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25章 你还想知道什么?
    “用你们的话来说,我当时的确是走火入魔,完全失控了!”韩宽面如死灰地说道,“一开始,我只是从杀人中寻求安慰,用我那种狭义的正义理论,去满足我昔日所受的屈辱与压抑。

    “我自以为自己真的化身为了恶魔,拥有了恶魔的力量,可以扫除人间的一切不公!就像我笔下的那些主人公一样,可以用另类的手段去伸张正义,去帮助那些遭受了不公平待遇的弱小的人们……

    “嚯嚯哈哈哈……”韩宽笑得癫狂狰狞,“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我已经被我心中的恶魔所侵蚀了,渐渐地从杀戮中迷失了自我,并且越陷越深!

    “到了后来,我已经彻底失控,再也无法遏制我的杀人欲望了!唉……”他长长地喘了口气,然后又陷入回忆般地继续讲述道,“在我从江兴县逃回北迁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这辈子就那么完了!

    “我开的那辆汽车是公司的,只要警方怀疑到那辆车,就必然可以查到我!”韩宽摇头,“我当时吓坏了,已经没有办法再思考别的,就是一心想着回家,回家!所以,我一到北迁,就早早地跟郎老师辞别,提前一天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回家之后,等我冷静下来,把事情从头到尾仔细分析了一番,心头不禁更加阴影密布,惶恐不安。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我在北迁的所作所为是那么得疯狂!在如此密集的杀人之下,我是破绽百出,漏洞无数,只要警方一把所有的案子贯穿起来,我就必然会暴露无遗!

    “因此,从那以后的一年之中,我都是在提心吊胆,惶惶不安中度过的!我经常做梦梦到警察冲进我家,给我戴上手铐的情形!

    “可是不知为什么,那样的情况却迟迟没有发生,除了得知郎老师在我离开之后,不幸因病去世的消息之外,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甚至平静得让我……难受……

    “不过……冷静下来的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容易失控,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看了很多书,并且尽量减少与外界接触,这才强行压抑住了再次扮演恶魔的冲动!

    “然而……一年以后……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韩宽继续讲道,“虽然不像梦中那样,可对我的感觉来说,却也差不了多少!

    “终于还是有人把那些自杀者联系在了一起,而且,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人……有人竟然看见了我的恶魔面具,恶魔案的说法由此流传而出!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唯一见过我面具的人,不是被车撞死了吗?还有谁见过我的面具呢?”韩宽努力地回忆道,“那时候的信息不太发达,各种版本的传闻都有,有很多,甚至连我都没有听说过!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都再一次慌了手脚,认为自己大限将至!

    “通过回忆与思考,我当时一直感觉,在我和那个被撞死的人搏斗的时候,那楼道里可能还有别人,正是那个人看见了我戴面具的样子,把这件事传出去的……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警方只要查到那起车祸,就极有可能查到我!因为出车祸的地方,和我停车的地方非常近!那天是腊月26,又是深更半夜,大街上根本就没有多少车,他们肯定会由车查到公司,然后查到我的头上……

    “怎么办?怎么办呢?””韩宽说话间抓耳挠腮,好像真的跟着着急一样,“哎?后来,终于被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对!这个办法,已经被你识破了,大侦探!”韩宽点头承认道,“我按照郎老师的尺寸,重新制作了一套恶魔面具与衣服,还把我搞出鬼火的配方一并装进盒子。

    “然后,我不远千里,把盒子运到北迁,然后撬开郎老师家的地下室,放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这样,我就伪造成他才是恶魔案真凶的假象!

    “你们想啊,郎老师已经死了,只要警方找到那个盒子,必然会把他当成真凶处理!

