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35章 连锁反应
    “这……这也太疯狂了!!”冉涛也是见证过前两次奇迹的人,此刻的他一面极力地控制好汽车,一面匪夷所思地感叹道,“几件大案都是在我们刚想去查,却又被别的案子耽误了,可查着查着,竟然又从别的案子里面冒了出来!这不光是疯狂,甚至有点儿邪门了吧!?”

    “啧啧啧……”苗英亦是忍不住地连续咂嘴,“这么说……邬芳芳的死,和农合血案有关系了?奇怪……杨泽彪13年间销声匿迹,却偏偏这个时候冒了出来?他和邬芳芳会有什么仇?”

    “是啊……太巧了!”赵玉紧锁眉头,不可理解地说道,“冀州冬季寒冷……凶手必然穿着较厚的衣服,邬芳芳的指甲里面,怎么可能留下他的痕迹!?”

    “不……这是有可能的!”苗英立刻说道,“我以前接触过这样的案子,喏……”她一按赵玉的脖子,又指了指他的脸,“应该是从这些地方留下的!别忘了,凶手事先勒住过邬芳芳的脖子,令其窒息。

    “凶手当时位于死者身后,死者出于本能挣扎,一定会扬起手臂乱抓一通,这样很容易抓破凶手的脸颊或脖子,从而留下有效证据!”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如此一来……”赵玉摇头,“就更没法理解凶手的行为了!如果是精心计划的杀人,那么不应该留下这样明显的罪证,让警方一下子就把嫌疑人锁定!”

    “可如果是临时起意……”苗英附和道,“为什么还要用锤子砸头呢?凶手的行为,的确非常奇怪!”

    啧啧……

    赵玉用力地抓了抓头发,他怎么也想不到,邬芳芳的案子,一上来就会出现这种令人费解的情况。

    虽然奇迹就在眼前,虽然自己拥有神奇的奇遇系统,虽然以前有过几乎如出一辙的经历,可眼前这件案子,却还是引起了赵玉的深深怀疑!

    不自觉间,他又看了看自己的系统界面,但见昨天早晨开出的“坤坎”卦,到现在仍然没有结束呢!这足以说明,卦文仍然还在起着作用……

    “坎”卦不用说了,必然代表着已经死亡的邬芳芳;那么……“坤”卦呢?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坤卦可不仅仅指示着邬芳芳的意外身亡,很有可能,还指示着那桩位列五大悬案之一的农合血案……

    可是……

    虽然卦文已经开出了明确的指示,可赵玉仍然不愿相信,眼前的巧合,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不对!

    就是不对……

    他一面摇头,一面用心地回忆了一下前两件大案的经过:不管是从陶香身上引出无头女尸案的线索,还是从韩宽身上牵扯出了恶魔案,这两件事情看似巧合,却都在赵玉所理解的巧合范畴之中。

    可是……邬芳芳这件案子,一上来就把13年前的农合血案牵扯进来,是不是……有点儿太刻意了!?

    这里面……不像是用一个巧合就能解释得通的吧!?

    啧啧……

    赵玉狠掐太阳穴,又往深处思考了一下,可一时间思绪纷杂,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却全都落不到实处。

    结果,就在赵玉还没想出个一二三的时候,冉涛已经把警车开进了常明警局的大院。

    得知神探赵玉大驾光临,当地的警局领导,以及诸多的工作人员早已在大楼门口恭候多时。

    见面之后,双方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

    赵玉虽然为人随心随性,但长期的特调组生涯还是让他学会了很多官场客套,谈笑风生之间,应酬自如。

    寒暄过后,终于进入正题。

    常明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一面带着赵玉前往鉴证科,一面为赵玉详细地介绍案情,以及他们的调查情况。

    没想到,这位刑侦大队长还是个女的,名叫王永霞。她虽然身材高大,年纪不小,但打扮得却是大方得体,别有一番韵味。

    “赵警官,通过昨晚一夜的过滤筛查,我们已经从陵园附近的监控设备中,找到了一些有嫌疑的目标!”王永霞介绍道,“现在正在逐一核实之中,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还有,我们还原了邬芳芳组长生前的行动轨迹,”她继续说道,“邬组长是在案发当天的早晨,从靖海市乘坐高铁过来的!鲜花也是一直随身携带,从高铁车站下了车,直接打车去的烈士陵园,中途没有在任何地方有过逗留!

    “我们按照她的轨迹,把一路上所有的影像资料全部调取了,”王永霞说道,“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现象与人员!嗯……还有……我们也联系了靖海方面,让他们一起协助调查了!”

    “好的!”赵玉点头,脑中还在想着农合血案的事情。

    “还有……”王永霞又道,“特调组临时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案情资料,也都按照您的要求到位了!”

    “很好!”赵玉再次点头,然后认真地吩咐道,“记清楚一点,我们是分工合作的关系,不是上下级。所以,你们继续按照常规程序去调查案子就好了,有什么情况记得随时通知一下即可!”

    “哦……”王永霞连连点头。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鉴证科的法医办公室。没想到,高发财竟然已经在门口来回踱步,在焦急万分地等待着呢!

    一见赵玉等人到来,他急忙把众人让进了办公室。由于案情出现重大变故,赵玉并没有让王永霞等常明警员进入。

    “指甲里面还有血迹呢!!”刚一进屋,高发财便迫不及待地说道,“我一共比对了两次,确认无误!邬芳芳指甲内的残留物,绝对是那个杨泽彪的!!!赵玉啊,你看……是不是……得赶紧上报了!这可绝对绝的大事件啊!”

    “是,上报是必须的,不过……你先别着急,先跟我说清楚一点儿吧!”由于经历的大案太多,赵玉明显比高发财要冷静得多。

    “邬组长的死因就是枕骨遭受钝器敲击致死!”高发财拿起了桌上的化验报告说道,“从断裂痕迹上看,凶手至少敲击了6次以上,手段非常凶残!

    “还有……从邬组长脖子上的痕迹判断,”他指着报告上的照片说道,“凶手是先从背后突袭,勒住了邬组长的脖颈,致其窒息昏迷之后,又使用凶器施下的重手!

    “从地面上的痕迹判断,在邬组长被其勒住的时候,虽然有过短暂的挣扎,但是挣扎范围并不大。这说明,凶手应该是个孔武有力的人,力量非常强大!”

    “不仅仅是孔武有力……”赵玉摇头说道,“我曾经和邬组长交过手,她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有些身手的!要想这么轻松地搞定她,不是那么容易!”

    “对呀!”高发财点头说道,“正是因为邬组长有些身手,并且知道证据的重要性,所以才伸手抓破了凶手的皮肤,留下了决定性的证据!所以,为了邬组长,你们也得把人捉住啊!”

    “等一下啊!你们说……”冉涛忽然挠着头说道,“邬组长会不会在被袭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袭击他的人是谁了?她和那个杨泽彪是不是有什么交集?”

    “邬芳芳是特调组组长,杨泽彪是通缉犯……”苗英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之后,眼睛忽然一亮,“哎?邬芳芳在特调组多年,会不会……她以前也调查过农合血案呢?她……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

    “哎呦!”听到此言,冉涛急忙掏出电话说道,“我给……我给陈干事打个电话吧先……查查……”

    笃笃笃……

    冉涛这边还没来得急打电话,法医办公室的门便被别人敲响了。

    “请进!”

    随着高发财发话,但见那位王永霞队长从外面推门进来,神色慌张地向赵玉等人汇报道:“各位领导,我刚刚接到靖海警方的消息,邬组长的家,被人盗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