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26章 诱惑与借口
    “神探就是神探……你猜得全中!”韩宽羞愧愤慨地说道,“我本以为,我的计策是独一无二,天衣无缝的,可没想到,我妻子录下的录音被你们找到,可你仍然死咬着我不放!

    “我就特别想问一问,我的漏洞到底在哪儿?”韩宽瞪了赵玉一眼,“是什么地方,引起了你的怀疑?”

    “真的想要我告诉你吗?哼……”赵玉冷哼一声,郑重说道,“那我就告诉你,我特么全都给忘了!渺茫地记得……好像是因为你的表现太完美了吧?所有的证据全都恰到好处,反而说不过去了!

    “我现在想一想……可能……或许……”赵玉努力回忆道,“要是没有那份录音口供,没准儿,我可能就不怀疑了!不过……也说不准……”

    “嗯……看来……”韩宽低头之间,萎靡得更加厉害,“是我自以为是,画蛇添足了……阿茹的那份录音,其实是很早以前录下的,那时候,她还没有发现我的秘密。

    “我当时写了几个小短篇,本来是想发给杂志社的,可那家杂志社倒闭了。阿茹便录成了音频,想要弄个短篇集上传到音频网站。可是,又因为担心版权,后来就搁置了下来……

    “其实……要不是有这段音频存在……我……我可能也不会走那一步的吧!”韩宽痛苦地摇头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为了一段音频,就把阿茹给杀了呢?赵神探,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

    “那你就得好好问问你自己了……真的是为了音频吗?”赵玉提醒之后,直接切入重点,“你妻子,是怎么发现你的秘密的?”

    “一切……都是我的错!”韩宽摇头之间,眼泪再度不由自主地滴落,“其实……就像那本遗落在我爸妈家地下室的《11杀》一样,我竟然给忘了……”

    “嗯?忘了?”

    “是的!”韩宽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后来才明白佛魔因何两道了,佛家大乘,而魔由心生,最终会导致你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赵神探,我猜……你一定想不到,我最早的那套恶魔装备,其实早在我从江兴县逃回北迁的途中,就已经被我毁掉了吧!?”

    “哦?”赵玉果然非常意外。

    “我当时惊慌失措,认为那套装备是我的绝对罪证,所以在回北迁的途中,就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把东西全都烧掉了!

    “所以,从某一方面来讲……”韩宽幽然叹道,“这也是当初我能就此停手的一个主要原因!”

    哦?

    原来如此……赵玉这才明白了,恶魔案为何就此中止的缘故。

    “可是,恶魔的种子已经在我心中生根发芽,单单是烧掉了装备,却并不能阻止我的欲望!”韩宽继续说道,“一年以后,恶魔案东窗事发,我为了嫁祸给郎老师,迫不得已又做了一套新的。就在那次的制作过程当中,我便已经快要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冲动了!

    “就像……就像真的有个恶魔在对我召唤着,要我去做我所谓的正确的事情……”韩宽再度陷入到一种癫狂状态,神秘兮兮地说道,“所以,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当恶魔案逐渐沉寂下来之后,我竟然又做了一套更加完美的恶魔装备出来!面具、披风、火焰、声效……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完美的!那时候……只差——目标!!!”

    听到韩宽的说话,赵玉不由得一阵心寒,仿佛眼前真的冒出一个张牙舞爪的邪魔……

    “不过……”谁知,韩宽说到最紧张的时候,话锋忽然一转,眼中竟是露出了些许温存之色,“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三件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第一,聊天论坛没有了,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去寻找目标;第二,我的小说出版了!第三……我认识了阿茹!!!

    “恋爱的甜蜜最终还是冲淡了我的杀人欲望,”韩宽说道,“阿茹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最欣赏我的才华的人!就算我辞掉了工作,她还是义无返顾地跟我结了婚……

    “婚后,我们生活得非常幸福,阿茹的开朗性格正好与我互补,我们从来没有闹过矛盾,从来没有红过脸,每一天都过得那么舒服……

    “我也没有让她失望,随着一本本小说的出版,我挣到了比上班工资更多的钱,改善了我们的生活条件。

    “虽然没有孩子,是我们的小小瑕疵,但是从来没有影响过我们的感情……

    “那时候,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小说的创作之中,却忽略了曾经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罪恶……

    “当初,我把我做好的那套恶魔装备,装进了一个金属箱,埋在了我家南房的地砖之下!

    “婚后的那些年里面,我有几次想到过,要把它处理一下……”韩宽哀叹道,“可我一直以为没事,没事……就算警察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恶魔装备是我后来做的,如今又过了那么多年,警方根本无法把它当做决定性的证据……

    “谁知,我光想着警察会怎样怎样……却完全忘了我的妻子!忽略了阿茹的感受!”韩宽绝望地说道,“阿茹在北迁地区上过学,她对恶魔案了解甚深!所以,当某一天,她意外地挖出了那个箱子之后,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还没等赵玉开口,韩宽便率先摆手说道,“我真的不知道,那箱子埋在地砖之下,她到底是怎么找到,并且挖出来的?可是……最终的结果,就是被她给看到了!

    “那一天,我回家之后,就看到我的东西被挖了出来!”韩宽面露恐惧,异常难受地说道,“然后,阿茹就整个人都变了!她再不跟我说一句话,无论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

    “赵神探,你说得没错!”韩宽承认道,“我并不担心阿茹去告发我,因为我坚信,那些东西不足以让我认罪!而且,我也在第一时间,把那些东西处理掉了!

    “但是,我实在受不了阿茹的变心!”韩宽抓狂般地说道,“她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变得冷漠,冷淡……最最令我崩溃的是,她在看我的眼神中,还透出了恐惧!

    “那是……”韩宽扭捏地抽动身体,极为难受地说道,“我最不能接受的!我当恶魔的目的,是为了寻求公道,却不是为了吓唬我的亲人,让我的妻子惧怕我!

    “我不能接受!所以……所以……我不能让她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所以……我就……”韩宽双手握拳,浑身颤抖着说道,“我……我……天呐……”蓦地,他颓然地瘫了下去,好似一副无骨游魂般说道,“我到底做了什么!?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竟然杀了阿茹!而且,还用我自认为天衣无缝的方法……杀了她!!!”韩宽绝望地问道,“赵警官,你给我看的东西,都是真的吗?阿茹真的已经打算原谅我了?我……我为什么要杀了她呢?我怎么能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留住她!?”

    “你的杀人是真的,感情是真的……”赵玉漠然地看着韩宽说道,“但你的自私自利,自以为是也是真的!恶魔……只是你用来安慰自己的借口而已!”

    “借……借口……是吗?”韩宽再一次泪眼模糊。

    “韩宽,醒醒吧!”赵玉正气凛然地说道,“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就算你没有杀死你的妻子张井茹,难道你认为,你就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了吗?

    “告诉你,就算我从来没有来过黄金城,从来没有与你见面!”说到此,赵玉如释重负地莞尔一笑,“你也一样难逃罪责,我一样会把你这个杀人恶魔——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