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39章 相似的疑点
    “这……”王永霞队长为难地说道,“赵组长,技术队那边说,单从身体轮廓上看,是无法分辨出男女的,不知您是……”

    “不是女的,也是个二椅子(中性人)!”赵玉说道,“你看她骑摩托车那姿势,还不够骚吗?还有胸这里……明显有个突起……”

    “……”冉涛先是一脸灰,然后赶紧提醒,“老大,那人穿的不是紧身衣,那种摩托车的车座是凹陷下去的,男的坐下去,胸口部位的衣服也会翘起来的!”

    “是吗!?”赵玉摇头说道,“我怎么觉得,不是翘,而是鼓呢?”

    “哦?是吗?”

    苗英假装好奇地问了一句,赵玉立刻机敏地扯开话题:“你说呢?亲爱的?”

    “我觉得……”苗英转而对王永霞说道,“你们应该去好好检查那片树林,摩托车不轻,如果在树林中停放过,必然会留下轮胎印!”

    “哦……对……我这就去安排!”王永霞赶紧点头。

    “记得走访一下附近店铺居民,寻找目击者!”苗英又提醒了一句,这才转而对赵玉说道,“虽然你的话很欠抽,但我也觉得,这个骑摩托车的,应该是个女人!”

    “那就不对了!”冉涛摇头说道,“如果是个女的,那就肯定不是杨泽彪了!我们是不是找错了人?”

    “也不见得……”赵玉随口说道,“万一杨泽彪变*性了呢!?”

    “我去!”冉涛差点没摔倒,“老大,离谱了,离谱了……”

    “怎么离谱?”赵玉认真地辩驳道,“那么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能让杨泽彪躲过警方13年的追捕呢?13年人间蒸发,甚至让警方误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

    “这……我咔……”冉涛咬着嘴唇说道,“这也……太奇葩了吧?警方之所以抓不住嫌疑犯,是因为他变*性了!?这事要是真的,都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05年的时候,变*性手术已经很成熟了!”赵玉说道,“杨泽彪从农村合作社抢了80万现金,做什么手术都不差钱儿……嗯……不过……嗯……”谁知,说着说着,赵玉竟然把自己给说败了,忽然摇头说道,“别说,还真不至于……要是有门路做手术的话,特么的还不如出国跑路呢!何苦非要把命*根子断了?”

    “咳咳!”苗英咳嗽着打断了赵玉,“行了啊你,与其纠结这件事情,还不如想点办法把人找出来呢……”她一指大屏幕上的摩托车嫌疑犯,“这个人……不管是男是女,都有着重大嫌疑!因为……在案发的时间段内,他在监控上消失了一个小时!这样的巧合,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来了来了……我们来了……”说话间,随着办公室大门被人推开,但见风尘仆仆的曾可和吴秀敏从外面急促地走了进来。

    “嘿,太好了!”冉涛赶紧兴奋的与曾可抱了抱,可当他放下曾可,转而面对吴秀敏张开双臂之后,吴秀敏却直接把自己的行李甩给了他。

    赵玉留意到,在曾可放下行李之后,忽然冲门外摆了摆手。但见门口处一个靓丽的身影闪过,正是那位法医张培培。

    嘿……

    赵玉心里笑道,冉涛还真没胡说八道,看来曾可和张培培果然很来电。

    “组长,”吴秀敏把刚刚脱掉的外套往冉涛头上一丢,急切地对赵玉说道,“来的路上,我和曾可已经了解了个大概,现在有新消息了吗?”

    “正等着你们开分析会呢!”赵玉点头说道,“本来,应该先去勘验现场的。但是,我感觉这案子来得太蹊跷,所以决定,先把农合血案作为重点拿出来分析一下!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好的!好的!马上开始!”曾可快速地摆放起自己的电脑,同时还没忘了跟高发财法医打个招呼。如果他真想跟张培培谈恋爱的话,那么讨好高发财自然非常有必要。

    由于提前已经做过农合血案的分析,赵玉手头上已经有着现成的资料。可是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把所有资料,全都认认真真地写在了白板上面。

    而作为副组长的苗英,则在赵玉书写资料的同时,为大家把农合血案的经过,又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13年前的4月15日上午9点左右,在蒙乡省高兰旗羊北乡自留镇一家农村合作社内,发生了一起惊天血案!