    “我不是低估警察的能力,但我相信,警方只要查到这一步,一定会非常愉快地接受,我给他们安排好的那个假象的……

    “栽赃之后,我还顺便去了一趟江兴,想要调查当年那个被撞的人的情况。可是……因为担心弄巧成拙,我不敢贸然询问,所以到最后也没打听出个一二三来,只是知道,那个人确确实实是被撞死了而已……

    “可想而知,当我再一次回家之后,心情还是免不了非常紧张……”韩宽焦虑地说道,“我一直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恶魔案的进展,知道中央刑事厅已经派出了特别调查组专门调查该案,更是害怕得要命……

    “可是,令我再次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就连特调组,竟然也没有查到我的汽车,我的公司,更没查到郎向阳和我留下的那个箱子!

    “更不可理解的是,在警方公布的恶魔案范围之中,竟然从来没有提到过江兴县这个地方!”韩宽摇头叹道,“我这才意识到,可能是我想多了!那个看见过我恶魔面具的目击者,很可能不是江兴县的那次!

    “我那时候也特别庆幸,幸亏自己抑制住冲动,没有杀死那个刘玉堡!我猜,刘玉堡苏醒之后,肯定会当成自己醉酒而已,根本不会知道他曾经成为过我的目标!

    “而只要不跟恶魔案联系起来,那他们就只会以为那是一场普通的车祸,所以也就不会再去追查我的车子,更不会找到我的公司了……”说到此,韩宽抬起头来,淡淡地问了赵玉一句,“赵警官,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目击证人的事情了吧?到底是谁看到了我?”

    “一个拾荒流浪汉……”赵玉看到韩宽已经招供,这才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对他说道,“在你其中一次杀人的时候,流浪汉从很远的地方看到了你,除了恶魔面具,还有绿色的鬼火……恶魔案,就是从那里开始流传起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韩宽微微点头,然后邪魅地笑着问道,“赵神探,我已经承认了我的罪行,所以,你还有哪些地方想要知道,尽管问吧?”

    “韩大作家,我们审讯过你无数次了……”赵玉沉着自若地反问道,“我们想知道那些地方……你应该非常清楚吧?”

    “好……好……”韩宽点头笑道,“我喜欢,跟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那我就先从稍微不重要的地方说起吧……

    “我的鬼火配方,不是跟化学老师学的,而是跟一个变魔术的学的!它能减少磷燃烧带来的烟雾与声音,让火焰看上去更加诡异……

    “不过……面具、衣服,还有整套计划,可都是我的原创!

    “上学的时候,侯胜云欺负我也就罢了,可他却撕坏了我最心爱的画册……所以,我就以画册中的恶魔形象为原型,审判了他!

    “那时候,我毕竟是个学生,根本不懂什么心理学。当我把侯胜云迷晕,然后抬到废弃楼房上,等着他醒来的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我吓不死他,那我就抱着他一起跳下去!

    “不过,结果还是非常顺利的!那家伙醒过来之后,我只不过是张开了手臂,他就已经吓得撒腿狂奔,然后掉下楼去了……

    “不光是他,此后的每一次都是一样!”韩宽邪异笑道,“人的潜力真是不可限量,我当时还担心,要是有人被我吓瘫了,动不了了该怎么办?可是,事实结果证明,不管男女老少,他们看到我的恶魔扮相之后全都是同一个反应,那就是转身就跑!

    “当然,我也是在不断进步着的!”韩宽稍显得意地说,“除了火焰更加骇人以外,我还添加了声音的特效,可以发出刺激的鬼叫声……

    “另外,在杀人之前,我会在受害人所处的位置上,洒下一些易于留下痕迹的沙土。这样一来,等到回头警方取证的时候,他们便会因为找不到其他人的痕迹,将该案件判定性为自杀!

    “怎么样?赵警官,我的回答,还满意吗?”韩宽扬起眉毛,又问了赵玉一句。

    “哼!”赵玉则依旧面沉似水地反问了一句,“你对罪案调查那么熟悉,你说呢?”

    “啊……哦……”看到赵玉铁面冰冷,韩宽忽地领悟了什么,在一番沉吟支吾之后,眼泪竟是又唰地夺眶而出,他悲天悯人地哭诉道,“赵警官,我……我错了……呜呜……阿茹……阿茹……也是我杀的……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