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44章 挑战权威?
    当天晚间,就在赵玉正认真仔细地在白板上添加资料的时候,他脑中的奇遇系统终于传来了反应。

    昨天开出的“坤坎”卦,历经了将近40个小时,现在终于完结了。他获得了198%的完成度,获得了三件一级道具,以及198点奇遇积分。

    时间可真够长的……

    赵玉在心里叹道,以前好像只有开出“乾”卦的时候,持续过这么长的时间。不知道,这一次会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关于这件离奇案子的线索,已经到此为止,不会再冒出新的转折了?

    虽然现在还不到12点,但上一卦乃是昨天开出的,按道理讲,赵玉现在可以再开一卦。

    现在这种关键时刻,赵玉是绝对不会耽误任何一条线索的,所以当即点击开卦功能,想要赶紧再开一卦出来。

    当然,这一次他最希望开出的,就是“艮”卦,只有“艮”卦才代表着案情会有进展。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赵玉点了几下,系统的开卦界面却始终没有反应,就像电脑忽然死机了一般。

    不会吧!?

    赵玉大为郁闷,心里说话,系统老大啊,你怎么越升级越lobsp;   为什么?

    郁闷之下,他尝试着点了点其它地方,除了道具栏没有问题外,其它地方全都点不开了。

    唉……

    赵玉连连摇头,实在不可理解系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赵玉……”这时,苗英忽然端着一杯热咖啡来到赵玉面前,关切地说道,“喏,放了两袋糖!先暖和暖和吧!”

    “哦……”赵玉接过咖啡,顺便看了看时间。

    “嗯……”苗英面露忧色地问道,“还有3个多小时,飞机才起飞呢!你确定……一个人去耀名吗?我……”

    “你得留下来主持工作!”赵玉严肃地说道,“喵喵……我明天见过姜科,马上就回来!”

    “可是……”苗英摇头问道,“耀名那边有姜科专案组,里面有的是专家,直接让他们去问不行么?为什么你要亲自过去?”

    “要是专家们能撬开他的嘴,”赵玉摇头道,“姜科现在就不会还呆在看守所重犯牢房里了!”

    “可是,你想过没有?”苗英担心言道,“你去的话,情况可能会更糟!姜科现在已经知道崔小龙是被你打死的了!他和崔小龙情同手足,你去的话,他更不可能说了!”

    “不一定!”赵玉摇头说道,“韩宽的事,他可是对我一点儿也没有保留!姜科为人聪明,但我也不傻!我去,只是为了判断一些可能,并非真的让他开口。

    “如果他说了,就说明这件事和韩宽一样,姜科只是一名过客!”赵玉眼中闪光地说道,“可如果他不说,或是故意引开话题,那就说明,姜科在邬芳芳一案中,肯定扮演过什么角色!”

    “嗯……”苗英不太情愿地点头说道,“好吧,但是,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亲爱的!玩笑归玩笑,但在惜命方面,你们谁都比不过我!”赵玉安慰道,“更何况,刑事厅给我安排了一组专业保镖,贴身保护呢!?”

    “嗯!”苗英点头之后,又想到了什么,忙说,“其实……我们还应该派个人……去一下北迁!”

    “哦?”赵玉一愣。

    “韩宽正在北迁受审,”苗英说道,“他是我们目前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认识姜科的人!我想,既然我们在姜科那里得到了韩宽的消息,那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呢?听听韩宽是怎么评价姜科的?”

    “哎?别说,这一点还真是被我忽略了,当初在黄金城的时候,我就应该问问他才对!”赵玉点头说道,“不过,当时姜科已经被我抓住了,也根本想不到这一层来!”

    “那……派吴秀敏过去吗?”苗英询问。

    “不!不行!”赵玉坚决否定道,“喵喵,你给我听好了,在我去耀名的这个时间段内,你们谁也不许擅自行动!我担心,这件案子有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所以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懂吗?”

    “嗯……”苗英点头。

    “韩宽和姜科不一样,”赵玉又道,“联系一下专案小组,让他们找个人问一下就可以了,没必要非得派咱们的人过去!”

    “好……好……”苗英答应着,可是脸上明显露出了紧张之色。

    “咕噜噜……”赵玉喝了一口咖啡,说道,“高法医的团队正在靖海采集证物呢!他们要把相片和整个办公桌全都带回首都大学检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果!”

    “赵玉,我知道你比我还要担心!”苗英说道,“这件案子的确来得非常蹊跷!但是,也有可能……是我们想多了呢?

    “其实,一直有一个附和情理的思路摆在我们面前,只是我们谁也不愿相信罢了!”苗英权衡了一下,终于讲了出来,“有没有一种可能,农合血案的凶手就是邬芳芳和姜科做下的呢?”

    “……”赵玉没有说话,但从表情上看出,他是不能接受的。

    “邬芳芳把所有人都骗了!”苗英说道,“她和姜科暗中勾结,策划了农合血案,而且还嫁祸给了杨泽彪!或许,他们当时想要杀死杨泽彪灭口,却被杨泽彪逃脱了!

    “邬芳芳托关系进入03特调组,其实不是为了破案,而是为了提前找到杨泽彪,好让警方杀了他!

    “再看杨泽彪这边,他报警的话没有证据,而邬芳芳是个警察,后来还当了特调组组长!他要是自首认罪,等于自投罗网。

    “而如果找他们报仇的话,姜科的势力太大,而且警方都找不到其下落,他更是无从所寻。

    “所以,他只能选择藏匿起来,等待时机!

    “结果,13年后,时机终于等到了!大盗姜科被你擒获,他的势力土崩瓦解。而邬芳芳的特调组也早已名存实亡。所以,杨泽彪终于找到了报仇的机会,便趁邬芳芳上坟之际杀死了她!

    “然后,他又潜入邬芳芳家,弄了一个乱七八糟,就是想要我们警方介入,通过我们警方之手,把邬芳芳隐藏的罪证找出来!”苗英说到此,长长出了口气,“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把杨泽彪找出来就能解决问题了!而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本人!”

    “呵呵……”谁知,听完苗英的猜测之后,赵玉竟然笑了,“喵喵啊,我最喜欢你的地方,就是你从不说谎骗人,你的眼神早就把你出卖了!”

    “不会吧,你……什么意思?”苗英不解。

    “我就问你一句,”赵玉伸出食指比划道,“为什么,当杨泽彪的dna、还有姜科与邬芳芳的床照出现的时候,我们两个不去推测那些正常的理由,却偏偏要怀疑这两份证据的真假呢?怀疑证据是被被人安排的?”

    “嗯……你……你的意思是?”

    “我们两个的反应是一模一样的,全都认为眼前出现的这些线索,太刻意了!”赵玉又举起双手比划道,“还记得恶魔案吗?我们为什么在查恶魔案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呢?

    “我来告诉你吧!调查韩宽的时候,我们是越查线索越多,越查案子越大。虽然我们查得非常辛苦,但我们始终非常确定,我们找到每一条线索,都是真实的!”赵玉神秘一笑,“可是,这件案子就不一样了!一上来,就有人给了我们一大堆线索和证据,每一样都足够震撼,都能让我们联想到很多东西!

    “这样的情况,慢说非常少见,可以说根本没有!”

    “那么……”苗英紧锁眉头猜测道,“你认为,这是为什么?难道……这是有人刻意做下的一个局?”

    “有可能……”赵玉慢慢点头,“要么,是有人想要挑战一下我这个‘悬案清道夫’的权威!要么,就是有人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