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24章 恶魔的幸运
    “韩宽,洛二卡定律的确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减弱,但是不会彻底消亡!”赵玉沉稳地说道,“因为,我们中国还有一个更加牛掰的定律,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我为了你,几乎把北迁、黄金城甚至耀名翻了个底朝天!我甚至找到了连你当年都没有调查清楚的信息!你好好看看吧……”赵玉滑动屏幕,给他看了一张古旧的文件,“这一张是助学捐款单!被你杀死的那位老太太,自己省吃俭用,却无私地资助了五名贫困大学生的学费!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恶魔所杀!啧啧……拜托你好好看看,这就是你所谓的正义吗?”

    “我……我……”此时此刻的韩宽,身体宛若被抽空了一般。他颓然地看着赵玉手机屏幕上的文件,眼角剧烈抽动,眼中透出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惊颤之色……

    “我动用了一个警察学院的专家,分析了你的恶魔套装。”赵玉又道,“专家们证实,你的恶魔头像不属于现有的任何资料,不东不西,不伦不类,完全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

    “由此,我们分析出,你的杀人执念,完全是由你的心魔衍生,没有依据可行。你的恶魔,是你在长期的压迫之中创造出来的,你把它和你想象为了一体!你就是恶魔,恶魔也就是你!

    “为此,你自创了恶魔的杀人方式,利用人们的恐惧作为武器,复仇于那些无情摧残别人,压迫和剥削别人的人,你认为,这就是你的恶魔法则,你的正义!

    “但是,你的正义,太片面化,太一厢情愿了!你完全曲解了正义的释义!还有……你入魔太深,早已无法自拔了!喏……”说到此,赵玉继续往下划屏,又打开了另一张女人的图片,“这个女人,因贪污罪现在正在兆名监狱服刑。15年前,她是营平一家杂货店的店员!

    “通过我们的问询,她已经亲口承认,当年,是她在杂货店中偷东西,所以才被老板辞退的!”说着,赵玉又调出了杂货店老板的照片,“但是,她却怀恨在心,竟然倒打一耙,造谣生事,说杂货店老板对她施暴虐待,还逼她喝n……

    “不……不……不!!!”颤抖中,韩宽一连说出了好几个“不”字,眼中的惊颤,已然变成了绝望的恐惧……

    “我想……”赵玉一脸凝重地说道,“我没有必要,再跟你说聋哑学校那位老师的实情了吧?他死了以后,她那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妻子因无人照顾,抱着仅有5岁的孩子跳了楼!!!”

    “别……别说了!别说了……”韩宽身体抽搐,像条快要僵死的蛇。他无力地举着双手,浑身颤抖地央求道,“求你了……别说了……别说了!”

    “呼……”赵玉重重喘了口气,看着韩宽扭曲抽搐的样子,他本来还准备了很多资料,可现在却不想再往下说了。

    因为,那一刻,他对这个杀人恶魔心生厌恶,脑中甚至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于是,他再也不发一言,直接收起手机,然后向审讯室的大门而去。

    谁知,刚刚走了两步,他忽然感觉右脚隐隐一疼,拖慢了他的脚步。

    该死!

    他这才懊悔地发现,因为自己之前狠狠踹了那个律师一脚,右脚受伤处,竟然又有复发的迹象了!

    在此之前,隐形正骨器已经基本治好了他的脚伤,早就能正常行走了。他只是为了不让别人起疑,才一直带着一副拐杖装装样子。

    可是,随着案情的深入,还有连续赶路,他竟然把拐杖也给抛之脑后,现在还在直升飞机上搁着呢!

    糟糕!

    刚才那么多人都看到他行走如风,并且脚踢大律师了,会不会穿帮呢?不行,得赶紧把拐杖找回来继续装逼才好。

    想到此,赵玉回头看了韩宽一眼,在无奈地摇了摇头之后,拉开大门,就要往外面走。

    可谁知,大门刚刚拉开一半,韩宽却忽然说话了,只不过,他只说了一个字:“车!”

    嗯?

