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27章 杀死恶魔
    “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面对着恶魔韩宽,赵玉义正言辞地喝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啊!韩宽,你自作聪明地安排下一场看似天衣无缝的杀妻案,可到头来,你却忽略了罪案的本质,你根本都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杀人?

    “深爱你的妻子,不想让妻子变心,就要杀了她吗?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罪在人心,恶魔根本不是你杀人的理由!”赵玉冷冷训斥,“你以为,你戴上恶魔面具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吗?

    “在我看来,你是一个可悲,甚至可笑的人物!你的所作所为,令人不齿!”

    “是!我承认……我承认!”韩宽已经彻底崩溃,表情木讷地说道,“这也正是我情愿认罪的理由,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这才是一个恶魔的罪有应得……

    “呵呵呵呵……”他惨笑着说道,“或许……一开始对付侯胜云的时候,我还有那么一丝丝人性存在,可到了北迁之后,我就已经彻底入魔了!强烈的杀戮感让我无法控制我自己,致使我每一次寻找的目标都非常仓促!

    “是的,我获得信息的渠道,都是道听途说,我甚至不如犯下了无头女尸案的李飞!”韩宽战栗言道,“我没有时间去详查每一个人的资料,以至于枉杀无辜!我错了……我认罪……我这样的人……不配活着……”

    “哼!罪有应得,不配活着?你想得倒是挺美呀!”忽然间,赵玉指着审讯室的环境问了一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蒙上黑布,并且关掉所有的摄像头吗?”

    面对赵玉的问题,韩宽漠然摇头。

    “韩宽!”赵玉慢慢举起双手,一脸淡然地说道,“这是我的侦探生涯中,唯一一次没有骗人设套!我刚才给你看过的那些资料,全都是我们耗尽心血寻找来的,货真价实,没有伪造,也没有夸张!

    “包括现在也一样,你刚才跟我说过的那些话,交代的那些口供,也没有半点儿被记录下来!我不说,没人会知道!

    “所以……你现在还是无罪之人!你面对的唯一控诉,就是去江兴县接受调查……”赵玉诡秘地笑了笑,“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不……不……”韩宽浑身战栗地看着赵玉,眼中头一次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我现在把选择权交在你自己手中,你看着办吧!”赵玉笑道,“相比之下,我倒希望你选择继续与命运抗争下去!因为……惩罚恶魔的办法并不是杀死恶魔!与其让你认罪伏法,倒不如让你痛苦地活着,一辈子生活在悔恨和内疚之中……

    “我特别想知道,当你回到家,躺在曾经浸染过你妻子血液的床上时,是一种什么感觉……”

    “你……你……”韩宽惊讶得面无血色,完全无法理解赵玉的行为。

    “好啦,我还有很多事要办呢!懒得跟你浪费口舌,走了啊!”说着,赵玉站起身来,缓缓地朝正门走去。

    此时的韩宽什么话也没有说,可整个人却都瘫倒在了审讯椅上,就像一具被抽走了所有气血的干尸……

    “唉!”赵玉一手扶住门把手,这才转回身,又瞅了瞅韩宽,轻轻地叹了口气。

    原来,赵玉之所以把监视屏幕用黑布挡住,还把所有的摄像头全都关闭,的确有着特殊的用意,却并非他刚才所说的那样。

    因为,按照他最早的计划,他本来想要当着韩宽的面,使用一个隐形易容器的!为此,他一早准备好了恶魔面具的扮相,想要等韩宽拒不认罪的时候,自己变成一个活生生的恶魔,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好吓他一下!

    可是,他没想到韩宽会如此轻易地招供。所以,现在他也没必要多此一举了。要万一把韩宽吓成了神经病,反倒是个麻烦……

    在赵玉审讯的时候,黄金警局的警员们还有吴秀敏这边却全都急坏了,谁也不知道赵玉的审讯进行得怎样?韩宽到底招没招供?

    因此,当赵玉刚一从审讯室出来,众人立刻围了上来。

    “组长……怎么……怎么样了?”吴秀敏比任何人都焦急,第一个冲上来催问。

    “吴姐!东西可以撤了!”赵玉指着审讯室,稍显疲惫地说道,“麻烦你再按照正规手续审一下吧!我已经尽力了!”

    “这……好吧!”听到赵玉的回答,吴秀敏自然非常失望,不过,她还是立刻带着人走进审讯室去了。

    赵玉则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小跑几步,想要快点儿回飞机上,先把拐杖取回来。

    谁知,他刚刚来到看守所大楼的门厅,便赫然看到那个飞行员正拎着拐杖在那里等他呢!

    “哎呦,谢谢……”赵玉上前抄过拐杖,然后立刻恢复了一瘸一拐的模样,朝门口走去。

    “这……”飞行员刚才看了个满眼,心里自是纳闷:哎?这拐杖好神奇啊?不拄没事,拄上反倒瘸了……

    赵玉拄着拐来到室外,待看到左右无人之后,这才终于坐到一个花池边的台阶上休息。

    黄金城的空气依然清冷,可明媚的阳光下,赵玉却感觉非常舒服。他先是仰头感受了一下和煦的阳光,然后重重地做了一个深呼吸!

    呼……

    长长的深呼吸之后,他就那样安静地享受了一下片刻的宁静,一直到数分钟之后,他才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金队长的黄皮笔记本。

    紧接着,他又掏出水笔,在“北迁恶魔案”五个字的后面,轻轻地打了一个对勾!

    真的很难想象,轻轻的一个对勾之间,赵玉却付出了多少血汗!?

    好吧……

    又一件悬案……终于解决了!

    赵玉把本子翻看了一下,现如今,金队长记录的五件特大悬案,只剩下了两件。一个是华云山灭门惨案;另一个,则是自留镇农村信用合作社特大杀人案!

    快过年了……

    赵玉抚摸着本子上的文字,轻轻对自己说道:等过完了年,先办哪一个呢?

    结果,赵玉正在琢磨之间,但见从看守所门口呜地冲进了一辆警车来,警车风驰电掣地直奔看守所大楼而来,然后嘎吱一声停在了赵玉跟前。

    砰砰砰……

    车门打开,苗英、冉涛、曾可还有崔丽珠,全都飞快地跳下车,疯一般地朝赵玉跑来。

    “老大……老大……”崔丽珠速度最快,第一个冲到跟前问道,“怎么样了?招了没有?”

    “嗯……”看了看十万火急的队友们,赵玉把手伸进口袋,同时张开嘴,想要告诉他们实情。

    谁知,他话还没有出口,那位肥墩墩的巴晨警官便从门口赫然冲出,然后大声地招呼道:“赵警官!快!快来啊!韩宽他……招了!招供了!快……”

    “啊!?”

    苗英等人听到此话,再也顾不得询问赵玉,全都一股脑地朝审讯室跑去……

    这……

    此时,赵玉已经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原来,万事小心的他,刚才还是说了假话,他一早就把韩宽之前的交代全都录了音……

    啧啧……

    听到韩宽最终还是招供的消息,赵玉不免咂嘴叹息,看来,杀人恶魔终究还是彻底绝望了……

    ……

    就在韩宽招供的同一时刻,远在同江省耀名市看守所的一间重犯牢房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咆哮!

    一个人用拳头重重地击打在墙壁上,由于力量太狠,当拳头离开之后,墙壁上赫然留下了一个醒目的血拳印!

    “赵玉……”此人满脸愤恨地喝道,“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小龙……你不会白死的!我姜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