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36章 重案惊天
    “邬组长一家都在靖海市居住!”王永霞队长向赵玉等人汇报道,“但邬组长有自己的房子,一个人独居。刚刚警员们去到她家才发现,房门被撬,屋里面被翻了个一塌糊涂!”

    “组长!”苗英急忙提醒赵玉,“看来,我们应该猜对了!邬芳芳有可能调查过农合血案,而且还查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被人灭口,而且还被盗窃……”

    “老大……要是这样……”冉涛抄起手机激动地说道,“我得……我得赶紧给陈干事打电话去了……问问他去……”

    得到赵玉点头之后,冉涛再不犹豫,赶紧跑到旁边屋中打电话去了。

    “苗组长,不能太早下结论!不过……”赵玉先摇头后点头,“如果盗窃和杀人是同时进行的话,说明……嫌疑犯可能还有同伙……这事儿恐怕要比我们表面看上去要复杂得多……”

    霎时间,赵玉隐约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无法将其牢牢抓住。

    “不过……动作越大,破绽越多!”苗英言道,“邬芳芳毕竟是特调组组长,她的家被盗窃了,还能抓不到窃贼吗?”

    “哦,靖海警方知道事关重大,已经在全力侦破了!”王永霞回答之后,脸上不可避免地露出了疑惑,“不过……你们刚才说的农合血案……是什么意思?”

    到了这种时刻,赵玉也没必要再做隐瞒,当即和高发财一起,把关于农合血案与通缉犯杨泽彪的事情告诉给了她。

    “啊!?”王永霞听完顿时慌了手脚,激动地搓手顿足,“那……那我赶紧通知局长,全……全城搜查吧!?”

    “别!”赵玉赶紧摆手,“过去一天了都,凶手指不定跑到哪里去了!咱们不能自己给自己添乱!”

    “是的,”苗英附和,“杨泽彪的事情不宜高调处理,否则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王永霞激动地有些结巴,“头……头号通缉犯啊那可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再跑一次啊!”

    “唉……”赵玉叹息了一声,答非所问地说道,“我更担心的是,这件案子不光是捉拿通缉犯那么简单!”

    “组长……组长!”这时,冉涛已经打完电话回来,赶紧汇报道道,“我把最新情况跟陈干事说了,陈干事正去调查了,不过他还说,刘占兵和许海马上就到!这俩人都是邬芳芳的组员,跟了她很多年了,他俩最了解情况的!

    “还有……015组的人会陆续集结,现在群龙无首,所以刑事厅决定将他们暂时划拨在咱们组名下,由您指挥!”

    “哦!”赵玉点头,转身对王永霞说道,“那就先带我们去办公室吧!嗯……老高……”他又转身对高发财道,“曾可他们还没到,尸检报告来不及看,你也跟我们来一趟吧!”

    高发财点头之后,立刻拿起报告,与赵玉等人向楼上的临时办公室而去。

    果然,常明警方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办公室亦是一间规模不小的案情分析室,所有的设备一应俱全。而且,根据冉涛的吩咐,他们也早已准备了数面分析白板。

    特调组有分工,像主持案情分析会这样的事情,一般都由副组长负责。

    因此,在放下随身物品之后,苗英径直拉了一张白板,来到正中央开始主持。

    “特调组组长邬芳芳被杀,本来是一件案子,但现在的情况是,由这一件案子,又牵出了另外两件:邬芳芳家中被盗,还有13年前的农合血案!

    “从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三件案子关系密切,邬芳芳本人,也很有可能是被农合血案的通缉犯杨泽彪所杀!

    “如果按照常规思路讲,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全力缉拿杨泽彪这个人!”苗英郑重说道,“此人销声匿迹了13年,如今刚一出现,就做出了这样一件大案,这里面必然有着什么重要的原因!”

    “组长……”谁知,苗英刚刚开了个头,冉涛便从外面带进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来,“来了,来了!”

