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40章 农合血案始末
    “这是当年的案发现场示意图……”在赵玉提出疑问之后,苗英调出了当年农村合作社的平面图,为大家详细地介绍道,“大家看这里,合作社的内部构造,基本与当时的正规银行一致。外面是顾客等待区,里面是员工办公的柜台区。

    “为了防止意外事件,通往银行柜台区域的出入口都是双层门,单打开其中一扇门,是进入不到柜台里面的。

    “警方来到现场勘验的时候,发现该合作社的主任王学军倒在了双层门之间的区域,两扇门全都是开着的。王学军头部中枪,当场死亡,但是经过法医勘验,发现他口鼻内有乙醚残留痕迹,怀疑生前曾被人迷昏过……”

    “对呀……是挺蹊跷的!”冉涛琢磨道,“既然杨泽彪钱已到手,王学军也被迷昏了,为什么还要开枪打死他?有仇吗?”

    “没仇!”苗英肯定地回答道,“两人不但没仇,关系还不错。之前王学军还推荐过杨泽彪到市级单位工作……”

    “我明白赵组长的意思了!”高发财点头说道,“邬芳芳组长被害的情况也是这样,她已经被人窒息昏迷了,却还是被凶手残忍杀害,有些不合逻辑!”

    “不过,相同的手法……”吴秀敏发言,“反倒说明两件案子有着重大关联!既然邬芳芳指甲内发现了杨泽彪的dna,那杨泽彪必然还是最大嫌疑人!”

    “吴姐,我们还是把整个案发经过听完再说吧!”

    赵玉冲苗英点头,苗英便继续对着平面图讲述道:“根据合作社其他员工所说,因为合作社位于村镇,他们平日里的管理制度并不严谨。基本当天值班的员工,都能把那两扇门打开。

    “保险柜虽然由双人分别保管,一个知道密码,一个有钥匙。但偏巧杨泽彪是知道密码的那个,所以,只要他迷昏王学军,拿到他的钥匙,便可以把保险柜打开!

    “好……”苗英用手一指屏幕,“接下来,我们根据被关闭之前的视频录像,来还原一下整个过程。

    “首先,合作社和银行一样,店里不留钱,每天都是早上由押运员把钱送来,晚上再把所有的钱送回金库。

    “根据当天负责送钱的押运员说,他们是在案发当天的8点45分,把那80万现金送到合作社的。送到之后,是王学军与杨泽彪一起签的收。

    “由于自留镇与金库距离较远,押运员把钱送到这里往往都是最后一站,所以钱送过来的都比较晚。当时已经快到合作社开门的时间,门口监控里面,可以看到已经有顾客在门外等待了。而那几名顾客,正是后来的受害人!

    “从监控镜头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在现金送进柜台区域之后,的确被王学军与杨泽彪二人放进了保险柜。

    “再然后,二人便开始各司其职,准备工作。

    “镜头中能够看到,当王学军出去开合作社大门的时候,杨泽彪忽然快速地来到监控控制器跟前,此后,镜头便全都黑屏了!

    “监控设备有备用电源,但杨泽彪把备用电源以及所有的连接线全都拔掉了!当年的监控设备不像今天这样发达,都是银行内部自行处理的,不可以远程控制,也没有什么警报触发装置。

    “所以当时没人知道,杨泽彪已经关闭了监控。更没人知道,在监控关闭之后,合作社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后来,当警方接到报案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合作社里面一片惨目,5名受害人被人用枪打死!保险柜中的80万现金不翼而飞!”说到此,苗英又调出了部分案发现场画面,说道,“除了死在双门夹层中的王学军外,其余4名死者,均死在了柜台区之外。

    “其中,有时年38岁的奶牛场老板赵萌,此人正是与合作社预约提款的那位大客户;

    “时年32岁,是当地一家私营农资公司女老板的谢梦琴,以及她不满6岁的女儿。谢梦琴当天是去办理一笔数额巨大的转账业务,也是提前有过预约!

    “另外,还有一位名叫王忠才的保安,死在了合作社的门口位置。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讲,当年自留镇那种规模的合作社是没有专业保安的,时年54岁的王忠才的工作职责更像是保洁员,平日里负责打扫打扫卫生而已。

    “5名受害人,除了那名女孩是胸部中弹以外,其他人全都是头部中弹,一枪毙命!手段干脆利索,下手极为狠辣!”

    苗英说完之后,现场不由得陷入一片沉默。人们各自在脑中回顾着当年的案情,这样的惨案,除了令人发指之外,明显有着太多的疑点。

    “03特调组的专家认为,”苗英说道,“杨泽彪的社会交往非常简单,搞到手枪的几率不大。而且,从受害人被射杀的痕迹来看,杀人凶手有着一定的开枪经验,可杨泽彪没有当过兵,也没有接触过手枪。

    “所以,专家一致认定,杨泽彪应该还有同伙儿!

    “他之所以要关闭监控,就是不想把同伙暴露。而在他关闭了监控录像之后,他的同伙们进入合作社,与他一起犯下了这桩惊天大案!所以真正的杀人者,不见得就是杨泽彪本人!

    “而且,杨泽彪这么多年没有音信,专家们同样怀疑,在案发之后,杨泽彪可能被人灭了口!”

    “可是……”冉涛摇头说道,“现在看起来,杨泽彪不但活着,而且还能出来杀人呢!”

    “我以前和金队长谈起过这件案子……”赵玉缓缓地说道,“他认为本案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那第5个疑问!”

    “凶手到底为什么杀人?”曾可记忆力比较好,当即把第五个疑点复述了一遍。

    “试想一下,”赵玉说道,“杨泽彪在柜台里面把主任迷昏,然后打开保险柜取走了80万现金。不管有没有同伙,既然钱已经到手,为什么还要杀人?

    “如果只是为钱,可以拿钱就跑!

    “如果担心那些顾客提前报警,耽误了自己逃跑时机,那大可以抢了他们的手机,把他们捆绑起来,也不至于非得把人杀掉,搞得那么大吧?”

    “难道……”吴秀敏猜测道,“那些受害人有问题?凶手的主要目的不是钱,而是冲着某一个受害人去的?”

    “03特调组把受害人的所有关系全都调查过了,虽然发现了几个嫌疑人,但最后全都排除了!”

    “那就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冉涛猜道,“那些顾客发现了杨泽彪有问题,想要阻止他,所以杨泽彪迫不得已把人都杀了?”

    “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苗英说道,“从死者死亡的现场来看,凶手杀人非常果断,就像是早有预谋那样!”

    “啧啧……”冉涛苦着脸耸了耸肩膀,无奈地说道,“这就有意思了!我现在才终于明白,农合血案为什么能进入五大悬案之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