谁知,没等姜科有所反应,赵玉的手机忽然响了。打开一看,上面乃是一个未知号码。

    赵玉有两个手机,一个是常用手机,一个是刑事厅特制的。此刻来电话的,乃是刑事厅的特制手机,该号码轻易不会外传,所以一般拨打这个号码的,都是内部人员。

    果然,当电话接通之后,里面赫然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是赵玉组长吗?您好,我是48组的特调员吴继,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了!”

    哦?

    48组?

    一听到这个名称,赵玉顿时站起身来,也不顾姜科的反应,径直拉开门走出了审讯室。

    审讯室的门口除了有王灿在此等候以外,还有两名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武警官兵。

    “师父……”一见赵玉出来,王灿赶紧迎了上去。

    赵玉则赶紧摆手示意,然后对电话里问道:“你是从北迁打过来的吗?”

    “是的!”电话里的吴继回答道,“我们组接手了恶魔案的处理工作,昨天晚上我们接到通知,说您想让我们问讯韩宽一些有关大盗姜科的事情,我们问询过了,但是……”

    “怎么了?不说吗?”赵玉看到此处说话不方便,已经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是的!但也不完全是!”吴继犹豫地说道,“是这样的,当我们表明了立场之后,韩宽本人坚持,一定要亲自和您通话!”

    “哦?”听到这个消息,赵玉不由得咯噔一声。他非常清楚,如果是些无关紧要的消息,韩宽不可能要求跟自己通话的!

    难……难道……韩宽真的知道些什么不成?

    “好!他在哪儿了?”赵玉急促地问道,“把电话给他!”

    “好的,他就在里面,稍等……”

    赵玉拿着手机等了不到10秒,话筒里便赫然想起了那个熟悉的阴郁声音:“赵警官,是你吗?”

    声音不阴不阳,听在赵玉耳中,更是感到了一丝冷冽寒凉。

    “是我,关于姜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赵玉问道。

    “嗯……”韩宽微微嗯了一声,毫无生气地说,“其实,早在黄金城的时候,我就想到要跟您谈谈姜科的事情了!只可惜……过于激动,给忘掉了!”

    “……”赵玉本想搭茬,可经验告诉他,越是关键时刻,越不易操之过急。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耐心地等待着。

    “姜科和崔小龙都是我的同学,不在一个班,但是都在一个宿舍!”韩宽果然开始有条不紊地讲述起来,“姜科是宿舍里唯一没有欺负过我的人。按理说,我不应该给他打小报告的,但是……嗯……怎么说呢……”

    “我对姜科这个人,还是没有什么好感!”

    “哦?为什么?”赵玉精明地搭了句下茬儿。

    “因为……”韩宽琢磨了一下,说道,“因为……这个人总是爱卖弄聪明,好像处处高人一等似的,可实际上,那都是些一无是处,让人一眼看穿的小聪明而已!”

    “哦?小聪明?”赵玉的眉头,不得不重又皱起。

    “对!这就是我要跟您阐述的关键!”韩宽文质彬彬地说道,“您知道,我是写罪案小说的,普通案件我都非常关注,更别说亲同学变成了江洋大盗!

    “所以,任何一起跟姜科有关的案子,我全都做过深入研究……”说到此,韩宽话锋一转,冷冷说道,“通过这些研究,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姜科做下的那些不可思议,偷天换日的案子太过缜密,与他的智商严重不符!”

    “什么?这……”赵玉眉头拧得更深。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算很长,但姜科有几斤几两,我清楚得很!”韩宽说道,“他只是自以为很聪明罢了,可实际上,他连我的一半都不如!在宿舍里,他跟别人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能轻易地听出他的真实意图……

    “所以……”韩宽停顿了一下,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那些案子都不是姜科设计的,他只是一个受人摆布的傀儡而已。在他的身后,肯定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大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