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34章 这一次还是巧合吗?
    正月初六,上午8点一刻,冀州省常明市高铁车站外。

    “那好吧……”赵玉对着电话说道,“既然这样,你就暂时不要归队了。如果缺钱的话,尽管跟我说话!好的,没事……别哭别哭,不用那么感动,我赵玉是正直的人……”

    电话还未挂掉,赵玉和苗英便已然看到了前来接站的冉涛,冉涛家在首都,离常明市仅有不到两小时的车程,所以他昨天已经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了解了案情的详细情况。

    此刻,他开着刑事厅的专车,前来迎接赵玉和苗英。

    按道理说,凭着赵玉现在的人气,常明警局应该派车队前来迎接才对。但是赵玉已经提前知会过冉涛,叫他不要声张,只他一人来接便可。

    “怎么了?”苗英看到赵玉放下电话,这才忍不住问了一句,“是小飞贼吗?”

    “啧啧……”赵玉咂嘴,“拜托,好歹也是咱们特调组的一员,不是飞贼了好吧?小崔刚才来电话说,陶香忽然病情恶化,医生准备做开颅手术呢!她来不了了……”

    “哦……”苗英点头,“那……我们用不用验证一下?”

    “别开玩笑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赵玉摇头,“你慧眼识珠,看不出来崔丽珠已经改邪归正了吗?放心吧,没有问题的!只不过……不知道陶香还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是啊!”苗英感叹,“一代贼王,最终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令人唏嘘呀……”

    “不过……”赵玉亦是不无感慨地说道,“我倒是希望陶香能挺过这一关,他身上还有很多秘密呢!”

    “老大,苗组长!”冉涛赶紧过来迎接,同时把二人的行李接了过去,“过年好啊!”

    由于发生了命案,而且死者还是赵玉的一位老相识,所以赵玉没有心情跟冉涛拜年,人还没有上车,便急切地问了一句:

    “怎么样,昨天去过现场了?有什么最新情况?”

    “对!”冉涛放好行李,然后钻进驾驶座位说道,“邬芳芳毕竟是特调组组长,刑事厅那边非常重视,连高发财法医的团队都调过来了!目前正在走常规程序,昨天都是常明市刑侦大队负责的,只等您来以后做交接呢!”

    “市里没有破五这一说吗?”赵玉在副驾驶坐好之后问道,“大年初五的,上什么坟?还是……烈士陵园?”

    “邬芳芳不是常明人!”冉涛发动汽车,表情凝重地说道,“她来常明烈士陵园,是来祭拜他未婚夫的!之所以选择初五,是因为他未婚夫是初五的生日,可谁知……她居然就这样死在了未婚夫的坟前!

    “我昨天去现场的时候……”说到此,冉涛心情沉重地说,“看到坟前放着的一束白色百合花上,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啊!?”苗英忙问,“她是怎么死的?”

    “从现场看,应该是被钝器击中头部而死!”冉涛说道,“是后脑勺这块儿,不止一下!场面血腥,手段极为残忍!凶器,可能是榔头!哦……还有……我昨晚听高法医说,她脖子上有裂痕,还有窒息的痕迹,但应该不足以致命!”

    “这样啊……”赵玉皱眉,忽然感觉到了些许不妙,“这案子……啧啧……”

    “怎么了?悬案清道夫同志?”苗英察觉到了赵玉的异状,急忙问道,“你这么咂嘴,是什么意思?”

    “窒息和后脑勺处的击打明显不合逻辑!”赵玉一语道出了重点,“如果我拎着榔头去暗杀邬芳芳的话,我还勒她脖子做什么?直接上去,一榔头就完事了!”

    “也是!”苗英这才明白了赵玉的疑惑,“如果能直接勒死,也就不用再使用钝器打击了!这么说来……是不是有仇?赵玉,你不是跟她接触过吗?这个人……”

    “邬芳芳外号火妹,是那种沾火就着类型的!”赵玉摇头说道,“她得罪的人可是不少,包括我在内!只不过……能这么残忍杀害她的,恐怕……并不多吧!?”

