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42章 惊魂不雅照
    常明市烈士陵园内苍柏掩映,墓碑林立,修缮得整洁肃穆。

    能够埋葬在这里的,除了那些革命先烈之外,只有为国家做出过特大贡献的人才能被安葬在此。

    邬芳芳的未婚夫石海不但是缉毒英雄,而且因公殉职,为国捐躯,所以,经上级领导特批,将英雄安葬于此。

    不过,石海的英雄事迹虽然可歌可泣,可他的级别,却在墓园之中是最低的。所以,他的墓靠近陵园的东围墙,是后来新开出来的一块。

    来到此处,赵玉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地面上没有留下凶手的明显痕迹了,原来这里和秦山的墓园不一样,在坟墓之间的通道上,全都铺设有青色的地砖!

    高发财说,由于年前年后上坟的人比较多,所以地面上的痕迹和脚印太过密集,大大增加了取证难度。

    而且,在邬芳芳死亡现场附近的地面上,也明显有被处理过的痕迹,对于踪迹分析来说亦是无从下手。

    “邬芳芳的随身物品都在,”王永霞队长站在赵玉旁边介绍道,“手机、钱包、手表还有项链等等……

    “我们查看过手机通话记录,她当天没有接打过任何电话……嗯……”在稍稍支吾了一下之后,她又不好意思地说道,“赵组长,我刚刚接到报告,我们派出了整整一队人马过去,把陵园东面到红星路之间的树林全都搜索了个遍,并没有找到可疑的摩托车轮胎痕迹!

    “我不知道,是那个摩托车手根本没有进入过那片林子,还是他对轮胎痕迹做了处理……”

    “嗯……知道了……”得到这样的消息,赵玉越发觉得事情有些扑朔迷离。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触景生情,他一看到眼前的诸多墓碑,竟然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从前的曲萍组长来。

    曲萍组长是一个正直敬业的女刑警,到头来却因为一场离奇的警匪恩仇突遭横祸,实在太过不值。

    想当初,赵玉曾不止一次地想过,曲萍真的死得很冤!她至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歹徒杀害?

    曲萍不知道,那么……赵玉将眼睛转向了坟前,心中想到,那么……邬芳芳呢?

    虽然对邬芳芳本人不甚了解,但是赵玉可以感觉得到,邬芳芳性如烈火,但作风正派,也是那种非常执着,兢兢业业的警员。

    那么……邬芳芳到底惹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横死在未婚夫的坟前?为什么手指甲里面,还会冒出13年前特大通缉犯的dna!?

    “赵玉,没事吧?”苗英看到赵玉脸色不对,遂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赵玉摇头之后,指着坟墓问道,“喵喵……你有没有邬芳芳未婚夫的资料?”

    “哎呦,我差点儿忘了一件大事!!”谁知,耳尖的王永霞,在听到赵玉的问话之后,忽然激动万状地说道,“赵组长!我之前看过资料,邬芳芳和石海虽然不在同一座城市居住,但他们两个却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最……最……嗯……”她支吾着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唉!这么说吧!邬芳芳和石海的父母都是老一辈的知青下乡,他们两个都是从蒙乡省高兰旗长大的!”

    “啊!?”

    闻听此言,众人皆惊。

    竟然……竟然是这样……

    在如此时刻,“高兰旗”这三个字实在太过敏感,因为13年前的农合血案就是在高兰旗的自留镇发生的!

    怎么会这么巧!?

    邬芳芳是高兰旗人,她未婚夫也是高兰旗人,难道……破案的线索就在其中!?

    “我……我听说,”话是王永霞说的,可她本人比别人还要惊诧,说话再次变得结巴,“他们两家是邻居,父一辈的关系就非常不错,对两人的关系比较认可,只……只不过,不认可他们的工作。

    “在正蓝旗的时候,他们两家都是干建设工程的,家境非常不错!可是俩人却全都放弃了优渥的生活条件,毅然地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

    “双方的父母自然不会同意,可俩人心意已决,最后也只能依着他们了!”

    王永霞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玉下意识地看了苗英一眼,因为苗英的经历何尝不是跟邬芳芳二人一样?

    “为此,他们好像还跟家里闹过很长时间,据说到今天为止,邬芳芳组长和家人的关系也处的不太好。”王永霞继续说道,“他们两家大约是在十年前转回原籍的,邬组长在静海,石海在常明,彼此都不太远!

