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21章 魔高三丈
    韩宽说完之后,赵玉蓦地板起脸来,连审讯室内的气氛,都变得异常紧张。

    “行啊……厉害!实在是厉害!”赵玉阴沉着脸,点头说道,“真不愧是个大作家,才思敏捷,反应超快,我这边才刚刚说完,你这里就能编出一个合适的故事给我!”

    “我……我不是编的,只是时间太久,好多都记不住了!”韩宽的辩解,说得理直气壮,全然不像一个正在被接受审讯的嫌疑犯。“我只记得跟那人打过架,但是……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罪犯,更不知道他后来还被车给撞死了啊!”

    “你难道不知道,故事编的越多,越不能自圆其说吗?”赵玉狠狠地瞪着韩宽说道,“你告诉我,你本来是从广安干活的,为什么要去江兴?你那批活儿,腊月25就应该可以干完了,可你却在腊月26才回的北迁!”

    “警官……你记得比我还清楚啊……”韩宽无所谓地说道,“我都忘了哪天对哪天了,别忘了,毕竟过了十多年了嘛!”

    “江兴在北迁以北100多公里,广安在北迁东面40公里,”赵玉抓住主题,“你不会想告诉我,你只是顺路吧?”

    “不是,不是!”韩宽假装努力回忆地说道,“我去江兴是偷偷去的,没敢告诉别人!因为我认识了一个女网友,到那里见网友去了!只不过,到了以后不但迷了路,还跟人打了一架。更郁闷的是,女网友也没有见成……

    “还有……女网友的网名叫珍珍,我只知道这么多,本来说好在江兴县百货市场门口见面的,但她没有出现!我一气之下,就返回北迁了!就是这么回事!”

    “哼,都特么会抢答了!”赵玉摇头,“你对我们的套路,还真是够了解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过,现在看来,你已经魔高三丈了,是不是很骄傲啊你?”

    “赵神探……”这一次,韩宽不假思索地回道,“老子说过,‘道,可道非常道’。你知道吗?道家所谓的魔,是当孽障来讲的,指的是人们修行中的障碍!”

    “唬我呢!欺负我没看过书吗?”赵玉眯起眼睛,“道是理体,但魔是实体,老子还说过呢,邪知邪念的人,可称之为魔!韩宽,你恶贯满盈,杀人如麻,到今天,还想赖账吗?”

    “哈哈,赵神探果然名不虚传!”韩宽恭维了一句,转而反驳道,“但是,从佛教的理性概念上说,佛是顺缘,魔是逆缘。两者相辅相成,但最终的解脱究竟还是正觉!”

    “你妈妈个奶奶熊!”赵玉被韩宽的娇揉造作气歪了鼻子,当即破口大骂道,“来来来,你不是想要解脱吗?那好,先告诉我一件事——钱呢!!?”

    “嗯?什么?”韩宽明显一愣,完全不理解赵玉的意思。

    “钱呢?哦……花了是吧?”赵玉一指韩宽鼻子,“你最早出版的小说,就是用这笔钱自己买的吧?原来,你特么一直是个死扑街啊!你犯罪那么牛逼又怎么样?你的小说,永远都是垃圾!”

    “……”韩宽果然生气了,他用邪异的眼神瞪着赵玉,胸中已然燃起了怒火。

    “好!我来给你好好介绍一下吧!那个跟你打架,并且被卡车撞死的人名叫史清凯,这个人是当地的头号通缉犯!”赵玉指着手机上的图片说道,“在你碰到的他的时候,他刚刚参与了一起抢劫杀人案,抢了8万元现金!但是……在他被撞死之后,这8万块钱却不翼而飞了!你还说,钱不是你拿的吗?”

    “钱?什么钱?”韩宽一愣,“怎么?想诈我吗?”