    “包括一名6岁女孩在内,现场共有5名受害者遭到残忍枪杀,当场死亡!

    “案发之后,警方发现银行的监控系统已经被人强行关闭,没有捕捉到事发现场的视频画面。

    “而通往合作社柜台内部的两扇防盗门,还有保险箱全都被人打开,里面的80余万现金不翼而飞!

    “根据其他员工报告,合作社平日里很少储备那么多现金,只因为当天有个奶牛厂的取款预约,所以才从金库调取了80万!

    “种种迹象表明,该案与监守自盗有关,所以警方在第一时间便锁定了重大嫌疑人,该合作社的员工——杨泽彪!”

    说到此处,曾可早已调整好了播放仪器,把杨泽彪的照片投放在了大屏幕上。

    “杨泽彪。时年26岁,现年39岁,蒙乡温尔浒旗人。在高兰旗财会学校上学,毕业之后,一直在自留镇农村合作社当出纳员。案发时,他已经在那里工作了将近5年,对合作社的内部操作非常熟悉。

    “案发当日,杨泽彪与合作社的主任王学军当班,可案发之后,此人却不见了踪影。

    “另外,合作社的监控硬盘并未损毁,警方可以通过关闭前的监控镜头看到,关闭监控的人,确是杨泽彪本人无疑!

    “因此,警方推断,杨泽彪有重大嫌疑,开始全力缉拿,全国通缉!”苗英说道,“可是,这件案子最为蹊跷的是,自从案发之后,杨泽彪却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从此踪影全无!

    “合作社位于自留镇唯一的一条街道上,当时镇上不但有赶集的,而且还有戏班子搭台唱戏,那街道上人来人往,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过杨泽彪的踪影!

    “由于影响恶劣,刑事厅派出了03特调组前去调查,而且几乎出动了整个蒙乡的警力,可最后仍然一无所获!”说到此,苗英停顿了一下,才说,“其实,别看这件案子有着清晰的嫌疑人,但其中的疑点却是有着很多。这些疑点,正是促使农合血案跻身五大悬案的重要因素。

    “我们现在所列的疑点,都是03特调组的专家们提出来的,大体分为了五大疑点:

    “第一,直到今天为止,警方虽然把杨泽彪列为了头号嫌疑犯,但并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同伙?

    “第二,杨泽彪虽然家境贫寒,经济拮据,但没有任何债务纠纷,也没有赌博、博彩等不良嗜好,所以没有犯案的绝对动机!

    “第三,根据相关人员的口供证实,杨泽彪为人忠厚老实,没有心理问题。犯下如此惊天大案,实在令人不解!

    “第四,杨泽彪为什么会突然销声匿迹,这么多年毫无音讯?他是使用了什么特别的门路,还是根本已经被人灭口?

    “第五点,也是本案最大的疑点,就是凶手为什么非要杀人!?”苗英说道,“现场的五名死者与杨泽彪无冤无仇,如果杨泽彪手里有枪,又只是为了抢钱,没必要非得把人全都杀掉,甚至连一个六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哎!?对了……”谁知,苗英刚说到此,赵玉忽然停止写字,好奇地“哎”了一声。

    以往每当赵玉发出这种怪声的时候,都说明他想到了重要的事情。这一次,显然也不例外,在“哎”完之后,赵玉急忙转回头对苗英说道:“喵喵……还记得吗?老金在黄皮本上记录过那么一条……说当年的法医,在那个被打死的合作社主任的嘴里检测出了乙醚的成分!?”

    “对!”苗英点头。

    “人都已经被迷昏了,为什么还要再开枪打死呢?”赵玉紧皱眉头说道,“还有……你们觉不觉得,这个人的死,和邬芳芳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