    “他们两家的条件实在太好,在两边都买了豪宅作为婚房。其实,他们很早以前就应该结婚的,只可惜,石海的工作太过特殊,他们只能一拖再拖……可拖到最后,却……”

    “唉!”冉涛禁不住叹息了一声,“真是造化弄人啊!想不到,他们当初的选择,却带来了最坏的结果!真是……天妒英才,太可惜了!”

    “正因为这样……”王永霞说道,“石海警官的英雄事迹,更显得难能可贵!他本可以衣食无忧地享受生活,却还是毅然决然地冲到了第一线,他的境界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敬!”

    “为爱从军,矢志不渝,他们的爱情故事,也是可歌可泣呀!”苗英敬佩地附和了一句,说道,“所以,我们更应该把真相调查出来,将杀人真凶绳之于法!”

    众人的说话,再一次勾起了赵玉的回忆。回想当初在百灵的餐馆之中,邬芳芳曾经喝醉过酒,还在赵玉的车上撒过酒疯。

    当时,赵玉只觉得有些厌恶,可现在回想起来,才终于理解了她那种因为失去爱人的痛苦!

    看来,眼见并不为实,自己对于邬芳芳的态度的确偏颇了。

    ……

    在现场勘查完毕之后,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两点。

    如果换做平常时间,赵玉必然会带众人去找一家餐馆。可是,如今情况有变,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危险,他们还是返回了常明警局,在警局食堂之中简单地对付了一点。

    此时此刻,案情仍然没有任何进展传来。当地警员还在全力追踪那个骑摩托车嫌疑犯的下落,可是他们寻遍了监控盲区的路段,却始终没有任何发现。嫌疑人和他的摩托车,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越是这样,警员们就越觉得此人可疑,所以他们已经扩大搜索范围,继续寻找着相关线索。

    “哎?”餐盘中的菜都被吃光了,冉涛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急忙指着赵玉的右腿说道,“我才发现,组长的腿竟然好了?怎么好得那么快啊?”

    “是啊,我也没有注意呢!”吴秀敏亦是惊讶地说道,“石膏也没了?也不用拐杖了?怎么会那么快呢?不是粉碎性骨折吗?”

    “呵呵,瞧瞧你们,这都多半天了,才发现吗?”赵玉以反问代替尴尬,“还特调组呢!这样糟糕的观察能力,也真够可以了……”

    “不是,不是!”冉涛极力辩解,“老大,这可不能怪我们啊!你最清楚了,你看我们自打来到常明之后,闲着了吗?这一个个消息,全都跟炸弹爆炸似的呢!心都乱了……”

    嗯……

    听到此话,赵玉微微皱眉,冉涛的“心都乱了”,再一次让他感觉到了些许不祥。

    “乱什么乱?”苗英急忙稳定军心,“别忘了,恶魔案都被咱们搞定了!这件案子……”

    “啊……英雄……”

    赵玉就像能提前预感到似的,手机才刚刚一响,他便立刻拿到耳边接听。

    “喂……喂啊,赵……赵组长……是你吗!?”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赵玉很快听出,此人正是那个被派去静海的邬芳芳组特调员许海。

    “是我,怎么了?”

    “坏……坏了……”许海的声音异常急促紧张,“赵组长,我们才刚到芳姐的家里,就……就遇到一件……一件事情……”

    “什么事?”赵玉已经从许海的紧张中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催促道,“快说,别磨蹭!”

    “好!好!”许海喘着粗重的气说道,“我们才刚到芳姐家里,负责搜索的当地警员,就在她家的抽屉夹层里面,发现了东西!是……是照片……而且……而且……”

    “照片?什么照片?”

    就在赵玉催促之间,手机震动了两下,他打开屏幕一看,但见许海已经把照片给他发送了过来。

    结果,赵玉才刚刚打开一张,便赫然感觉头皮像忽然炸开一般,整个人都傻了!

    “怎……怎么了?”众人惊愕之下,自然大为好奇,便赶紧凑到赵玉跟前观看。

    谁知,这一看之下,几乎全都跟赵玉一样,被深深震慑了一下,眼中透出了万般的不可思议!

    其中,唯独反应较为迟钝的冉涛还在兀自纳闷,指着照片疑惑地说道:“我说,不至于这么大反应吧?不就是邬芳芳的几张不雅照片吗?不就是没怎么穿衣服,露了几点而已……嗯……还有个男的……哎……啊!!?”

    下一秒,冉涛惊得平地跳起两米,指着手机照片颤抖说道:“这个男的……怎么是——姜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