    “我不是想要炸你!你真的看不明白吗?我这是想要阴你呢!”说到这里,赵玉终于放慢了节奏,对韩宽说道,“大作家,我倒是想要做到道高三丈三,压你一头。但是,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你会临时编个剧本出来,撇清你和恶魔案的关系!那样一来,我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我也就只能将计就计,采用下策制敌了!”说着,赵玉重重喘了口气,言道,“我看过史清凯的犯案经过,抢劫的时候,他是有个同伙的!所以……哼哼……你想想吧……”

    “你……”听到此话,韩宽蓦地明白了赵玉的意思,眼中顿时透出了不可思议,额头上亦是冒出了涔涔冷汗……

    “放心吧,你要是能咬紧牙关,再请点儿好的律师,顶多挺个两年半载的,说不定还能出来!”说着,赵玉一指旁边的摄像机,“你刚才,可是白口红牙……哦不,红口白牙说得清楚,你曾经和史清凯打过架的!

    “所以!我们现在怀疑,你就是史清凯的——同伙儿!除了怀疑你参与了一场抢劫杀人案外,我们还怀疑史清凯被车撞死的事也跟你有关!是你见财起意,杀人灭口!

    “韩宽,你现在不用再开口说话了,否则就是呈堂证供!你慢慢等着吧,等文件送过来之后,我们会把你押送到江兴县看守所接受此案审理的!

    “第一,史清凯留下的证物中,有你的dna;第二,你亲口承认,与史清凯发生过搏斗;第三,史清凯抢来的赃款确实不翼而飞。

    “所以,人证物证俱在。你想想吧,这一次,比你杀死张井茹还要麻烦!你呢,就利用你的聪明才智,慢慢去摘吧!咱们至少两年以后再见了!”

    “你……”韩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那么千小心万防备,却还是被赵玉下了套!

    “哎呀!”赵玉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韩大作家啊!人都有自知之明,虽然我赵玉破过不少大案,但面对韩大作家你,我也只能甘拜下风,自叹不如了!所以,自始至终,我也没想过,能一巴掌拍死你这个魔高三丈,那根本就不现实!

    “你的欲纵故擒堪称完美!而我呢?我就只能采用这种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喂苍蝇战术,一点一点地去恶心你了!”赵玉嘿嘿一笑,“对了,别浪费你的脑汁了,还是让我提前挑明另一件事吧!

    “与史清凯一起抢劫杀人的同伙是真的存在的!如果这个同伙就是你,那你自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了!

    “可是,如果同伙不是你,那你可就更糟糕了!因为……”赵玉邪气凛然地笑道,“他的同伙当天肯定是和史清凯在一起的,他必然看到了现场的所有情况!看到了那个恶魔是谁!所以,这个人,还是最好别找出来的好,是吧?”

    “你……”事到如今,韩宽整个人都懵了。他完全想不到,赵玉并没有猛攻恶魔案这个点,而是在另一起看似不相关的案子上下足了工夫,把他整个圈了进去!一时间,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油然而生,让他顿生萎靡,理智上亦是逐渐发生了变化……

    “好啦!未来的日子里,咱们两个全都任重道远啊!”赵玉起身朝门口走去,“你慢慢摘清你罪名!我呢!再想办法搜集更多的罪证,咱们拭目以待,看我最后,能不能把你这个魔高三丈给拍下去!嚯哈哈……”

    “……”韩宽没有说话,而是用他那种阴郁的眼神,狠狠瞪着赵玉。他喘着粗气,胸腔鼓得好似一个即将炸开的皮球……

    “嗯……”谁知,就在赵玉已经抓住门把手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急忙转回身来,对韩宽说道,“对了……我这儿光顾着给你喂苍蝇呢!有个关于你妻子张井茹的事,还忘了跟你念叨念叨呢……所以……”

    说到这里,赵玉竟是重又来到了韩宽眼前坐下,说道:“所以,我还是再跟你唠几块钱的吧!省得你到了江兴那边,怪孤单的……”