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28章 先破哪一个?
    当日晚间,黄金城看守所附近的一家小酒馆内。

    以赵玉为首的特调组组员们,找了一个最为僻静的雅间,为自己刚刚破掉的超级大案小小地庆一下功。

    “来……哥几个,姐几个,咱们走一个……”

    饭菜上来之后,赵玉率先举起了酒杯。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谁知,冉涛忽然按住赵玉的酒杯说道,“这一杯,必须得由我们来敬组长一杯!老大啊,我们可是爱死你了!”

    “对啊,对啊!”崔丽珠挽起袖子说道,“看了老大的精彩破案,我崔丽珠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来,老大,我们先敬你!”

    “嚯哈哈……”赵玉一贯地爽笑,“哥们儿,姐们儿抬爱,抬爱,这都是大家的功劳,是咱们集体的荣耀!”

    “呦?”苗英端起酒杯,用胳膊肘压着赵玉的肩膀笑道,“什么时候还学会谦虚了?赵玉啊,说实话,在我回归之前,真的有那么七分嫉妒,三分不服,但是……通过这次破案,我苗英也服气了!”

    “是啊!”吴秀敏赞扬道,“组长破案真的不是凭运气,而是实力!我们也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那还等什么?”曾可笑着举起酒杯,“来吧,我们先敬组长一个!”

    说着,六个人站起身共同碰杯,愉快畅饮。

    “哈哈哈……别笑话我啊!”刚一落座,冉涛率先说道,“你们说了半天,我好像到现在才终于想明白!原来,老大之所以采用那种非常规的审讯方法,竟然想得那么深远啊!”

    “对!”吴秀敏再一次赞扬道,“这就是我最佩服组长的地方!对付韩宽这样的恶魔,就得攻心为上!唯有彻底摧毁他的心理防线,让他主动交代案情,我们才能让定罪进行得更加顺利!”

    “是啊,一环套一环,组长实在是想得太深远了!老谋深算,深不可测啊!”崔丽珠撅嘴赞道,“怪不得在晋平的时候,能把我玩儿得一愣一愣的呢!”

    “别别别……”赵玉一听崔丽珠又要乱说,赶紧抢断道,“其实,也没那么玄乎。我只是觉得,就算我能逼迫韩宽认罪,但因为没有最直接的证据,对于最后的定罪来说依然很难。

    “根据我们现有的法律,在重特大杀人案件上,仅仅有嫌疑犯主动认罪的证词,还是不足以最终定案的!

    “韩宽是个老手,他必然非常了解。我担心,我们没有人证物证,万一他又出尔反尔,来个死不认账,那就坏了!

    “所以,唯有摧毁他的意志,让他彻底死心,方能定罪!”

    “多行不义必自毙!”苗英说道,“韩宽当年的悲惨遭遇,或许值得同情。但是他采用这种极端的杀人报复手段,却一定是错误的!当年,他完全有更好的方法,解决他的问题!”

    “因果报应!”曾可义正言辞地附和,“其实,就算恶魔案定不了他的罪,但他杀妻一案,也不可能逃脱罪责了!”

    “韩宽的心理特征,是我见过最复杂的一个!”吴秀敏承认道,“一方面,他有着超强的自我认知能力,能强行修复他的某些缺陷与不足;而另一方面,他却存在着极端的心理偏激,还有强烈的自我展现欲望。

    “我大概分析了一下他特殊心理特征的成因,”吴秀敏认真地总结,“最早的时候,韩宽的心理必然有着很严重的问题,应该和李飞有些相像。

    “自闭,不善交际,并且有着一定的妄想情节。所以,在他找到利用恶魔杀人这一发泄方式之后,很快就上了瘾,这才促成了恶魔案的发生!

    “可是……从另一方面去看,韩宽又是一个极为聪明好学的人,他通过自己的学习,掌握了一定的控制情绪的方法,从而弥补了他的重大缺陷。

    “可是,这种自我开导的方式并不能真正得对症下药,长期以往,韩宽的心理冲突日益积压,已经让他变成了一个性格复杂多变的怪物!

    “当然,在这里面,韩宽的职业也是他走火入魔的一个原因。我们都感觉《11杀》能诱导谢同国去杀人,有些不可思议!可实际上,韩宽的小说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自己!

    “恶魔案没有抓到他,令他感到了一种优越与得意。而在张井茹一案上,他同样抑制不住他强烈的表现欲望,所以才近乎疯狂地做下了杀妻案!”

    “哦……”崔丽珠打了个响指,“这么说,韩宽把组长喊来,要组长帮他脱罪,其实也是一种变态的表现欲望在作祟了?他想挑战一下,看看最厉害的神探,能不能识破他的诡计?这家伙……也没谁了……”

    “韩宽一直沉浸在自己创造的完美罪案之中,却忽略了生活的本质,忽略了他本应该珍惜的东西!”吴秀敏又道,“所以,当组长点醒他的时候,他这才发现,他的精神大厦,其实早已崩塌了!哪还有不认罪的道理?”

    “哼!”冉涛惯例般地讥讽了一句,“说得头头是道,怎么早不见你把韩宽点醒呢?”

    “所以我才会那么佩服组长嘛!”吴秀敏亦是惯例般地白了他一眼,“不像某些人只会跟着添乱,什么忙也帮不上!”

    “来来来……喝酒,喝酒……”曾可更是惯例般地站起来解围。

    就这样,众人筹光交错,推杯把盏,总算畅快地吃了一顿好饭。

    不过,经过数天的连夜苦战,大家也都是疲惫得不行了。尤其是案子一破,众人全都感觉卸掉了一块巨石一般,更加精疲力竭。此刻,再加上几杯小酒下肚,冉涛等人竟然趴在酒桌上就睡着了。

    “唉!大家也全都累坏了!”苗英亦是疲惫地伸了个懒腰,“我好几天没有做美容了都……”

    “嘿嘿,睡着了更好……来吧……”赵玉放下酒杯,搂着苗英的肩膀就要一亲芳泽……

    “吁……”苗英赶紧拦住了他,“拜托啦大哥,咱俩现在臭的都跟咸鱼一样呢!还亲?”

    “哦……那好……赶紧的,现在就回酒店吧!等不及了……”

    赵玉收拾东西,苗英却反过来狠狠亲了他一下。

    “哎?不按套路啊你?”赵玉想要反击,却再一次被女神按住。

    “嗯嗯……”赵玉一愣,苗英却忽的搂住他的脖子,一边紧紧拥抱,一边撒娇,“让我抱抱……”

    “好!好……”赵玉也伸手去搂,却再一次被苗英推开。

    直到此时,赵玉这才终于发现,原来不是自己跟不上节奏,而是苗英有点儿醉了!

    “赵玉!”苗英面颊绯红,用食指按着他的嘴唇问道,“跟你破案真是太过瘾了!本子上……嗯……还有……还有两件吧?说,先破哪件?”

    “先回家过年啊,我的大小姐!”赵玉刚说了一句,苗英便倏地倒在他的怀中,也睡着了。

    “好吧……好吧……”赵玉只好强打精神,掏手机按下了巴晨的电话,让他赶紧派车来接应。

    不过……在等待的过程中,赵玉还是认真地想了一下刚才的问题,过完年,先破哪一个呢?是农村合作社杀人血案,还是华云山灭门……

    谁知,他刚想到此,脑中的系统便赫然传来了完结消息。本次的“艮坤”卦已完成,他得到了200%的完成度,又得到了一个20件道具大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