    赵玉听到之后,几乎出于本能地又把大门关上了。

    “你说什么?”他转回头问了韩宽一句。

    此刻,但见韩宽已经停止了抽搐,他仰面望天,双眼空洞,身体则好似一滩烂泥一般,完全瘫在了审讯椅上。

    “我说的是……车啊!”韩宽歪头看了赵玉一眼,嘴角上扬,竟然露出了一种令人发毛的诡异笑容。

    “车!?”赵玉重复了一句,却还是无法猜透其意。

    “呵呵……”韩宽一声惨笑,在沉了数秒之后,这才闭着眼睛说道,“我之所以返回北迁,把东西放到郎老师家的地下室,就是因为那辆车啊!?”

    “啊!?”赵玉蓦地一惊,好似被电击了一般。韩宽如此说话,很明显……很明显……

    “哈哈哈……”韩宽好似如释重负般地大笑了几声,这才睁开眼睛说道,“赵警官!赵神探!我……不但佩服你,而且……感谢你!哈哈……把你喊来查我的案子,并不是我犯下的最大错误!而是我的……幸运!!”

    说到此,韩宽再度冲赵玉微微一笑。可是,这看似平淡的一笑,却让赵玉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

    “不愧是能把无头女尸案这种天下第一悬案侦破的神探啊!”韩宽的恭维中充满了苦涩,让赵玉听得异常难受。“现在,你又可以在你的光环上加一个侦破恶魔案的名头了!我不知道,我这个名头,够不够响亮呢!哈哈哈……”

    “……”赵玉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地方,就那样直直地看着近乎疯癫的韩宽。

    “有了我,以后,你就是悬案侦破专家了吧?”韩宽摇头笑道,“厉害啊,厉害!还有什么?华云山灭门案还是自留镇残杀案?不过……看来……我是等不到你侦破那些案子的时候了……呜呜呜……”

    说笑就笑,说哭竟然也是真哭,韩宽一眨眼便泪流满面……

    赵玉审讯过无头女尸案的李飞,他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还是不要出声的好。所以,他就那样耐心地等待着,什么也没有做。

    果然,当韩宽再一次平静下来之后,他终于低着头说道:“15年前,腊月25,在我干掉了广安的那个聋哑学校老师之后。我并没有返回北迁,而是按照原计划,开车到了江兴县。

    “我的目标,就是那个叫做刘玉堡的校园霸王。那个人,曾经当众扒下过一个女生的上衣,事后还纠结了一批人,把女生的家长给打了!

    “这个人畜生都不如!我一早就调查好了他所有的资料,所以到了江兴县,很容易就盯上了他!

    “他喝了酒!喝酒的人,是我最喜欢的目标!就像……我上学时候的侯胜云那样,警察们会误以为他酗酒失足,坠楼而死!而这个人恶贯满盈,就算警方怀疑他杀,也会因为仇家众多,不可能查到我的头上来!

    “但是……我没有想到……本来非常顺利的一件事,竟然出现了意外!”说话间,韩宽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异常费心耗力地叙述道,“我才刚刚把他背上6楼,就从旁边窜出了一个人来!那人手里还拿着刀子,差点儿就捅到了我!

    “我懵了,非常害怕……我不知道这个人想要干什么,所以就跟他厮打了起来。

    “当时,我脸上还带着恶魔面具呢!那人却一点儿也不怕我!

    “后来我才想明白,那人也喝了酒了,酒味特别大!

    “我们俩打得很凶,最后,还从台阶上滚了下去,一直滚到5楼!

    “可能是撞得太疼,酒醒了吧?他这才看清楚了我的恶魔模样,登时吓得扔掉刀子,撒腿就跑!

    “我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只知道,不能让他跑了……所以我就追……追……

    “谁知,刚追出小区上了大路,他就被一辆大卡车给撞飞了!我看着他从我眼前飞了20多米出去,人肯定是活不了了!

    “卡车停了,司机下来查看!我怕被他看到,就赶紧跑了!

    “然后,我返回了楼上,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从那里犯案了!否则的话,警方很容易把自杀和车祸联系到一起!

    “所以,我就没管刘玉堡,把被撞死那人的刀子捡了,把我的东西全都带走,然后就开着车,连夜返回北迁了!

    “然而,我当时太慌乱了……我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一直到过了收费站才想起来!”韩宽完全投入到了回忆之中,战战兢兢地说道,“大路上,还有收费站都有摄像头,而我却在大半夜开着车!车牌都是真的,只要警方查到我的车子,我就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