    赵玉抬头一看,认识!不但认识,而且还交过手呢!但见冉涛带进来的,正是名叫刘占兵和许海的特调员。

    当初在晋平调查宝石失窃案的时候,赵玉曾经和邬芳芳一组怒怼过,当时那个被赵玉打得鼻青脸肿的,正是这位高个子刘占兵!

    当然,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都是对事不对人。现在连隶属关系都变了,刘占兵和许海自然不敢再去计较前嫌,进门之后,全都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跟赵玉还有苗英打过招呼。

    “老大,这案子实在太古怪了!我刚才问过他们……”冉涛说道,“他们说,015组从来没有参与过农合血案,以及任何跟农合血案有关的案子!”

    “是的!”高个子刘占兵表情凝重地说道,“我和老许跟了芳姐6年,从进组的那天起就一直没分开过!我们非常确定,我们组从来没有接触过农合血案!”

    “对!”许海年长,嗓音还有些沙哑,“我们组连未结悬案都从来没接触过,而且那么长的时间以来,也从没听芳姐提过这件案子的!”

    “不过……”刘占兵却认真地提供消息道道,“有件事不知赵组长知不知道……”

    “什么事?”赵玉问。

    “芳姐的老家正是蒙乡省高兰旗人,”刘占兵回答道,“农村信用合作社的特大杀人案,好像……也在高兰旗吧?”

    啊!?

    忽然得到这样一个消息,无疑让赵玉等人震惊加意外。

    “应该……应该可以解释吧?”冉涛琢磨道,“会不会,邬芳芳还没有进特调组之前,是高兰旗的刑警,所以接触过这件案子?”

    “不可能!”许海说道,“高兰旗是芳姐的老家!等她当了警察以后,全家都搬到靖海去了!她进特调组之前,一直在靖海任职的!”

    啧啧……

    听到这些消息,无疑让赵玉乱上加乱。

    “哎!?”谁知,许海话音刚落,苗英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瞪大眼睛自言自语道,“我……我怎么就没纳过闷来呢?”

    “嗯……你又想到什么了?”赵玉忙问。

    “试想一下啊,如果杨泽彪想要杀死邬芳芳,是为了不让自己暴露的话,那么……谋杀中央刑事厅特调组组长,岂不会让自己更加暴露!?”苗英拍手,“这是完全说不通的!”

    哎!?

    对呀!

    苗英这么一说,赵玉亦是蓦地怔住。

    没错!

    刚才,他所想到的那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一点!只是没有苗英想得这样透彻……

    “哦……也就是说,不是因为怕自己暴露……”冉涛万般纳闷,“那么……还能为了什么呢?什么理由,才能让杨泽彪冒这么大的风险!?”

    “我的天……”王永霞队长还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复杂的案子,顿时懵得不敢说话了。

    邬芳芳……杨泽彪……邬芳芳指甲里的残留物……邬芳芳家里被盗……13年前农合血案……邬芳芳也是高兰旗人……

    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难道……农合血案另有隐情,而且……这个隐情还跟邬芳芳有莫大的关系!?

    不过……

    赵玉转而又想到一个问题,在整件案子之中……好像还有一个重要的关键点没有找到……

    那关键点……是什么!?

    这时候,看到赵玉凝神苦索,众人谁也没敢出声。现如今,赵玉已经名声在外,谁都知道他是一个超级神探,所以神探想东西的时候,自然没人敢于打扰。

    结果,就在这股瞬间的寂静之下,还真让赵玉集中精神,想到了那个所谓的关键点,到底是什么!?

    对啊……

    整件案子里面,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呢!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为什么……偏偏要赶在这个时候,忽然冒出了农合血案的线索来呢?如果……这不是一场巧合的话,还能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

    我的个奶奶奶熊!

    蓦然间,赵玉惊的张大了嘴巴,露出一副心惊肉跳的表情来。

    紧接着,他来不及跟大家说话,竟是赶紧掏出手机,直接把电话打给了焦处长。

    “喂?姐啊!”刚一接通,赵玉便激动地大声说道,“你听我说,这事你必须得答应我!我需要刑事厅马上调派一队专业的保安小组,去我老家保护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