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41章 血染的百合花
    “你们说,杨泽彪有没有可能是受人胁迫,被逼无奈才那么做的?”冉涛猜测道,“他名字里虽然有个‘彪’字,但他的为人和这个字的意思并不相符,从各方面看,都不像是个冷血杀手!”

    “杨泽彪身高1米72,体重63公斤,没有犯罪前科,也没有不良嗜好,更没有打斗或开枪的经验。”苗英介绍道。

    “如果真是受人胁迫,应该早就被灭口了!”吴秀敏否定道,“不可能时隔13年又冒了出来!”

    “高法医……”这时,赵玉忽然想到了什么,忙对高发财问道,“我想咨询个问题,你说,如果杀死邬芳芳的凶手,想要用杨泽彪的皮屑组织来伪造证据的话,能不能做到呢?”

    “在此之前,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了,所以特意检验了一下,”高法医认真地拿出自己的化验报告,介绍道,“残留物是从邬芳芳的左手手指甲中提取到的,每个指头之中的残留物含量都不相同,中指和食指的最多,无名指次之,小拇指和大拇指最少。

    “这种状态至少是和现实中的抓痕相吻合的!残留物中不光有皮肤组织,还有少部分血迹,怎么看,都像是邬组长用手指抓破了凶手的皮肤所造成的!只不过……”念到这里,高发财忽然抬起头来说道,“由于我们在残留物活性检测方面还存在一定的技术缺陷,所以……如果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做到!”

    “哦!?真的可以做到?”赵玉睁大眼睛。

    “是的!”高发财点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杨泽彪的手臂砍下来带到现场,等杀完人之后,拿着邬芳芳的手指用力抓一下,这样就能造成和真实场景一模一样的效果!”

    “这……”众人大眼瞪小眼。

    “复杂一点的办法当然也有,”高发财依旧非常认真地说道,“那就要提前提取到足够多的杨泽彪的皮肤组织与血液,盛放在专业器皿之中,带到案发现场。待杀完人之后,再用某种精密的仪器,往邬芳芳的指甲缝里填塞!

    “不过,这样做需要很强的技术性,还有较长的时间!”高发财点头说道,“对于一个刚刚杀完人的凶手来讲,需要极为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完成!

    “当然,也不排除多人作案的可能!”高法医又补充道,“我们仔细地勘验过现场痕迹,却并没有提取到有效的脚印,从这一点足可说明,凶手有很强的反侦察水平,他至少对警方勘验现场的程序和方法非常了解!”

    “看来……”赵玉琢磨道,“凶手还真是没那么简单,有可能又是个高手高高手!”

    “我也这么认为!”苗英说道,“凶手故意使用榔头锤子之类的钝器,有可能是想误导我们,让我们认为他的杀人很随意!这样就会转移我们对邬芳芳指甲里的那份证据的怀疑……”

    “那么……”赵玉琢磨了一下,又问,“高法医,我可不可以这样说,在邬芳芳遇害的那天,杨泽彪至少还是活着的?”

    “嗯……”高发财想了想,回答道,“这个也不好说,我刚才说了,我们在残留物活性检测方面还存在缺陷,我们无法通过那些残留物,确认杨泽彪在被邬芳芳手指所抓,或是被他人提取皮肤组织时,是否已经死亡!”

    “哦……那……至少不会是死了很长时间吧?”赵玉不死心地问。

    “赵组长,我明白你的意思!”高发财相当有经验,当即为赵玉解答道,“既然出现了这份证据,就足以说明,杨泽彪不会已经死了很长时间的!

    “如果杨泽彪很久以前就死掉了,根本无法提取皮肤和血液!如果他死亡之后被冷冻过,或是被留存了活体样本之类,那么我们也一定会检验出来的!

    “虽然我们对于活性检测存在缺陷,但至少能够说明,杨泽彪的那份证据是足够新鲜的!”

    “啧啧……”冉涛在吴秀敏身后砸了咂嘴,小声念叨,“好邪乎……”

    “但是,不管怎么说!”赵玉点头说道,“就算杀死邬芳芳的凶手不是杨泽彪,也必然和杨泽彪有着莫大的关系!所以……我们抓住这个凶手,就有可能侦破13年前的农合血案!所以,我们现在……曾可留下坐阵,其他人跟我出现场去吧!”

    “嗯……等等……”冉涛纳闷地问道,“老大,你刚才不是说,破案的重点是农合血案吗?邬芳芳的案子……嗯……”

    “曾可……”谁知,赵玉根本没有理会冉涛,而是对曾可嘱咐道,“把骑摩托车的那个嫌疑人做个轮廓比对,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

    “好!”

    曾可答应之后,众人一起起身,准备离开。

    “傻子……”吴秀敏在后面推了冉涛一下,笑着奚落道,“过年吃撑了吧你?组长的意思是先把案情捋顺了,然后再去查案,这样才能思路清晰。你看不出来吗?只有破了邬芳芳被杀案,才有可能破掉农合血案?”

    “哦……貌似是这么个道理……”冉涛还是有些犯懵,“可是……盗窃案又怎么解释呢?”

    “先看看情况再说,要是刘占兵和许海搞不定……”赵玉回头说道,“我们也得亲自去趟才行,走吧……”

    就这样,随着赵玉一声令下,众人一起前往常明市烈士陵园,去勘察案发现场了。

    到了现场一看,果然如如王永霞队长所说的那样,陵园区虽然紧邻闹市,却极为萧条荒凉。而且,由于邬芳芳是正月初五遇害,受破五不出门的风俗习惯影响,警方在案发现场附近一个目击证人也未找到。

    警方只能通过陵园门口的摄像头,看到邬芳芳是于当日早晨8点50分左右,乘出租车抵达的陵园。

    案发之后,一直到了中午11点多,才被一个为战友上坟的老干部看到,这才报的警。

    据说,如果不是恰好被那位老干部看到,恐怕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了!

    正是由于发现的及时,法医才得以准确地推测出,邬芳芳的确切死亡时间在早晨9点左右。也就是说,她有可能刚刚到达她未婚夫的坟前,就被人给谋害了!

    当赵玉等人抵达现场的时候,仍能看到坟前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在邬芳芳最终倒地死亡的地方,则用白粉标示出了一个轮廓。她的头部正对着坟头,以至于被人钝器行凶之后,鲜血不但溅到了墓碑,而且还染红了那捧雪白的百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