    “哎呦……”冉涛忽然惊叹了一声,对赵玉二人说道,“老大,我以前听你说过,邬芳芳的未婚夫是个打入贩*毒集团的卧底!现在……邬芳芳被人杀死在了未婚夫的坟前,你说,会不会跟那些毒*贩有关系?”

    “说不准!”赵玉摇头,“也有可能跟邬芳芳的工作性质有关!焦处长说,她以前为刑事厅立过汗马功劳,曾经破过不少大案要案,这其中得罪了什么人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对了冉涛,现场有发现没?”

    “案发的烈士陵园属于公墓性质,想想也知道,大年初五的,哪还有什么值班一说?该上坟的,年前也都上过了,没有目击者!”冉涛边开车,边回答,“还有,陵园只有正门,还有纪念堂那里有监控探头,但是目前还没有什么发现!只能看到邬芳芳独自一人,手捧着那束百合花进入的镜头!

    “不过……”冉涛想了想,又说,“我觉得这件案子应该难度不大!他们当地的刑侦队长也说了,常明市是第一批安装天网的城市,烈士陵园附近布控密集,要想把一个光天化日之下的杀人凶手找出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说不定……咱们把车开到警局,便会有新的消息了呢!”

    “冉涛,”苗英又问,“吴秀敏和曾可呢?”

    “哦……他俩正在路上呢!”冉涛回答,“他俩一起坐飞机过来的,现在应该到首都机场了!

    “这一次,曾可那小子又美了!”冉涛微微翘起了嘴角,“美女法医张培培跟着高发财团队来了!上一次在北迁的时候,曾可在我的点化下,可是没少费心思,我看这一次嘛……等到案子侦破的时候,他俩这关系也差不多能定下了呢!”

    说话间,冉涛已经将警车驶上了高架桥,再用10来分钟,即可抵达常明警局。

    谁知,车子还未到达,赵玉的手机却忽然响了,打开一看,居然是那位高发财法医亲自给他打过来的。

    “老高,过年好哇!”

    接通电话,赵玉还客气地问了个好,可谁知,电话那边的高发财却一改往日的镇定,用一种颤抖激动的声音对赵玉大声说道:

    “赵组长……出大事了!”高发财急促地咽了口唾沫,“我们从邬芳芳的指甲里面发现了疑似凶手的皮屑组织,通过dna检测之后,我们已经比对出了嫌疑人的身份!但是……但是吧……”

    “哦!?”赵玉很少见高发财如此激动,急忙问道,“但是什么!?”

    “我们检测出的dna,和一个名叫杨泽彪的嫌疑犯完全吻合!”高发财颤抖说道,“这个杨泽彪,杨泽彪……”

    “我的奶奶个熊!!!”赵玉惊得差点儿从车座上蹦起来,“杨泽彪不就是13年前,农合血案的嫌疑犯吗!?怎么……怎么会……”

    啊!!?

    听到这个消息,苗英和冉涛全都惊得目瞪口呆,匪夷所思!

    不……

    不对……

    然而,听到赵玉耳中之后,赵玉却蓦地升起了一股完全不同的感觉。

    似曾相识的事情,似乎又一次从自己身上发生了!!

    回忆往昔:晋平养老院中,他意外地遇到了陶香,从此牵扯出了重大的无头女尸案!

    黄金城调查韩宽杀妻案的时候,却又意外地引出了恶魔案!

    现在……本来是调查邬芳芳之死的,却冷不丁地又冒出了农合血案的通缉犯来……

    这……

    这……

    不……

    不对……太不正常了!

    蓦然间,赵玉心头升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氤氲,他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这一次,和以往的巧合绝对不一样!

    这里面,应该有着什么重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